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陈鸣和的登场,四班掌声再度热烈。

他架好电子琴,摆弄一番后紧张兮兮的望了望周围。

随后,重重喘口气,以标准而优雅的姿势开始了弹奏……

他弹琴时神态专注,琴音柔和,情绪不错,在学生群体里算是水准相当高了。

七八分钟后。

一曲终了。

起身小鞠一躬,又一次被致以掌声。

目光流转一圈,却不敢停留,陈鸣和快速收拾东西,出了四班教室。

门口,温煜也笑眯眯的鼓掌,还递上一把糖。

“弹的真不错。”

“吓死我了,我去比赛都没这么紧张。我草,有糖吃你刚刚不给我?”

“刚刚你不是还没表演呢吗?”

“搞砸了你就不给了是吧?”

“哪里的话,肯定还是给的。”

陈鸣和回头看了看四班教室,神色突然开始郁闷。

“欸,我光想着弹琴,想着我不能出错,不能出丑丢脸,没想着互动一下……”

温煜笑了两声,“以后还有机会,别怕。”

陈鸣和脸上郁闷更盛,“机会少啊,而且刚刚我太紧张了,根本不敢细看……都没有对视上!”

“哈哈哈那倒也是。别怕嘛,以你的水平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搭档,一起上去表演应该能缓和一下情绪。”

陈鸣和突然激动,“温兄,你愿意跟我一起上台吗?”

温煜当即怒了:“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都在这安慰你了,你不要恩将仇报!”

“……”

等把陈鸣和送走,温煜也回到教室。

符橙雀送上来半个橘子问:“走了?”

“走了。”

“还行,还算守信。也要盯紧他,别让他干坏事!温军师,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晓得啦,不聊他,对他没兴趣。”温煜摆摆手,“看节目看节目。你的舞蹈什么时候上?”

“想看呀?”

“想啊,毕竟你今天化了妆,还戴上了我送给你的手链。”

“看出来啦?”

“那当然了。”

“嘿嘿,快到我了哦。”

“加油。”

符橙雀小脸微粉,不知道是妆的原因还是害羞。

和温煜说完话她就起身离开,没多久,李奕就高兴的喊着“下一个节目是符橙雀带来的舞蹈”。

紧接着就见符橙雀一个人从一旁飘到了场中央,全场静了下来。

当音乐缓缓响起,她也翩翩而舞。

……

这是一支很简单的舞蹈。

甚至衣服都没有特意准备,也不算非常熟练,可温煜觉得——

符橙雀,太漂亮了。

这本就是该出现在高中时代的舞,属于这群学生们的绘卷。太过于出类拔萃,反而失了那种生涩的美好。

偶尔,温煜还能与她对上两眼,瞧见她大胆的动作里,那眼神中藏不住而透出的羞涩。

她舞完,温煜满意的带头拍手。

一旁的小瓜凑上来打趣:“温煜,好看吗?”

某人不在,温煜毫无负担,“好看,当然好看。”

方灵贼兮兮的问:“人好看还是舞好看呀?”

温煜决定土她们一下:“舞因为人更好看,人因为舞更漂亮。”

身旁三个女孩顿时扭在一起,一边哆嗦一边说:“又土又酸,唉顶不住顶不住,实在是酸死我们了。”

等符橙雀回来坐定,小瓜立刻抱住前者的腰肢,两眼发光。

酸唧唧的说:“橙雀,你真好看。舞因为你更好看。”

方灵也假模假样的接话:“你又因为舞更漂亮。”

符橙雀猛打了一个哆嗦。

她举起胳膊,撸起袖子,“你们弄的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瓜三人顿时齐齐笑作一团。

符橙雀偏头看向温煜,“她们这是咋了?”

“发癫。”

“我也觉得是……”

“你跳的真好看。”

“喜欢就好……”

除了节目外,联欢会还穿插着小游戏,游戏获胜也能获得奖品。

前些小游戏温煜和符橙雀都没参加,轮到抢凳子了,两人都上场了。

10张椅子围成圈,上去11个人,转了几圈后,场上还剩下三个人两把凳子,温煜、符橙雀还有一个女孩子。

主持人李奕又一次发令。

周围同学也都激动起来。

“温煜加油!!你是我们男生的独苗了啊!”

“符橙雀加油啊,如果是温煜追你,你就赢给他看!”

“加油啊温煜,输给女生,四班男人地位就没了!”

“橙雀你可以!!”

“张露加油!打倒狗男女!”

众人齐齐向着喊这话的人看去,原来是班上一胖一瘦的那对组合。

“你们两个果然……”

正要说点什么,突然听到音乐停下,场中三人齐齐冲向最近的凳子。

温煜运气好,没人和他抢。

符橙雀意外的身体强壮,硬是挤赢了张露。

最后剩温煜和符橙雀一对一。

温煜准备说点垃圾话。

“符橙雀,我等这一天等好久了!你若不怕死,尽管跟我抢!”

“哦?你想挑战我的帝位!”

他一指场中唯一一把椅子,“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位置,你能坐,我也能坐!”

符橙雀佯怒,“你想得美!”

音乐声又起,两人转起圈来,紧盯对方。

温煜大声道:“今天,我将告诉你们女生,四班由我们男生作主!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

周围男生立即发癫:

“是是是!支持温煜!!”

“温煜说得好!加油!!”

符橙雀不服,也喊道:“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我们女生也不是好惹的,对不对!”

“对呀对呀!橙雀加油!”

“支持符橙雀!!”

又转了两圈,音乐突然停止。

温煜、符橙雀两人谁也没让谁,屁股一拧,直接往椅子上塞,结果一人占了一半,挤来挤去。

符橙雀力气着实有点大,换作以前,温煜觉得自己可能真挤不赢她。

但今时不同往日,他可以不发狠把她挤出去摔一大跟头,可这一半的“江山”——

他占定了!

符橙雀这边也有点意外,温煜看着不壮,力气真大呀。

他屁股一沾上椅子,跟黏住了一样,任凭她怎么挤都挤不动,她当即打消了独占椅子的念头,但自己这一半的“天下”——

她占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