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李奕过来转着看了一圈,发现二人楚河汉界分明,一时间犯了难。

周围同学也立刻开始起哄:

“温煜,把她挤下去!”

“橙雀挤他挤走他!!”

两人也来了劲儿,又互相较劲了一阵,依旧不分胜负。李奕看了半天,最后道:

“决定了!获胜者是温煜和符橙雀两人!”

温符二总趾高气扬的各自拿了一份礼物回到自己座位。

符橙雀得意道:“温总,你得感谢我,我要是不让着你,凭你弱鸡实力拿不着这礼物。”

温煜笑着说:“符总不怕大话闪了腰,我要是不收着力,你得摔一狗吃屎,忒难看。”

“哇,你骂我是狗!”

“好个恶人先告状,是你先说我是弱鸡!”

“刁民!女帝面前,人人皆是弱鸡!本帝说你是弱鸡你必须承认!”

“哈哈哈,我都是刁民了,还会听你的话?”

“??……”

橙雀女帝傻了,温煜说的好有道理……

小瓜三人也凑上来,好话轮番轰炸。

“橙雀好厉害啊,不愧是女帝!”

“我就知道橙雀不比男生差,甚至比他们还厉害!”

“橙雀厉害!”

符橙雀被夸到害羞,挠着后脑壳傻笑:“嘿嘿嘿……”

联欢会还在继续,气氛也渐至酣处。

同学们的节目虽然不甚华丽,但表演时都相当卖力,欢笑声此起彼伏。

坐在一角的陈雄国,也时不时被一些节目逗乐,发出阵阵爽朗浑厚的笑声,他一笑,周围就安静一下,等他一停,周围又看着他大笑,这位老班此时也会忍不住一起快怀。

在此氛围之下,多数人的心情都轻松起来——

今年哪怕就这般过去了,也遗憾不多了嘛。

……

下午,持续两个多小时的联欢会落下帷幕。

主持人宣布结束时,大家兴奋鼓掌。之后,陈班又上去讲了几句,顺便说了一些事情。

重要一点的比如,“这次元旦放假一天,补课两天,1月2日、3日回校上课。”

次要的就是,“……这次的联欢会举办的很不错,筹备的几位同学都辛苦了……另外等下会议礼堂会举办校园联欢会,大家还没尽兴的都可以去看。

最后,大家节日游玩一定要注意安全,老师在这里,也预祝同学们新年快乐!”

教室里先是一片抱怨,接着此时不知道谁带头喊了一声“陈班,新年快乐”。

接着短暂沉寂后,四班传出齐声的“陈班,新年快乐”,让这个中年汉子不住点头。

结束后,四班同学将座椅复位,然后要回家的回家,想看校园联欢的就自己去会议礼堂。温煜以及另外一些人还得留下打扫收拾教室。

要不然说“三好学生”不好拿呢,奖状一半都是由这些事情积累来的。

小瓜三人主动留下帮忙,让打扫的任务减轻不少。

温煜看了看,零食还剩下不少。

他扬了扬袋子,“零食还有好多,陈班说的,我们分了!”

“我还想磕瓜子……”

“温煜,橘子还有吗?”

温煜把袋子摊开,“自己拿自己拿,家里有人吃的也可以带回去。”

然后对符橙雀道:“陈班找我有话说,我去一趟。另外也得把这次的花费跟他汇总一下,你可以先回去。”

符橙雀噔噔点头,一边说一边作出驱赶的动作:“去吧去吧去吧,我们没那么早回去。”

等温煜走了,符橙雀头一转,冲着小姐妹兴奋起来。

“温煜走咯,我们走我们走!”

小瓜面露担忧,“橙雀,你确定温煜不会告状吗?”

“他不敢!”符橙雀斩钉截铁的说,说完自己泄了气,“应该……没事,大不了到时候我求求他嘛……”

“嘻嘻嘻,橙雀求温煜,他一定会心软的。”方灵笑嘻嘻的说。

“我也觉得。”陆敏一脸正经。

“胡说什么呢你们!”符橙雀秀眉竖起,“走了走了,抓紧时间!”

四人收拾好快速出了校门,绕了两圈,进了一个超市。再出来时,手上还多了一件被遮掩着的物什。

“放书包里!”

“小心,别被看到了。”

“好重啊。”

“我来背我力气大!”

四人做贼一样往学校去,进校门时更是贼上加贼。只是今日特殊,警务室的大叔们也沉浸于新年气氛之中,对她们并不上心。

进了学校,四人又立刻转到去了操场。

天冷,又是元旦前,操场上人很少。

她们一路跑到主席台一侧,才齐齐松一口气。

符橙雀把包拎到身前,手一提溜,里头神秘的东西便露出了真面目——

啤酒。

看到啤酒,陆敏表情还有些怕怕的,“我们被发现的话,不会被开除吧?”

“操场喝个酒而已,不至于吧。”方灵说。

小瓜也道:“别喝醉啊,耍酒疯可就完了!”

符橙雀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得意的展示自己的手臂肌肉,“你们放心,喝醉了你们就睡,到时候我扛你们回去。”

不远处突然传来两道声音。

四人齐齐噤了声,缩在一起,等两道声音走近才发现是两个陌生的学生,并非老师或者警务室的大叔,顿时又一齐松了一口气。

彼此看看,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冬天天暗的很早。

傍晚六点,天空已然昏暗,夜色开始降临了。气温也在逐步下降,寒意阵阵。

符橙雀把啤酒分给几人,自己“嗤啦”一下打开,等其他三位也“嗤啦”的拉开后,首先发表感言——

“来!为我们之间的友情,还有即将过去高中,干杯!”

方灵噗哧笑了出来,“好像电视剧里的情节哦,有点俗俗的。”

小瓜说:“我觉得挺好呀,总得有一个事情做一下嘛,不然以后拿什么回忆呢?”

陆敏跟着打趣,“小瓜居然也能说出这么文艺的话呀。我觉得也是,学一下不会怎么样!来,干杯”

四罐啤酒撞在一起,碰出几朵白色酒花。

这年的最后一天,于冬日寒风之中,四道声音一齐泼洒出属于高中的简单热情——

“干杯啦!”

“干杯哦”

“干杯!”

“干杯”

符橙雀仰头屯屯几口,略带辛辣的啤酒顺着喉咙而下,瞬间涌上一股热气。

她“哈”的一下放开,望向动作一致的另外三个朋友,这一刻,她突然觉得冷风一点也不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