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回了家,符橙雀先洗了澡,这次她反倒是没躺被窝。

而上次元旦装病还躺了呢!

父母未归,她自己回到卧室,坐在椅子上发呆,余光看到对面窗户的温煜在朝着她打手势,示意她躺下。

呀,啰嗦。

明明已经没事了,还躺什么嘛!

她脑壳壳还在反抗,可耳朵听到“你不想躺,那就吃药”的话时,身体哧溜一下就进了被窝。

嘶,恐怖!

温煜有时候也挺吓人的,那个词叫什么来着,不怒自威。

嚯呀,最近有点像文化人了,四字成语信手拈来,哇哦——刚说又来一个!

符橙雀美滋滋,心里头得意的不行。

这说明近来她的纲领践行的不错,文化成绩稳步推进中,要不了多久,智商就能占领人类高地咯。这肯定也得感谢感谢隔壁竹马,他帮了好多呀。

决定了,这次就小露一手,做一顿佳肴给他吧。

温煜喜欢吃什么来着……

【信仰之力+1】

嘢!又有!

心头偶尔出现的提示,挺让人心安嘛……

……

那头符橙雀躺下后就没动静了,温煜也就不看了。

还好退烧针打的及时且符橙雀自己身体不错,不然真不好说。

下午考试真的有些担心她是否能坚持,以致于提前交卷去看了一眼,见符橙雀在认真答题这才放心下来。他倒是不觉得这样能对自己成绩能有什么影响,数学嘛,会做的题就一定会做,做错的题怎么看都难以理解。

至于符橙雀的病,多半是昨天玩雪的时候淋了一身造成的,就是不知道是她自己那一脚还是温煜后面补的一脚后果更严重……

惭愧。

不说平日的关系不说竹马的身份,光那一脚下去,他觉得自己今天至少一半的责任,照顾担忧也是应该的。

没事就好。

尽管蔫蔫的符橙雀楚楚可怜惹人怜爱,但他现在更希望看到她开心活泼,傻憨的去“一统天下”更叫他放心。

呼——

温煜舒口气,望着外面逐渐消融的雪,莫名开心。

……

隔天清早,二人一道出的门。

“哟!温总,早上好!!”

“嚯,符总恢复的不错嘛,这是满血了?”

“满了满了!”符橙雀哈哈笑着,展示了一下自己穿着厚衣服仍旧有些细的胳膊,“瞧瞧这力气!我一拳能打死老虎!”

“符总好生猛啊!”

“不值一提!”

“符兄这般出色,倒是让我想起了我当年一掌拍死一头犀牛的事了……”

“嗯?”符橙雀眉毛一挑,“温兄好厉害,我之前看到过一头大象和犀牛打架,大象以大欺小一鼻子卷死了犀牛,我生气了,上去一指头点死了大象,却没真正试过犀牛呀。”

温煜瞧了她一眼,问:“你早上吃药了吗?”

符橙雀当即憋的面色微红,哼哼唧唧说:“你耍赖……”

“谁耍赖啦?问你吃药没有。”

“……”

“吃没?”

“吃了……”

“那就好。”

两位猛人并肩下了楼,冷风一吹,齐齐打了哆嗦。

温煜收紧了围巾,看了一眼阴沉的天空,踢了踢脚边脏兮兮的雪,“冷死了,今年真的好冷。”

符橙雀看了一眼围巾,心里头微微突了一下,不着痕迹的收回目光,也说:“就是,我要是有超能力,就把我们这里和美国对换一下!”

“美国也冬天。”

“……”符橙雀尴尬地笑了,“嘿嘿嘿……”

温煜无语的看她一眼,没有说话。

可符橙雀这边却表情麻麻的,因为她很真实的获得了信息:

【信仰之力+1】

【转化……】

符橙雀:“……”

她啊哈一声,嘟起嘴,“你骂我!”

“我没说话啊!”

“你心里头说我笨!”

“我没有!”

【信仰之力+1】

【转化……】

符橙雀:“……”

少女气气的,思来想去,决定要大度,女帝心胸宽广,不去计较!

再计较她要被气死!

两人走的慢慢悠悠,考试日比平时上课略晚,轻松不少。

今日考的是文理综合和英语,温煜和符橙雀两人都是文科生。

温煜一直有自知之明:文科不是没有优等生,但差生也爱选,他和符橙雀之前就算。

语文、文综怎么写都是有点分的,不像数学物理,没分就真的没分,顶天写个“解”字。

和小瓜三人也碰了面,众人互相寒暄一阵,各自回了教室等待开考。

符橙雀的身体已经几近康复,这让她又不免有些后悔,自己的技能是不是开早了啊。早知道不开仙法多坚持下挨一针就好了。

有点浪费了呀……

今天温煜也不怎么担心她了,加成隔好久才能出现一次,也不知道是担心她还是心里头说她笨……

这么强有力的技能,不知道换成“记忆强化”或“全身反应”得是个什么情况,能直接变成超人吧?

可那样,这次考试就得砸了!

呀,考试重要!

……

这一天的考试很顺利,再没有遇到其他突发情况。下午英语考试结束,个别考生都忍不住欢呼起来。

四班教室外,大家三五成群的扎着堆,有聊刚刚考试的,也有谈假期生活的。

温煜几人也围在一起,有说有笑。

“橙雀橙雀,你考的怎么样哇!”小瓜握着符橙雀的手,见她健健康康,非常高兴,“我觉得我考的可好了!”

符橙雀眉开眼笑道:“真的呀!太好啦,我也感觉不错……哇哈哈,我有预感,这次我们‘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小组’即将征服四班!”

方灵振臂响应:“‘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小组’征服四班啦!”

周围望过来十几双眼睛,大家小声议论。

陆敏尴尬不已,作下压手势忙道:“小点声你们小点声……”

四班彻底清空后,大家集体动手,恢复班级座位,挪开的桌子重新并拢。

温煜和符橙雀又是同桌啦。

陈班还没来,众人表情轻松的大声聊天。

温煜笑着打招呼,“哟,小同桌,好久不见。”

“太久了,得有好几秒了。”

“哈哈哈!”

他坐回到熟悉的位置上,忍不住偏头去看符橙雀——“久违”的感觉啊。

这好一顿瞧,把她看得脸蛋粉红。

符橙雀实在受不了了,瞪他一眼,抛了个话题转移注意力。

她小声问:“温煜,你寒假有什么打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