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11点左右,符橙雀写完了作文的最后一个字。

此时她的脑壳壳垂的低低的,里头有一万个小人在打架,呼出的气也烫烫的,灼烧着鼻腔,很不舒服。

只觉得,光想睁眼看几个字都费劲的很。

鼻子有点塞,用力吸气也缓解不了心里的慌张。她强打精神将试卷反复又看了两遍,这才半趴着休息。

可压制不住的胡思乱想。

好累啊,好难受。

呃,昨天不该去玩雪的,更不该淋了雪晚上回去还跟没事人一样,这下好了……

啊,得专心考试来着……

咿呀,女帝真难哇,那个词叫什么来着,命运多顿……奥,是舛。

是我了,就是我了!

呜呜,就是我啊……

不知过了多久,监考老师提醒了一遍“时间不多了,睡觉的同学尽快”,再过一会儿了,传来了“收卷子了”的声音。

符橙雀慢慢起身交了卷子,走到室外。

风好冷啊,可她又感觉这阵风异常凉爽,吹了那么一下,浑身舒服,身体不烫了,脑袋也不晕了。

这样来看,下午的考试应该也没问题。

休息,自己身体那么棒,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

小瓜三人这时也找了过来,围在她边上咋咋呼呼。

“橙雀橙雀,考完语文啦!哈哈哈,我觉得我这次答的好棒。”

“我也是!好多题目温煜都教了,真好欸……”

“橙雀,你看起来有点没精神?”

符橙雀点点头,“是有点累……”

“没事吧?”

“没事!嘿嘿嘿。”

小脸上笑容一挂,仿佛又是那个烂漫的符橙雀。

众人碰了头后,小聊了一阵考试,对了一遍答案,小瓜三人才各自回家,温煜和符橙雀去校外开小灶。

符橙雀这顿饭吃的慢吞吞的,只啄了几口,温煜就看着她,她也没什么反应。

饭后,回到教室休息。

不知道怎么的,从外面回来后符橙雀感觉难受极了。

本来刚刚觉得吹了凉风透透气舒服了一些,可这会儿却仿佛全身都在发麻,脑袋止不住的眩晕,呼吸不畅,胸口闷的不行。

那股汹涌的疲惫感、沉重感仿佛一瞬间就席卷而来,将她摧枯拉朽的击倒在椅子上。

身体动不了,也完全不想动。

她仅有的理智告诉自己——完了呀,肯定是病更严重了。

脑子已经没法思考了……

浑身虚弱,还热。

这样的话,下午的考试要不行了……

完蛋了呀……

这可是期末考试啊。

呜呜呜,好惨啊,之前的努力全要白费了!自己拼命学习,温煜也拼命教她的啊,大家都那么努力,全白费了……

能坚持吗?

好像可以又好像不行。下午要考数学呢,是数学啊。

数学要用脑子,脑子好像不能用……

哦吼,完蛋。

她遗憾的胡思乱想,要是女帝的身体就好了,打个响指应该就能恢复了吧?或者之前多加一些让身体恢复的能力……

懵懵逼逼之间,一道亮光突然在脑子里迸现而出——

超限!我的神明二进阶!

这一刻她猛地精神了一些,唤出系统,又慢慢读了一遍技能:

【[神明二进阶:超限]:开启此技能后……并将转化为……“身体恢复速度”赋予自身实时增强……效果持续3天。信仰之力为:开启技能后,该对象每在其心中默念一次你的名讳或强相关称谓即可以+1信仰之力。仅可使用一次。】

身体!身体恢复速度!

能用吗?!能用吗!?

可以……试试?

如果身体恢复的足够快,也会考试可以来得及!

试试吗?试试!

符橙雀用力喘口气,心中默念:“系统,我要开启技能……”

【请选择需要转化的效果。】

“身体恢复速度。”

【请选择一位对象来获取其提供的信仰之力。】

对象?

啊,是啊,“对象”要选择谁呢?

这应该是一个会一直在想她的,是爸爸妈妈吗?但爸妈指不定会冲到学校来拖她去医院,那就不能考试了……

那还是小瓜、方灵和陆敏,又或者……

温煜?

谁会一直担心我呢?

头好痛啊……

……

温煜坐在了符橙雀边上,不知道是谁的考试位置,总之先坐一下。

他看着符橙雀,心里有些不妙的预感。

思索一会儿,终是忍不住了,他将少女一拉,拽到了教室外无人的角落。

他伸出两指,闷声说:“头,我摸一下。”

作势去摸额头,速度却不快。

符橙雀见他动作,有气无力的说:“干什么……你想摸我……”

温煜白眼一翻,“你是不是生病了?”

“你、你趁人之危……”

少女软软的挣扎着,想要卸掉自己手腕上的爪子,动了两下放弃——力气用光了。

“你果然有病。”

符橙雀提了提精神,“我没有。”

“我摸摸。”

“你想得美……”

可温煜很轻松就得逞了。

手指接触到符橙雀额头时,果真传递来高于正常体温的热量。他又摸了摸自己额头,确信了。

“他吗的,真在发烧!”

“你骂我……”

“挺有精神哈。”

“不要打针……”

“走,去医务室问问再说,你这发烧不退烧的话脑子得烧傻了。”温煜突然想起了什么,“今天早上看你就有点不对,我还以为你是考试紧张,我看你当时就有点病了!”

“我没事……”

温煜有些气急,半拖半拽把符橙雀拉到了医务室。

结果医务室没人,他跑出去找了一圈没找着,估计是吃饭去了。

符橙雀见温煜回来,笑了一下。

又说,“温总,我没事,所以不用打针……”

温煜冷笑说:“在我眼里,你就是在惨笑好吗?”

“嗯……你听我说……”

“说什么,这么费劲还说呢?”

温煜见不得她虚弱的样子,打断了她,却见符橙雀眸子望了过来,眼神复杂。

她虚弱的重复,“听我说……”

“……你说。”

“你……你可以担心我吗?”

“什么?”

“担心我……可不可以……多多的……担心我。”她已经顾不上害羞了。

“脑袋烧糊涂了?”温煜压下心底的悸动,“我一直在担心你。”

少女浅浅的一笑,这次,好看多了,“好……”

她说完闭着眼睛休息,温煜没有打扰,犹豫着要不要带去外面的诊所。

两人刚说完,校医也回来了。

温煜赶忙上去说了情况,医务老师看了看、问了问,最后道:“带去诊所吊个水吧,这里不能吊。”

符橙雀立即叫了起来:“不要吊我……”

“吊水比较快,同学你这情况可不算好啊。”

“我要考试。”她嘟嘟囔囔,“我要去……考试呀……”

温煜和医务老师一起又劝了一阵,符橙雀左右不肯,坚持要考试。

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打退烧针,这样病不会继续严重下去。

于是在她屁股上扎了一针。

符橙雀捂着屁股回了教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休息。

她每隔一会儿便会“呜呜”两声,扭动一下避开被扎针的范围,可身体没什么气力,片刻后懈怠的身体又会压到酸疼的肌肉,如此又“唔唔”两声……

温煜看得有些气又有些好笑,“你早点说,我们早点去外面诊所吊水,这会儿已经好了。”

“嗯……”

见她这么可怜,温煜也不好再说什么,坐在一旁静静看着她。

……

脑壳壳里一片混沌,符橙雀感觉好难受。

脑袋痛,眼睛痛,鼻子堵住,嘴里苦涩,浑身冒汗,屁股也痛!

朦朦胧胧里,她又感知到系统不断跳出的提示——

【信仰之力+1】

【转化为0.1身体恢复速度,当前0.3】

【信仰之力+1】

【转化为0.1身体恢复速度,当前0.4】

……

每当触发一次转化,符橙雀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好转一些,疼痛微微弱一点,能思考的东西也多一些,速度很快。

像有一道道清凉却不刺激的微风贯穿身体,顷刻间就带走疲惫与痛苦。

是退烧针有用,还是温煜想她带来的效果呢?

退烧针还没有起效吧……

她心想。

……

直到下午数学开考前。

教室里的同学又多了起来,声音吵吵的。

符橙雀昏昏沉沉的休息着,小瓜三人似乎来过一趟,叽叽喳喳好一阵子又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然后走了。

良久,旁边有人拍了拍她,“感觉怎么样?”是温煜的声音。

“好一些了……”

“还是坚持要考试吗?”

“嗯……”

“好吧。你坚持不住就直接交卷,然后去1班门口,我看到就会出去,好吗?”

“好。”

“不要强顶,身体重要,这也不是高考。”

她偏头伏着,给了温煜一个略暖心的笑容。

见温煜要走了,她哼了一下,小小声叫道:“温煜……”

“嗯?”温煜凑近。

“你要想我……好吗?”

“啊?”

“你要想我……多多的……想我。”

温煜愣了愣,点头应下:“好!”

……

温煜回到1班自己的考试位置,人在静坐,心有杂念。

符橙雀有些不对劲,早上他就看出来了,但确实没有往生病的方面去想,似乎她自己也不想大家发现,只是后面实在顶不住了。

他还是理解的,符橙雀有时候很倔,会有自己的一股脑想法。

她处理事情的方式不见得多好,结果也并不一定就是完满的,可她就是想那么去坚持。

前段时间她们几个喝酒被发现了,她肯定觉着和她喝了个烂醉太明显太招摇有关。陈班后也因此才找他们谈过话,这次期末考成绩不达标下学期全体遭殃——温煜和陈班打交道多不见得相信这话,但符橙雀几人是肯定信的。

所以这次考试大家才会如此拼命,今天符橙雀即使发着烧也不肯弃考。

可傻啊。

多傻啊这样子。

温煜心中叹口气。

又想到了符橙雀娇弱的说“你要担心我”的样子,在他看来,这就是纯纯的在“撒娇”了。

他觉着,符橙雀多半少了一些安全感,希望自己担忧着她一点。

这种话,不用说他也会嘛……

当然了,说了他更爱听。

让他怦然心动。

那个梦中的女孩,仰着头,在生病时一脸柔弱的对他说“你要多多想我”,这不是梦里的情节是什么?

他上辈子就是这么幻想的,没成想这辈子实现了!

只是,略有别扭:符橙雀和符橙雀似乎并不一样。

即使她们说了相同的话,在他如今的脑海里也捏合不到一起去了。

他摊平试卷,略略扫了几眼。

难度不高,好多题型之前都做过,自己也在补课时教过,应该没问题吧?

尤其是符橙雀那里,其中六七成的题型都给她开过小灶。

这样的话,即使精神状态差一些,只要能回忆起教课时的内容,多半也能写。

只是……

符橙雀她真的没问题吗?

温煜抬头,看了看1班的教室外。

他既希望看到符橙雀出现在那里,又不希望看到……

心情,好复杂啊。

……

符橙雀打起了精神,看了许久的试卷。

心头,一串一串的提示飘起——

【信仰之力+1】

【信仰之力+1】

【信仰之力+1】

【转化为0.1身体恢复速度,当前2.2】

……

【信仰之力+1】

【转化为0.1身体恢复速度,当前3.7】

……

哗啦啦的不停刷新着。

她看的既感动又害羞。

温煜真的在想她啊,不停的、不停的在心里念她的名字,好多好多啊。

那不断加速的身体恢复速度,如春风,如甘霖,如果香,也像冬日的暖炉,不停滋润她的身体以及她疲惫的精神。

可他……想的也太多了!

自己在温煜心里是如此值得担忧的朋友吗?

如此的、如此的,可以被反复念叨。

这一瞬,她心中还扬起一阵浓浓愧疚——

她好像在骗温煜的关心啊……

可是,现在唯有温煜能帮她了。

啊啊,不管怎么样,都好过分!

考试之后一定要好好向他感谢,对他道歉……做些什么好呢?超级大泡芙plus max版?亲制极品礼物一份?请他去外面玩可以吗?

该怎么做才好……

难以言喻的复杂心情浪涌一般掠过心头,席卷着符橙雀。

身体恢复的飞快,不多时,她已经有力气提笔写字了,眼前试卷上的黑白字体也不再是蚊子在飞,而变成了晚上温煜给她补课时一字一句的公式,犹如卧室里的电子琴键排列整齐,耳旁还有温煜的嗓音演奏出清晰的答案。

这一刻,她不知道身体是否是疲惫,是痛苦——

她只知道,有人在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