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结束后,期末考试已经是抵在脑门的近了。

学生们的心情颇为复杂,一边是春节寒假,一边是心惊胆战的期末,更远一点还有被说了十几年的高考,每一项都无法让这群高三党平静。

被陈班批评后的当晚,[谋略小组]在组长符橙雀同学在群聊会议中语重心长的说道:

……当前我们的目标,应当从娱乐、生活转移到学习上来,重心前移,思想不变,牢记“把学习成绩搞得高高的”的行动纲领,抓住一切机会,使用各种方式提高成绩。要在实际的学习过程中,互帮互助。要坚定的站在温煜同学身边,向他学习,听他指挥……

最后,温煜同学做了总结性发言:

明天开始,全员起飞!

发言获得了小组其他成员热烈的[猫猫鼓掌]表情包刷屏。

温煜说做就做,第二天他就要来几人近来的考试试卷,挨个看了一遍,总结了她们各自的弱项,再分门别类的整理好。

心中有底,才能对症下药。

符橙雀、方灵、小瓜,甚至温煜自己其实都是一个问题:基础不牢。而温煜自从获得金手指增加的学习能力后,自己课后主动的补强了基础,因此才有如今成绩的快速进步。

所以这一周的课间与中午,温煜都在帮助她们更好的理解基础知识。

而周日,则是强化训练和拓展延伸。

元月10日,新年之后正儿八经的第一个周日,温老师的强化开小灶时间。

小瓜、陆敏、方灵三人背着包穿着厚厚的冬衣出现在温符二家的楼下,符橙雀下楼接她们。

她到楼下时,见三人整齐的仰着头向上望,满脸兴奋的指指点点的说着。

连她的靠近,都没听到。

方灵捏着下巴,一脸肯定的说:“橙雀和温煜平时肯定没少隔着窗户聊天,那儿、就在那——两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啧啧。”

小瓜仰头“啊——”的拖着音,看完方灵指的地方后,摇起头来,“那是一家的两个窗户,是阳台了!他们两个卧室应该都是相对的,肯定在卧室就能互相聊天了。”

“欸!好像是,我看错了。”

陆敏也认真的看着,略有忧伤的说:“我家那里一梯一户,没有钥匙都去不了楼上楼下,根本没有邻居。”

两人看她一眼,酸了。

方灵说:“小敏,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小瓜应道:“就是就是。”

“你是没去过我家,我家那里都是旧小区,人多吵得很。”

“我家也是。我妈老是因为过道被人放了垃圾、鞋子的事情跟人吵架,烦都烦死。”

陆敏赶紧道:“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

“噗,道歉做什么,又没你什么事。”方灵笑了一声,又把话题转了回来,“橙雀和温煜两人好像经常互相串门来着,上次来,我们都没去他们卧室里看看实际情况!”

小瓜眼睛也在发光,“那等下我们想办法去看看?”

“要要要!”

正在此时,立在一边好半会儿的符橙雀出声了:

“你们说啥呢!”

“哇!呀!!!”

三个女孩吓的当场抱在一起,定睛一看,符橙雀正露着好笑的表情看着她们,当即怒了。

她们齐齐扑向符橙雀,一个抱腰,一个捏脸,一个挠痒。

“好哇你,半天不下来接我们,害我们在吹冷风!”

“一下来还吓我们,缺一顿收拾!”

陆敏直接开挠。

“哈哈……别……哈哈同……同意!”符橙雀一边笑一边求饶。

四人闹了一阵这才随着符橙雀上楼。

尽管此前来过,但对于青梅竹马这种情况仍旧感觉新鲜,普通城市人家真的很少见到。方灵、小瓜两家的生活环境中,虽然不缺人,但也没有所谓的“青梅竹马”。陆敏更是如此。

小瓜和方灵越过符橙雀,都凑到了温家门口,一个透过猫眼反向往里瞧着,一个耳朵贴着门。

小瓜嘴里问:“温煜起床没?”

符橙雀一脸的无语,“你们别这样啊……他应该起床了的。”

恰巧这时,温煜家门“咔嗒”一下开了。

拉开门的温煜,就看到小瓜前倾着身子,在往自家瞧,顿时好笑道:“这是做什么,来了就去符总家啊,外面不冷?”

小瓜“呀”的一声,往符橙雀身后躲。

温煜无语的看向符橙雀,问:“她们咋了。”

“你吓哒!”

说完,居家小马尾一甩,领着人得意进了家门。

最后还不忘叮嘱温煜一句:“速来觐见!”

温煜砸吧砸吧嘴,没再说啥,回身换好衣服拿了用具,也到了符家。

符家客厅里,众人摆好架势后,齐刷刷认真起来。

温煜也严肃起来,先让她们做题,再了解思路,接着拆解教授融会贯通,最后拿出新题趁势进阶。

而有了前几日的铺垫,几人竟然都不约而同觉得温煜讲的内容竟如此生动明白、清晰通透,往日说三次才能领悟的内容,今日一遍立过!

如此效率,不禁让几人大喜,学习起来更加专心而沉醉。

连符橙雀都端起自己的卷子分外得意:“呀呀,我的潜力真是无穷无尽哇!”头一埋,继续奋笔疾书。

眼见自己的被动技能“神明二进阶:一人得道”效果显着,温煜也很是振奋。

只不过,光是教授这四人就已经有些让他手忙脚乱,想要“指导”更多人,恐怕难了。

低头学习,再抬头时,已近中午。

符橙雀用力的伸了伸懒腰,露出了一截白皙小肚子,在温煜的余光里一闪而逝,让他异常遗憾。

她往沙发上一瘫,喊道:“我饿了呀!”

温煜笑了,“你怎么不叫‘饭饭’了。”

其他三人噌一下抬头,盯着符橙雀,脸上都是“快说快说我想听”的表情。

符橙雀略窘,梗着脖子否认道:“我才不说‘饭饭’!小狗才说!”

温煜作势掏手机展示聊天记录。

符橙雀大惊,红着脸跳了起来,跑到温煜身后,用力推他往厨房去。

一边推一边哀求:“温煜,该做饭该做饭了……我们都饿了。”

“你饿了?”

“饿了嘛。”

“饿了你不说?”

“我说了啊。”

“你不说‘饭饭’我怎么知道你饿了?”

“……”

嘴上这样说,脚下倒没给符橙雀难堪,两下被她推进了厨房。

小瓜三人全程围观,面带笑容。

小瓜说:“橙雀还有这一面呢,真想不到。”

方灵说:“这就是‘撒娇’吧。”

陆敏点头:“没错,橙雀在撒娇。”

厨房。

符橙雀俏脸绯红。

她扬了扬小拳头,“温煜,鲨了你奥!”

温煜毫不在意她的威胁,径直开了冰箱。

“豆腐……有……鸡蛋……够了……肉得拿出来解冻先……咦,居然有口蘑!”

温煜抬起头,“你不是不吃菌类吗?怎么买了口蘑。”

符橙雀凑近挤着看冰箱里圆滚滚的口蘑,“我妈昨天买的,说炒肉的话营养又好吃,让我不能光顾着自己……”

“我爱吃这玩意。”

“她就是说你爱吃,才买的。”

“这么好!我未来一定要好好报答她。”

“你?”符橙雀诧异的看他一眼,好奇道:“那你怎么报答?你也买点东西送来?嘿嘿,那可不可以选点我爱吃的呀?”

“行,毕竟我的报答就是‘我会好好照顾她女儿’。”

符橙雀气呼呼的抬手就要打,“鲨了你!我一样能自己照顾自己!”

结果温煜立刻跳开,隔着一段距离开始威胁。

“你打我是不是,那我放蒜了,还要加甜椒,每个菜里撒上香菜!”

“哇!好狠毒啊,邪恶的邻居想毒死本帝,你这是大逆不道!”

“怎么滴?”

“刁民!欺人太甚!”

“那你不吃?”

“不吃就不吃,我才不稀罕!”

“咦,有火锅料,不做菜了,我们吃火锅吧,冬天热乎乎的。”

“嘢!好耶,我要烫腐竹!”

“你不是不吃吗?”

“对,毛肚也要!”

“?”

“嘿嘿。”

温煜开始收拾起各种配菜,符橙雀搬了锅,又跑了楼下小超市一趟,还去搜罗了温家冰箱,半小时后居然让两人凑出了满满当当一桌子不一样的东西。

餐桌前,小瓜三人都惊了。

“哇,橙雀,你们要搞的这么丰盛吗……”

“火锅哇,好久没吃过了!”

“我也想吃!”

符橙雀得意的叉腰,露出主人姿态::“坐!都坐!”

众人围了一圈,看着已经开始咕嘟咕嘟冒泡的红汤锅都很开心。

符橙雀率先夹了腐竹一片丢进去,兴奋的喊道:

“开吃!”

其他人欢呼一声:“开吃咯!”

“香!啊,辣气往我这儿吹!咳咳……”

“橙雀,多丢几块腐竹,我也想吃!”

“哇,这样一起煮火锅我还是第一次,感觉真好……”

几人各下了一圈东西进去,等待的时候符橙雀忍不住造起谣来:

“刚刚温煜要在菜里下毒,是我阻止了他!”

小瓜非常吃惊,“什么?!温煜这么坏!”

“可不是!!”

“他下了什么毒?”

“呃……”

“橙雀?”

“就……各种气味难闻,一闻就吐的东西。”

“比如说?”

“……”

“?”

“比如说……大蒜……”

小瓜看了看自己小碗里满满当当的蒜末。

“比如说……香菜……”

陆敏刚好夹起一把香菜想放锅里烫一烫直接吃。

符橙雀小心瞄着周围人的神色,声音已经是越来越小:

“比如说……蘑菇……”

方灵手一抖,被她用勺子压进锅底吸汁的口蘑“啵”一下飘了起来。

符橙雀放下筷子,抱头求饶:

“好呀好呀,你们都爱吃,只有我挑食……”

这下,连温煜都忍不住笑了。

冬日的氛围有时候不在风不在雪,沸腾的红汤里翻涌的热气,更能给人带来体感上冬天感觉。

温煜下了一片鱼肉和一块香豆腐,只看着窗外小文青片刻,一双贼兮兮的筷子就探到了自己的食物上。

顺着筷子往上看,符橙雀咬着嘴唇做坏事的样子被抓个现形,可她丝毫没有被抓包的愧疚——

反而夹住豆腐回缩的手更快了一些。

温煜眼疾手快,直接夹住她的筷子。

“松开我的豆腐!”

“你吃我的年糕!”

“你的年糕才刚放下去!”

“那你等等。”

“你怎么不等?”

“我饿了呀!”

“饭饭!”温煜突然大叫一声。

符橙雀吓的筷子都抖了一下,趁她懵逼时,温煜筷子向下,直接撸走了豆腐。

然后沾了调料,一口迅速下肚。

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把几人都看傻了。

符橙雀怒呀,她去敲温煜的脑壳,敲不到,就扒拉,一边扒拉一边喊:“你乱叫什么呀!”

“我也饿,饿了我就喊‘饭饭’。”

“……”

小瓜几人则是短暂发愣之后“噗”地笑了起来。

这顿饭吃到下午一点,收拾妥当后,众人坐下来歇息,符橙雀抱出来雪碧分饮。

喝着喝着,符橙雀就带着小瓜几人参观起自家来,转了一圈,到了自己卧室门口。

“走!给你们看看我摆的礼物!”

符橙雀推门而入,三个女孩也跟着进去。

其实她们最有兴趣的就是符橙雀的卧室,因为早就想看看这对“青梅竹马”是不是真的可以在卧室里抬眼就见。

符橙雀的卧室,令人期待!

那扇门仿佛是一个神秘的宝箱,推开时金光迸射!

三人进去一看,齐齐的“哇”了一声。

符橙雀登时得意的叉腰,“怎么样,我把你们送我的礼物都摆在玻璃小柜子里哦,很漂亮吧!”

她却不知道,几人“哇”的是她的房间窗户,真的正对着对面的一间疑似是温煜卧室的房间。

小瓜连忙凑到符橙雀面前,指了指对面的房间。

“橙雀橙雀,对面谁住的啊?”

“啊?”符橙雀看过去,不明所以的解释:“哦,那是温煜的卧室。”

此话一出,当即沸腾。

“哇!!!天啊,跟电视剧里的一样!”

“是啊是啊,这么近,起来就看到了!”

“青梅竹马,这就是青梅竹马吗?有感觉了……”

符橙雀本来有些懵,这下完全明白了,面上止不住的发烫。

她脸红红的摆手,想制止她们的大呼小叫,“你们……你们干嘛呀!冷静点冷静点,没有那么值得大惊小怪!”

但三人兴奋依旧,还反客为主的拽她坐下,开始问东问西起来。

这当头的一个问题,就让符橙雀脑壳壳晕晕乎乎:

“橙雀橙雀,你们会在这里开着窗户聊天吗?”

还不等她有说反应,另外两个问题又接踵而来——

“橙雀,温煜早上会跟你打招呼吗?就是那种,清早一起来,拉开窗户就叫你!”

“橙雀橙雀,你们会在这里互相丢东西过去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