符橙雀计划给小竹马亲手制作点吃食。

这是她刚刚从坂本那里听来的重要的消息,最近温煜总喜欢吃“球球”,还不肯让它尝尝,让坂本十分好奇那是啥味。

什么球球?

符橙雀观望卧室时,观察到了垃圾桶里有印着“泡芙”标签的盒子。

震惊,温煜竟然喜欢吃泡芙。

外面买的毕竟又贵添加物也多,分量还少,符橙雀想着,要是自己能给他做一份超级大泡芙,他会开心的吧?

难过的是,她压根不会。

所以第二天,她到学校后,立即在姐妹小群里寻求外援:

【全员女猛将,助我夺取天下,一统地球】

【符橙雀】:问一下,你们谁会做蛋糕店里的那种点心吗?

【方灵】:嚯,这个群居然死而复生了

【小瓜】:这是把温煜排除在外的小群,橙雀在这里问,一定和温煜有关,且不想让他知道

【符橙雀】:[猫猫不屑]

【符橙雀】:我自己想吃

【方灵】:小敏梦想是西点师,@陆敏快现身,帮帮可怜的橙雀

【陆敏】:想做什么点心?

【符橙雀】:泡芙!

【陆敏】:啊,这个简单啊,你想学吗?

【符橙雀】:[猫猫开心]想!

【陆敏】:我教你啊,这周末吧,家长会结束

【陆敏】:你家有烤箱这些吗

【符橙雀】:呃……没有

【陆敏】:没事,到我家来吧,材料我家也有,你就不用带了

【符橙雀】:好耶!

【方灵】:我也去!

【小瓜】:我也要想去看综艺!

【符橙雀】:那啥……

【符橙雀】:你们不要让温煜知道了……

【小瓜、陆敏、方灵】:噫——

几位姑娘贼兮兮的抬起头,互相看看,最后目光齐齐落在温煜脸上。

笑的很神秘。

温煜并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因为他脑子里在想事。

摸出手机,他新建了一个群聊,然后把方灵、陆敏、小瓜全拉了进去。

【橙雀生日统筹委员会】(4)

【温煜】:各位,符总生日快到了

【温煜】:一起来琢磨一下怎么给她安排一个?

【方灵】:哇,过分了吧……

【小瓜】:这两个人……

【陆敏】:[猫猫无语]

【陆敏】:确实过分,但我喜欢

【小瓜】:对哦,橙雀生日下个月,温煜居然记得

【温煜】:啥过分,她生日早八百年我就知道啊,所以你们有什么想法?

【小瓜】:她以前的生日就简单找两个朋友出去玩玩就是

【方灵】:这次也这样?她貌似不太喜欢人多

【陆敏】:小聚会搞起来,上次感觉不错

【温煜】:我也这样想的,不过这次想有点不同

【小瓜】:哪里不同?

【温煜】:你们想不想过一次没有父母在的那种派对啊,可以从晚上闹到第二天的那种

【小瓜】:哇!太想了太想了

【陆敏】:同想同想!

【方灵】:怎么才能没有父母啊,而且还可以闹晚上

【温煜】:我租个小别墅?

【小瓜】:什么总裁发言,温煜,你有这么多钱?

【温煜】:呃,我随口的……

【陆敏】:别墅太夸张了,没有这个必要,但想要不闹到别人,确实也得找个地方

【陆敏】:我帮忙问问吧

【方灵】:家长们会同意吗?

几人沉默下来。

学生想搞出自己玩的聚会,还得通宵,国内还是比较难办的。

家长突出一个不放心。

尤其还有温煜这个男生在场。

温煜觉着,得想个办法,让家长们放心……

……

温煜琢磨半天,最后决定还是以成绩、老师来当突破口。

下午的天有些阴沉,可能要下雨了。

陆敏发出好消息,真让她问到一个地方。

其堂哥有一处三层小楼在江城一小区内,靠市郊,目前没人住,可以免费借用玩耍两天。

温煜原本是打算付费租用的,陆敏死活不肯,只好作罢。

到时候直接多付点清洁费用吧。

能把地点定了,沟通起来也会顺畅很多。

课间,温煜跑到了陈雄国办公室。

陈雄国在准备文档,应对马上到来的家长会。

见温煜进来,他倒是先开口:“温煜,找老师有事吗?”

“陈班,有事。”

“学习上?”

“生活上。”

“啊,生活上的事你居然会找我,学校倒是让我多关注你和符橙雀的学习生活。”他笑着放下手头的活儿,端着茶杯转向温煜,抿口茶道:“说说吧,有什么事情?”

温煜沉吟一下,“老师,我想搞个生日聚会。”

“?”

陈雄国愣了一下,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

“生日聚会,我想弄个生日聚会。”

“谁的生日?为什么弄?怎么会跟我说?”

陈雄国脑袋都懵了,温煜这小子近来一改曾经的老实憨厚,思维有些难以捉摸。

学生过个生日聚会,太普通了,但跟老师说这个,又太稀奇了。

“符橙雀的。”

听到这个名字,陈雄国作出“果然如此”的表情,却有了更多诧异。

“你和她是邻居,两家人那么亲,生日聚会那不是想搞就搞?”

“老师,我想邀请朋友一起在外面搞个没有父母在的聚会。”

“没有父母?”

“自己玩。”

“倒确实像学生想的。”

“老师,您有空吗?想邀请您参加这个聚会。”

陈雄国冷笑一声,哚地放下茶杯,毫不客气的揭穿,“你那是想邀请我吗?你那明明就想拉我当挡箭牌,帮你在那些父母面前说话。”

“嘿嘿。”

“说说,几个人?”

“我、符橙雀、彭慧、陆敏、方灵。”

“你们五个,倒是不意外。打算在哪儿弄?”

“没想到,我打算租用一个小地方,然后准备。”

“租?你有钱吗?”

“存了点钱,应该够了。”

“影响学习怎么办?”

“陈班,我期末的目标并没有变,反而信心更足了。”

最近学习能力又涨了一截。

“你也挺敢胆大的,敢跟我商量这些事情。”

“陈班是我遇到过的老师中,不多见的好老师,亦师亦友,对我帮助极大!可以说,我当前成绩能够上升如此迅速,陈班您居功至伟,是您在我最灰暗的时刻没有放弃我……”

“行行行。”陈雄国摆着手打断,脸上的笑意浓烈起来。

温煜见情况稳中向好,决定再下一剂猛药。

“陈班,给我一点时间,我有信心把他们几个人全拉进班级前十。”

陈雄国怔住,心中杂念四起,而冒头最凶的那个杂念想着:

坏了啊,这小子又放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