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煜等了半天,没听到后面有动静。

他回头一看,符橙雀居然把头都埋起来了!

用手指戳了一戳。

“话呢?”

“……”

“你不是有话要说吗?骗我哪?”

“……”

“哇!逗我的是不是,好啊,你现在也学会这个了。”

“……”

“亏我一顿等,学坏了啊。”

“……”

“睡着了?”

“……”

“哇!真睡着了吗?”

“……”

“好吧,睡吧……”

温煜无奈笑了笑,符橙雀这是学会耍他了?

学精了啊,以后可能就没有那么好逗着玩了……真可惜。

无意计较,他重新翻开笔记本,继续一边复习一边编写,这已经是第三个人的了,今天晚上再加个班把最重要的《期末知识点整理:符橙雀专属版》搞定就可以了。

时间紧迫,早一天用上笔记就早一天的效率,指不定分就能高上一分了——陈老师名言。

只要几位女孩子能按照他笔记的方法认真学习,成绩上涨的肯定的了。

话说回来,最近他自己的学习效率似乎比之前猛增有所减缓,是到了“综合学习能力”的极限吗?有些不懂,但需要注意一下了。

旁边。

符橙雀趴着趴着,真睡着了!!

她还是被温煜摇醒的,等她醒来,已经将近下午上课时间了。

今天的任务,大失败!

少女后悔不已,说好豁出去面皮,说好不要脸只要任务完成的,结果第一次就退缩了!

但但但——

呜呜呜,不能怪她。

谁也不能怪她,这任务太难咯,准女帝也是女孩子,哪里真能一下子就放下脸皮去做啊。

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今天晚上好好练习练习,算好时间,明天再战!

……

周二中午,午饭后休息时间,符橙雀决定故技重施。

再不成功只能换方法了,不然弄下去温煜绝对会起疑心了!

可她还没说话,温煜反倒是先递过来一本笔记本。

上头写着《期末知识点整理:符橙雀专属版》。

“这是?”

“给你的复习笔记,我给你整理了期末考试知识点,汇总了一些复习方法和特别要注意的内容。你照着这个复习,事半功倍,期末成绩一定能提升不少。”

符橙雀惊道,“我昨晚半夜起来上厕所,看你那边还亮着灯,你就在弄这个?”

“是啊,费了我不少力气。”谁让他答应了陈班事情呢,这事搞不定,下学期陈班可是要发火的。

“……”

“怎么了,不需要?”

“没有没有。”符橙雀把笔记本搂在怀里,看向温煜的眼睛,噗哧一下笑了出来,“怪不得早上看你黑眼圈那么重……”

沉吟一会儿,她幽幽说:“谢谢你温煜。”

“对你有帮助就好,你可记在心上啊,以后报答我。”

“是是是,本帝一定报答你!赏金万斤!”

“纯金?”

“铜板。”

“这样骗人!”

“这是古制!”

“你还懂这个呢。”

“哼哼,我可以特意去学过的。”

“心术不正啊……”

“不要是吧?!”

“要要要,铜板也是钱呐……”

两人玩笑几句后,温煜趴在桌上,用带着黑眼圈的眼睛看着她。

又把她惹笑了。

“温总,你的眼睛好怪哦,像两个会发光的黑轱辘。”

温煜佯装生气的转过脸去,“我还不给你看呢。”

符橙雀连忙道歉。

然后是一阵安静。

忽然,符橙雀拍了拍温煜的胳膊,等他转过脸后,轻声道:“温总,昨天的话,我继续讲给你听吧。”

“又来?”

“这……这次真的!一定说!”

“什么话这么重要?”

“是我的秘密,只分享给你一个人哦。”

符橙雀的声音那么平淡,却又让温煜觉着那么有吸引力。

“哎呀……哎呀……”温煜不好意思的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那你转过去,你看着我,我没法说。”

“好吧。”

温煜重新转过脸去,然后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符橙雀挪近了椅子,她好像没有伏着,而只是凑近了。

等了一会儿,终于听到了她特意压低的声音:

“这是一个秘密,你不可以告诉别人……

这个秘密,要从我8岁那年说起,那年我刚上小学……”

……

符橙雀说的很慢,掐着时间说的,像在讲一个清新甜美的童话故事。

温煜很安静,好像在特别配合的听着。

但轻微的声音已经让符橙雀意识到了一些什么,但她没停,还是继续说着:

“……那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非常非常好,我特别喜欢跟他玩,那时候我就觉得,我能天天跟他闹在一起。可有一天,我发现他居然有了新的朋友……”

少女的声音柔柔的,故事如水流般缓缓而出。

直到最后,伏着的少年都没有发出一丝异响。

“……这就是我要说的秘密,也是一个关于你的故事哦,嘿嘿嘿……温煜,你记得这段事情吗?”

故事说完,时间显示10分4秒。

然而任务完成的提示并没有出现。

温煜还趴着,毫无反应。

符橙雀伸手戳了戳。

“温煜?”

没反应。

她站起身来,看了看温煜,果然见他睡的很香。

“我就知道……”

“弄那么晚,怎么可能不睡着啊。”

符橙雀苦笑一下,自己也感觉有些疲惫,把椅子复位后轻轻趴下了。

这个任务三番五次的失败,既不能怪温煜不配合,也不能怪自己不努力,只感觉世事无常啊。

她叹一口气,任务太难,小心灵有些受伤咯。

开摆吧,直接闭眼开始幻想自己成为女帝的那一天来聊以解忧。

独自美了一会儿,又不由自主的想起正事:

这个方法总之是不行了,再试下去温煜一定会起疑心的,她本身也不是那种会总分享秘密的人,甚至她也根本没有那么多秘密来与温煜去分享。两人从小到大,小时候的事情大多互相都参与过,大了干脆就没故事,哪来的秘密啊。

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周六要和温煜出去采购物品,希望那个时候能有灵光一闪的想法或者机会吧。

奉旨约会……

好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