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符橙雀更加认真,温煜让她学什么就学什么,整体效率很高。

这种和谐一直持续到了补习结束。

等符橙雀回家,温煜又抓紧时间自己学。

学习这事情就这样,不进则退,学生的功底、效率完全反应在分数上,刚刚给青梅补课可以算做休息、复习,接下来便是攻坚、拓展了。

可晚饭吃完,符橙雀又来打扰温煜了。

她穿着厚实的青蛙睡衣、棉拖鞋,一进卧室就撸猫。

手法差的要死,把坂本撸炸毛了以后就在卧室里拍身上的毛。

“出去,阳台拍。”

“小气,坂本能在这里甩毛,我为什么不行!”

“你是猫吗?”

“我还不如猫吗!”

“撸猫给我带来快乐,撸你能给我带来什么?”

“拳头!我钢铁一般的拳头。”符橙雀舞了舞小拳头。

“那不就结了,出去!”

嘟嘟囔囔在阳台拍完毛,一脸喜色的又回来了。

“温总,我刚刚想到一个大问题!”

“今晚不学习?”

“欸,听我说好吗?别打断我。”

“……”

“我感觉我下午学习的效率贼高,有一种学一天顶的上之前一个月!照这样下去,我不用多久就能超越那些天才,然后提前进入什么大学人才班了,你说到时候我成了什么科学界天才,演员咋办?”

“一边科研一边出道?”

“那多累啊,我不要。”

“那你想怎么办。”

“算了以后再想吧。你呢,你画画好,弹琴藏着掖着,好像也不错,学习现在也好了,以后做什么?”

“画画弹琴只是爱好,如果真想成为专业,就应该早点去学习。”

“有道理。”符橙雀拍肩又说,“温总,以前老觉得你没特点,普普通通,现在发现你还挺成熟的。”

“你对多年邻居的了解太浅薄了,我有点伤心。”

“这不是在弥补了嘛。”

“行。我想喝水,去,给我倒一杯。”

“……”少女万分不乐意,“你没手?”

“某人刚说要弥补……”

温煜念叨着,然后重重叹了一口气,“罢了,反正我就是个……”

“去去去!马上去!”

符橙雀唧唧歪歪去倒了水,也顺带给自己端了一杯。

看到温煜又在做卷子,便好奇起他的私人生活。

“班里的男生,也有凑一起打游戏的,你怎么不和他们一起啊?”

“早玩过了,玩腻了已经,现在的我对他们而言太强了。”

“吹牛。”

“举个例子,我相当于是玩了一款游戏10年的高手回来揍他们,你说强不强?”

“唔……那确实挺厉害。”

这倒是真想不到,温煜打游戏也这么厉害。

符橙雀聊了几句,边上转悠了两圈,然后莫名其妙叹了口气回去了。

这把温煜弄的一头雾水,眯着眼睛给自己试卷捉虫:

嘶……难道我还有错误被她看出来而我自己没看出来?

想了想自己又笑了。

真有的话,符橙雀肯定叉着腰大笑着说:“呀!呀呀!瞧瞧我发现了什么!是温总一个天大的地大的错误!哇哈哈哈——”

……

新的周一。

符橙雀赖床了,是被她妈拖起来的。

出门后,她一边吸溜鼻子一边吃早餐。两只手放在冷风中,吹的红红的。

“好冷啊,早上怎么起得来嘛……上学时间也太早了,真受不了。”

“你延迟有点高啊,这都快最后一学期了才吐槽呢?手套呢?”

“我一直在心里骂。”

吃掉最后一口饼,她赶紧收紧衣服,把手套戴上。

路旁的个别店铺点缀了“圣诞快乐”的标语,也有挂出“圣诞、元旦打折”的横幅。不管怎么说,节日的气氛已经开始浓郁了起来。

符橙雀脸臭臭的。

温煜就说,“这些标语贴在他墙,伤在我心呐!”

符橙雀眼睛一亮,“军师知我!”

“当然知!但我们得忍啊,现在敌人势力庞大,瞧瞧这宣传,无孔不入啊。小说里怎么写的?这就是在收集信仰之力啊。”

“哇!气煞我也!这是抢劫,军师有人抢劫我!”

“不过听说这两天超市零食打折,最高半价!”

“?!”女帝大惊,“还有这等好事!这两天必须得去一趟了……”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何况只是正常的营销呢!

到了学校,果不其然也都在讨论圣诞节。

等到中午,陈鸣和登场了。

他先是往四班教室里看了看,发现目标之后,坐到了走廊,抱起尤克里里,开始自弹自唱《铃儿响叮当》。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昨夜想你多寂寞,你可知道吗”

教室里,四班一些学生直接无语了。

温煜看了两眼收回目光,语气极度佩服的说,“他真的是个社交牛逼的人……吾不如也。”

“唱啥这是,词儿自己写的?”

“很明显是。”

“真没水平,土死了!”

符橙雀骂骂咧咧。

四班人也骂骂咧咧。

温煜没辙,主动出去直面陈鸣和。

“陈鸣和,你干啥呢这是。”

深情被打断,陈鸣和却满脸高兴,“温兄!我弹唱的怎么样,品鉴品鉴?”

“已听,狗屁不通。”

“啊……这可是我花了两天改的歌词。”

“你扰民了知道吗?这些不回家的人都住的比较远,早上起的早,中午必须休息休息的。”

陈鸣和挠挠头,“这……对不起。”

“你唱这个干啥啊?”

“传递爱意!”

“给谁,还是陆敏啊?”

小伙子面带羞涩,但依旧猛点头。

“你咋不直接进去说呢。”

“我……害羞。”

“……”

温煜彻底无语,你害羞你弄个尤克里里在教室外弹唱,这社交牛逼和害羞胆小还能共存?

对陈鸣和本人更是有些看不懂,陆敏对他做啥了,让他这么疯狂而又克制啊?

“温兄,你帮帮我……”

“我帮你啥。”

“我这些天观察发现,你比我厉害多了!”

“这些还用观察?”

“特别是女生方面,人气好高,怎么做到的,你教教我啊温老师!”

“等等。你展开细嗦。”

“展开啥?”

“女生人气好高这个,走,旁边说话……”

坏了啊,有点被符橙雀传染了。

果然,近墨者黑,但听还是要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