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感觉到温煜目光里的疑惑,符橙雀赶紧握拳掩住嘴,然后重重咳嗽几声。

同时摆手示意自己点好了。

温煜给自己点了一杯果茶,结了账,两人等了一会儿,然后各持着一杯饮料往市场去。

他另一只手握着手机,上面列着根据联欢会的节目数量要准备的礼物表单。

“先去买轻便一些的吧。铅笔、水性笔这些,各挑个十几支就行。”

少女招招手。

温煜直接帮她回答了:“想说‘好’是吧?”

符橙雀一愣,点点头。

随便逛了一会儿,看了几家店铺,对比之下,选择了性价比最高的一家,一次性买齐。

温煜专心工作,符橙雀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

她内心不断琢磨自己的事:

从公交车上开始,一直到刚刚,两人对话得有十来句了,长短不一,但任务并未完成。不过算了算时间,快1小时了。

应该就差那么几句话了。

加油!

两人继续购物,接下来还得买些本子,还有高端一点礼物也得选一些,比如修正带或者一整套的尺子工具,用来给表演了节目的同学发奖品,这些就得慢慢选了。

此外四班每年都会由陈班自己给同学发一些奖品,这个无关成绩。

比如温煜和符橙雀那次汇演,没有奖项奖品,但为四班确实争光了,陈班一般自己就会在年末奖励一下。

联欢会要的就是所有人开心,奖品力求全部人都有。

路过一家店,符橙雀觉着这地方不错,刚刚看过里面东西,价格合适,不如就让温煜在这里买吧。

顺便水个字数,拖他个一分钟。

可没想到她刚停下朝门里看了一眼,还没朝温煜招手呢,他就立刻在她旁边站定。

“你也想在这家店买对不对?”

“??!!”

“刚刚逛的时候,看到好多本子都挺精致漂亮的,你也喜欢是吧?”

“……!!”

“我也觉得不错,这家价格合适,品类也多,还能顺便买那个修正带。”

“……”

等到符橙雀反应过来,温煜已经把她要说的话说了个精光!

啊啊啊可恶,就你话多!都让你说了我还怎么水字数啊!

啊等等,还没有结束!

少女突然灵机一动,她还可以挑刺的啊!

抬眼却看到温煜已经抬腿准备进门,她急忙招呼对方靠近,然后凑近他的耳朵边,咳咳咳咳几声,好容易喘匀了气,才用挤出来的破嗓子说:“还……还有……”

但她还是晚了,她才说了两个字,身旁温煜就已经作恍然大悟状起身接了话——

“我知道的,知道的,还有尺子,这家尺子有点贵了,对门那家更好,等会就去对门买。”

“……”

符橙雀顿时瞪大了眼睛原地呆滞,为什么?为什么这种话也能被猜到抢走啊!!

啊!

啊啊!!

气死了气死了。

又不是参加节目,温煜你抢答什么呢!

而且每次都那么精准,你很懂我嘛你很懂嘛!

呜呜呜……

可恶啊。

他真的好懂啊。

温煜看符橙雀突然呆住,略有不解。

“符总,怎么了,不舒服吗?”

符橙雀一惊,急忙摇头,尽管心里已经苦涩到裂开,但脸上却努力摆出一副“呀!温煜你说对了”的欣喜表情。

温煜看她高兴,心里也愉悦起来:“嗓子不舒服就少说话,你看都哑成什么样了,好好保护一下吧。”

说着还贴心的摸了摸她的奶茶,还热的,赶紧往她嘴边送了送。

心底还有一份暗暗的开心,他和符橙雀的默契似乎增加了不少,也许——

这就叫青梅竹马,这就叫两小无猜,诸君,懂了吧?

……

符橙雀捧着一本本子,无意识的摩挲着。

心绪不断翻涌。

她不能忍受这成功近在咫尺的成功擦肩而过,还有机会,一定还有!

突然,她的手停顿住,啊,有了!

就说喜欢手上这个本子,让温煜送一个不就行了?女孩子家家想要他送个小礼物,磨磨蹭蹭扭扭捏捏几下,时间不就够了吗?

就是主动求礼物这个事情有点暧昧,但……

为了任务!

为了女帝!

为了地球大一统!

豁出去了!

她拿着一本精美的本子,快速靠到正在结账的温煜旁边,拽了拽他的衣角,等对方回头后赶紧招招手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没想到温煜转头看了她一眼,便挥挥手说:“已经买啦,等我一下。”

什么买了?你买那些奖品文具和我要的本子有什么关系?

她又使劲拽了拽他,嘴里发出一些声响,想让他听她说话。

温煜很无奈,只好从柜台上拿起一个跟她手里一模一样的笔记本给她晃了晃。

“喏,你喜欢的本子,我已经买了,送给你。”

“!!”

为什么!

为什么连这个都能猜到!

“因为我看你一直在看这个本子来着,一副喜欢但买不起的样子,感觉你应该是挺喜欢的,想了想,我送你吧。”

“……”

佛了!

麻了!

气死了!

她明明就是端着本子在思考,哪里是“一副喜欢但买不起”的样子啊。

但温煜又精准猜到了她想买这本本子这回事……

呜呜呜,隔壁竹马太懂她了叭!

[猫猫暴哭]

说实话,虽然符橙雀很感动,但也很挫败,这两种感觉在心里交织,让她的脑壳壳都有点发晕。

看了看时间,一个小时多过去了,没有完成的提示出来。

这一顿折腾,进度为0,毫无疑问,又失败了。

她简单的一个动作,温煜居然都知道她在想什么,这本应该是个值得高兴的事情。可今天如此完美的计谋,居然就败在了和竹马太过于两小无猜!

欸!

那什么,现在搬家换竹马还来得及吗?

……

温煜觉着自己并不是了解符橙雀,虽然刚刚她的每一句话他都能猜到一点点,但那也主要是对方有些明显。

与其说是两小无猜,不如说是他观察的仔细。

买好东西后,两人又逛了两圈,购买了一些单独的、更贵重的礼物,这才回了学校。

后半程符橙雀好像有些蔫,没有努力拽着他讲话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难受的都不想努力逼逼了?那好像有点严重啊!

晚上,亲自盯着她吃药才行!

二人把购买好的东西存放到陈班的办公桌下面,然后回了教室。

他们的归来倒是没有引起什么讨论,毕竟大家都知道他们干啥去了。

倒是旁边女孩子们敏锐,一眼看出符橙雀情绪低了一些。

“橙雀,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

“啊……有……咳咳!是有……一些。”

“今天回去好好休息啊。”

“好……”

方灵敲了敲温煜的肩头,叮嘱道:“温煜,送橙雀回去啊,然后盯着她吃药才行。”

温煜一脸果然如此的神色,郑重点头:“晓得,一定盯着她吃。”

符橙雀突然一哆嗦,药?我又没生病,干啥让我吃药啊!

不吃!

绝对不吃!

周六归家早,父母们都没下班,温煜第一时间就忙活开了。

打开柜子取出感冒灵颗粒冲泡,然后捧着红褐色药汤,温煜推开符家门,高喊一声:

“符总,该吃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