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针越过12点时,整个江城都淹没在焰火里。

噼啪响声,不绝于耳。

火树银花,璀璨夺目。

连带着楼下也有父母带着自家小孩玩小号的手持烟花,孩子举着呲呲响烟花棒快乐的奔跑,冷光拖曳出一道白色轨迹。

符橙雀拍完后收了手机,见温煜对着楼下的人还在拍,有些好奇。

“温总,你拍啥呀?”

“记录生活。”

“哦……”

“你酒醒了?”温煜拍到满意的照片,也收起手机。

“不知道……”符橙雀郁闷的说,“我喝了一碗醒酒汤……”

“自己弄的?”

“我爸。”

“哦,哈哈哈……”

符橙雀哼了一声。

温煜止了笑容,问:“你爸妈没说你?”

“怎么能不说!?我爸脸巨黑的问我怎么回事,我坦白了……”

“我可一个字没说啊。”

“我知道嘛。”

符橙雀哐一下倒在了床上。

温煜看她样子也觉得挺爽,床在窗户下,看风景看困了倒下就能睡。不像自己这里,窗户下面是书桌。

符橙雀咋呼一声:“呀!忘了呀忘了呀!”

“怎么了?”

“刚刚,新年了!忘了说‘新年快乐’!”

“哦对,拍照去了。”

“嘿嘿,温总,新年快乐!”

“你也是,符总,新年快乐!”

窗对面的女孩又躺下去了,但她把手举起了起来冲他招着,好像是在跟他说:

我没有睡着哦,我还在陪你。

温煜微微的笑了一下。

重生越过第一个年头了,实感很强。

过去的时间里,他也偶尔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懈怠了,太散漫了,溺于失去的青葱岁月又变成一段最美好的真实经历重新来过的温暖记忆之中。

可实际上,只有这样做他好像才会觉得心静,才会灵魂安宁。

那头的手伸着伸着就不见了。

“符总。”温煜喊了一声。

“嗯……”窗后有微弱的回应。

“关窗户,拉窗帘。”

“哦……”

符橙雀挣扎着抬手拉上了窗户、窗帘,温煜看了一下,倒是严丝合缝,省的自己跑一趟了。

简单收拾、刷牙漱口,温煜也躺到床上,逐渐进入梦乡。

这一天对很多人而言不一样,但对学生们来说,不会和其他时候有太多不同。

什么广场倒数,想都别想。

……

一月一日,清晨。

符橙雀醒的很早。

昨晚喧嚣一夜,可她睡的很好。

酒劲已经完全清除,昨日的浑浑噩噩感消失,她的脑壳壳又恢复了聪明绝顶。

掀起窗帘一角,想看看外面,却发现窗玻璃上凝了一层厚厚的白雾。

抹出一个小洞,又看到外面落了些许雪花,虽只薄薄的一层,却也是满满的新年仪式感了。

真好看!

面前的窗沿上也有一些,她伸出手,用手背和外面的新雪对比,有些得意:差不多白嘛!

对面的温煜房间窗帘紧闭,应该是没有起床吧。

昨天……

符橙雀挠了挠头,咋办呀,除了记得自己和小瓜几人喝酒,以及是温煜背着自己回来的之外,其他更细节的全忘了。

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说过什么话,温煜又说过什么话,一个不剩,忘得干干净净。

她只记得,和小瓜几人闹的越来越欢,情到浓处,她不禁连喝两罐啤酒,喝完发现身体没有反应还以为自己体质已强化,又喝了一罐,之后就……

她还记得,温煜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就在背着她,一路走回家。

背……

背………

背呀!!!

符橙雀的小脸“噌”一下绯红,耳垂和脸蛋同时开始发烫,还仿佛呼呼在吐着热气。

她赶忙缩进被窝,把脸埋进枕头,身体都有些微微颤抖。不是害怕不是激动,是那种突然想起极其重要的关键节点时身体本能反应——

啊啊啊!

她被温煜背回来了啊!

这这这、这才是昨晚该去想的重点啊!

天啊!

怎么会这样!

她一个女孩子,被一个同龄男生背着回家!

多亲密啊!

多暧昧啊!

多么……像情侣啊!!

那画面她用自己这会儿害羞到紧紧蜷缩的脚趾都能想到——

新年的夜晚,昏暗的路上,一个少年迈着缓慢的步伐走着,他的背上压着一个女孩,女孩两只脚荡呀荡的,胸口亲密贴着他的背,手则圈在男生的脖子上,恬静睡觉……

不不不!

联系到自己耳语十分钟的任务,那么她一定是靠在温煜的肩头,然后凑得很近、很近,嘴唇就在他的耳边,说着私密而暧昧的悄悄话……

是这样!

一定是这样哇!

符橙雀想到这里,已经害羞到整个人开始爆炸。

就像昨天的烟花那般,正在一节一节的炸裂开,从下到上,从脚趾、大腿、腰到双臂,再接着心脏和大脑,最后全部爆开!

她实在忍不住了,一下把自己卷入被窝里,然后抱住枕头,脸狠狠嵌进去,开始大声发泄:

“啊啊————!!”

“让我消失吧!!!”

“啊呀————!!”

喊完,无力倒下,心如死灰的呜咽:“还不如让我干脆死掉算了……”

害羞,悸动,生气,忧伤,后悔……

五味杂陈。

欲哭无泪。

不知道在被窝里躺了多久,符橙雀终于还是慢慢爬了出去,太闷了,脑壳壳晕。

被子外,更凉的空气一吹,脑袋冷静了不少。

不由想到,与其自己在这里独自尴尬,不如去问一下温煜好了,万一是他强行乘她之危故意要背呢?

对吧?喝醉了,帮忙叫个出租车送回来也可以的吧?

为什么会背呢?令人不解。

莫非这种身体接触,温煜非常喜欢?

嘶……不敢往下想啦!

另外,她也想问问昨天自己都说了些什么,有没有说漏嘴。

嗯……应该这样!

——这才是成熟的女人,一个准女帝应该有的思维方式,太棒了。

——成长了。

呜呜呜……果然苦难才会让人更快成长。

少女等呀等呀,从早上7点多一直到9点,左右不见温煜起床。

只好先陪父母逛了一趟早市,回来问了一下温阿姨,温煜终于是醒了。

另一边的温煜刚吃完早饭,神清气爽,还给自己泡了一杯茶。

准备品茗看个课外书籍。

卧室门口突然蹿出一个人影。

是符橙雀跳了进来。

温煜看了看,说:“你还想吓人是吧?”

“温煜,我有话问你!”

女帝姿态要摆上,气势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