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回家还没到饭点,便把菜放到符家厨房各自猫了一会。

十一点半,符橙雀在隔壁大喊:“温总温总,做饭了做饭了,快来打下手!”

温煜慢悠悠过去,而符橙雀已经在厨房里忙活开了。

他走路很静,过来后靠在门框上,她毫无察觉。

出门的大衣已经脱下,符橙雀穿着那件蓝色毛衣,围着略显可爱的墨绿色新围裙。

她还为这次的午饭准备了新围裙吗?这么认真!温煜心想。

心底里升起一丝好笑,又见她表情认真的拆着袋子,取出食材分门别类的码好,脸上偶有疑惑,却很快又舒展开来。

绿油油的青蒜苗上带着初晨寒冷的水,符橙雀取时白皙手指触到即缩,还发出了“唔——”的一声,然后用力甩了甩手。眉头一皱似横了心,倒是一把掏了出来。这下水也拂到了手背与纤细手腕上,她“呀呀呀”的哼叫着,抽了纸巾赶快擦干。

这一连串的动作也让温煜刚好从自己的角度看到了她新围裙上印着的图桉:一个饭勺,擓了一勺满满的饭。

小书亭

上头还写着四个字——吃饭要紧。

她左右看看,纠结着,嘴里开始念念有词:

“蒜苗……得洗了切段,好多泥呀,没洗干净的话吃了应该也死不了……”

“五花肉……得水煮?”

“我买的椒盐呢?我买了没?忘记买的话,只放盐可以吗……”

温煜静静的看着她的侧脸,心底有一丝异样的情愫摇曳。

好可爱啊。

真的好可爱!

她真的真的好可爱……

不是冰山,完全不是啊!

可恶,区区青梅……

“呀!吓我一跳。”

符橙雀转身时看到人影惊叫了一声,而后拍着胸脯埋怨说:“来了光站着看呀,过来帮忙。”

“我还要帮忙算怎么回事。”

“你也不想下午3点吃午饭吧?”

“我来了。”

“懂事!”符橙雀叉腰哈哈笑了两声,指挥道:“先煮肉吧!你煮个饭。”

小小的厨房里,两人并肩站着。

“再帮我拿生姜和大葱来。”

温煜照做。

符橙雀同时拿出手机,翻到“回锅肉”那一页,按照菜谱做了起来。

她把一整块五花肉丢盆里准备清洗,可手倏一接触到水,她就“嗷”了一大嗓子!

“你叫什么!”

“好冷啊温煜。水,水冰死我了……”符橙雀哆哆嗦嗦的说。

“洗快点,小心冻伤。”

符橙雀点点头,搓洗了几下快速丢到冷水锅中,又切了几片生姜,一段大葱,丢了几粒花椒进去。

她的手法竟有些熟练,让温煜忍不住多瞧了两眼,暗暗点了个赞。

随后她又在自家摆着瓶瓶罐罐的调料区像拔萝卜一样找着。

“你找啥。”温煜问。

“料酒。”符橙雀皱着眉头,“不好呀,家里好像没有料酒,你家有吗?”

“黄瓶子那个不是吗?”

“这个?”

符橙雀抽了出来,看了一眼名字——花凋。

顿时模样得意,一副“我要开始笑你了”的表情——

“哈哈哈来呀,温总,大声念出来这两个字是什么!”

点赞收回。

温煜用没放回冰箱的大葱敲了一下她的脑壳壳,“花凋就是你家的料酒!还念,念出来丢你的脸。”

“……”

符橙雀一手捂着脑袋,一手转动瓶子去读配料表,在看到“去腥增香”的字眼后……

刚刚发生了什么?

天呐,有一瞬间记忆消失了!

啧!不管了不管了,继续做饭。

往冷水锅里加了一些名叫花凋实际料酒的东西,起火开煮。

那边煮着肉,符橙雀对着虾犯了难——好多虾啊,还活蹦乱跳的,菜谱说虾得去虾的脑袋和胡须,还得弄出虾线,她都没做过。

可堂堂女帝,还打不赢几只虾兵蟹将不成!?

何况温煜后头看着呢,不能怂!

“本帝一剪子都给你们噶了!”

符橙雀亮出了神兵厨房剪刀,娇喝一句,撸起袖子,动手!

她捏起一只虾,心里头微微有些害怕——这等活物,怪模怪样,虽敢吃可有点不敢抓呀!

还没来得及上手,这虾连续弹了几下,在一声惊呼声中哧熘一下就飞了出去,掉到温煜脚边,蹦跶着。

少女面色涨红,嘴里道:“还敢反抗,我还收拾不了你们!?”

抓起地上的虾丢回到水盆里,憋着劲儿又捏起一只,刚要开剪,这虾再度腾空,直接落回到了水盆里……

“……”

她抬眸,看着温煜。

温煜也看着她。

两人对视好一会儿。

温煜犹豫问:“你行吗?”

符橙雀支支吾吾,说什么“初次见面”“虾太狡猾”“神兵不认主”,总之引了半天,汇聚为了最后三个字:

“帮帮我……”

说完,泄了气。

耷拉着脑袋,看起来很是挫败。

温煜哈哈大笑两声,倒没有为难她。初学者想要处理虾本来也颇为困难也挺危险的。

“厨房不够宽,把盆放地上吧,我来剪,你找个牙签去虾线。”

“你教我!”

“行。”

符橙雀点头照做。

温煜则拿了厨房剪刀蹲在地上,两指一捏,剪刀翻飞两下,一只虾就已经干干净净。

“厉害啊!”

“不足为道你去虾线。”

“好呀。”

符橙雀也找了一根牙签,俯身刚准备蹲下,身体却勐然失去重心向前倾倒,速度之快完全没反应过来,下一瞬她的脑壳一下便和温煜的脑袋撞在了一起,发出清晰的“冬”地一声!

“嗷!”

“嘶——”

两人同时叫了一声,然后齐齐抱着脑袋吸气。

良久,才恢复过来。

温煜用手背摸了摸,哦吼,额头起了一个包。

再看看符橙雀,差不多的位置也红红的一片,隐约也带一点凸起。

他分外无语,“符总,您如果想学我这一手,不必对我使这么狠毒的一招。”

“我、我我我……对不起!蹲太快了,一下就倒了。”符橙雀摸着自己额头的包,眼角带点泪花,心里很是羞愧,“你没事吧?”

“没事,小痛了一下。”

“我也痛……”

“起包了都!”

“像动画片里那样,‘duang’一下,凸了一个出来。”

“你还挺满意的哈。”

“嘿嘿。”

符橙雀小心蹲下,两人对视一眼,“噗”地一下又都笑了起来。

午饭继续做。

两颗脑袋凑在了一起,很近。

“我先挑一个虾线给你看看,你学着点。”

“好呀好呀。”

“这样,这样,勾一下,压住一拉,你看看,野,一条出来了。”

少女鼓起掌来,“好厉害!”

“你来。”

“我来!”少女喜滋滋上手,“这样!这样,勾一下……压住……哎呀好滑,我看看,哇,出来一坨虾粑粑!”

“你力气用巧一点,拉断了虾线里的东西就全在肉里了……”

“意——说的太恶心了吧。”

符橙雀一脸嫌弃,又重新弄了一次,这次竟然一下就抽了一条完完整整的虾线出来!

她兴奋的递到温煜脸前,叫道:“温煜温煜快看,我弄出来了!

“拿远点拿远点!不错不错,学的很快。”

“哇哈哈哈——就说了,本帝不可能打不赢区区虾兵蟹将。”

“继续继续。”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