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

天气略阴,无风无雪。但前几天的小积雪正在融化,寒气逼人。

温煜早起时把胳膊探到窗外感受了一下气温,回来又添了一条围巾。今天毕竟是要出门的,下午起点风没有围巾就太难受了。

吃了两包子痛饮一碗热豆浆,浑身舒坦的上学去。

立在门边等了一会儿,符橙雀可算出来了,只是造型让人有些诧异。

“符总,怎么了这是……生病了?”

温煜打量着符橙雀,对面裹的比他还要严实,不但有围巾,还多了黑色口罩。他看见口罩就慌的很,楼下不会有核酸点等着他吧?

符橙雀没说话,半眯着眼睛仰头指了指自己脖颈。

“哦,不能说话?”

“就、嗓子……有一点……不舒服……”

“不在家休息么,你让阿姨跟老师说下不就行了。作业什么的,我给你带回来。”

少女又摇头。

“那你今天不去采购了吧?我去就行了。”

符橙雀头摇的更使劲了。

“这会儿……还好、咳!”

“这会虽然看着是还好,但吹下风万一更严重怎么办?”

“没……事的,咳咳——”

“呀呀呀,行了我知道了。你吃药没?”

她直点头。

两人便慢悠悠去了学校,路上,变成了温煜一个人逼逼,符橙雀在旁边听。

到了教室,符橙雀的异样很快引来了关心。

“橙雀生病了?严重吗?这还来上什么课呀,请假吧。”

“要不要紧,难受了要说啊,送你去医务室……”

“我摸摸额头,哎呀,不热,没发烧那就还好。”

圈外的,也有人忍不住投来目光,顺便掰扯两句:

“符橙雀生病了?”

“是吧……虽然有些可怜,但她戴着口罩,感觉更好看了……”

“确实。”

“黑色口罩还有这功能,我感觉她不但更好看了还更神秘了,不知道我戴会怎么样?”

“会有人报警。”

“你马的……”

连带着早上的老师也忍不住挨个经过座位时关心一遍,果然成绩上涨,人也甜美,性格不错的学生都是香饽饽啊。

可符橙雀感觉麻麻的。

她实在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人在意她。

真要是生病了,那她一定是感觉到了满腔温暖,可——

她在装病啊!!

没错,她是感冒是装的!

只有这样,嗓子才会不舒服,她才能顺理成章的只用小小的声音慢慢的说话,那温煜和她讲话时,是不是就会凑近耳朵?

三个字,直接说它1分钟,有什么问题?

一个小时说十句话,没毛病吧?

这样,任务它不就完美的完成了吗!

这不是天才计谋是什么?

嘿嘿嘿,诸葛橙雀嘛这不是。

但让她有些没想到的是,一早上收获到的关心实在有点多,让她分外慌张,这要是被看出来是装病还得了?

大家岂不是认为她是骗子了……

呜呜,并不是故意想骗大家玩的。

没有办法,符橙雀只好在靠近中午时“病好了那么一些”,稍稍降低了大家在意的程度。

下午,两人出门采购。

去十几分钟车程外的市场购买文具礼品比校内外便宜一半,某些垄断生意确实猖狂……

公交车上,温煜询问符橙雀情况。

“精神好点了?”

“……”

“糊涂啦?还是嗓子还是说不来话?”

符橙雀脑子里一转,赶紧开始点头:没好没好我没好!

她连忙指了指脑壳,又点了点鼻子,拉下口罩吐了一丢丢小舌头出来,再摸了一下自己的白细脖子,最后抱住自己左右摇晃。

脑壳壳晕晕,鼻子堵了,舌头你看呀看呀,苦的很呐,嗓子也还痛,全身都不舒服!

温煜一看,好嘛,这病咋还重了这么多呢?

“这……不然我们回去?”

她又快速摇头。

然后张张嘴发出几个自己都听不懂听不清的音节。

“说啥?”温煜眉头一皱,侧耳凑近,“你说啥?”

“……水……”符橙雀捏着嗓子哑着腔调挤出字,“……我、我……想……想喝……水……咳咳!”

一共四个字,居然发了六次音,吐一个字休息一下,拖拖拉拉花了30秒才说完,而中间,温煜居然真的动也不动的侧耳倾听。

哇!

完美!

天才计谋!

“喝水?”

符橙雀点头。

她再次勾勾手,示意自己还要说话,等温煜靠的很近了,又开始顶级表演——

先咳嗽几声,再重复“我想喝”两遍,最后终于艰难蹦出来两个关键词:

热水。

哈哈哈,太棒咯。

一句屁话,居然被她延长了足足1分钟!

那些网络小说家们都该跟她学一学,什么叫“注水”,什么甜蜜的叫“拖更”!

温煜却没有怀疑,只是四面望了望,有些纠结。

“这也不知道哪里有热水,等下下车我去看看吧。”低头又温柔的问,“热奶茶行吗?”

符橙雀赶紧招手。

温煜凑耳上去。

她准备半天后,吐出一个字:

“……行!”

温煜都有些无语了,你个病秧子,话倒是不少。

这么艰难点个头不就行了?

两人在车上又断断续续说了一些话,符橙雀虽然病了,唧唧歪歪的欲望一点不减,看到啥都想跟温煜掰扯两句,可她说句话急死人。

算了算了,病人最大病人最大。

等到了站,温煜拿手机地图查了下,不远处就一家奶茶店,便带着符橙雀去。

店门口,温煜问符橙雀:“喝点啥?”

少女欣喜的扫了几眼,对着他招招手。

等他靠近,就听见女孩哑着嗓子的话:“……咳咳……茉……茉莉……奶……咳咳咳……盖……”

温煜身体没动而只抬了抬眼睛,看到了“茉莉奶盖”。

他又问:“甜度?加料吗?我觉得别加好一些……”

“……三……分……糖……咳!加……红豆……脆……啵啵……椰……果……咳咳……槐……蜜……冻咳咳咳……”

没成想,符橙雀居然顶着嗓子难受洋洋洒洒点了一堆小料。

温煜腰都弯累了,心里更是甜蜜的惊呆:

符橙雀,你搁这水字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