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上三道菜,一红,一白,一黄。

红的是油汪汪的回锅肉,白的是“如雪”的豆腐,黄的是椒盐虾。

散着热气的白米饭已经盛好,温煜举着快子,眼神在三道菜之间流转,没下定决心到底先试哪一道。

椒盐虾倒是吃过了,味道还行,要不然先从这道开始?

符橙雀坐在对面,手撑桌面,倾着身子,一脸期待。

见温煜半天不动手,符橙雀急了,催促道:“你咋还不吃啊,再不吃冷了,快吃快吃!”

温煜抬眉看了她一眼,她的胸前还挂着围裙,上头“吃饭要紧”四个字好显眼。

“你围裙没摘。”

符橙雀低头一看,还真是,又满不在乎,“算了算了,新的也没脏。”

她又站起来,正面展示一遍,接着眉飞色舞的说:“上千件围裙里,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件,当时它在发光你晓得伐?你看这上面,‘饭饭’,可爱吧”说着,轻轻扭了扭身子。

“确实可爱。”

“嘿嘿。看完了就吃呀!”

温煜把情绪缓和完,咬牙道:“那我先试试符总这道‘回锅肉’!”

“好呀!

他夹了一片肉,平于视线之前,看着红油从上面淌下,颜色嘛,还算正宗,毕竟豆瓣酱一烧,只要不湖锅怎么都是那个色。

小书亭

只是这肉片……

“我切的比较厚,刀功还不好呀,别介意……”面前的符橙雀解释说,面有赧色。

比较厚。

约等于小指一半的厚度,这如果能称为“比较厚”的话,温煜觉得,符橙雀的“很厚的肉片”应该会是一整块不切。

好在这肉片水煮了半小时,熟应该是熟了。

温煜偏了偏脑袋,眼神越过肉片,看向对面的符橙雀。

瞅见她脸上期待更盛,眼睛都在不灵不灵的闪光,只得把拒绝的话咽回肚子里,换上犹豫的说辞。

“我吃了?”

“你吃呀!”

“我真吃了?”

“你干嘛还不吃!”

“你手机有电吗?”

“问这干嘛?”

“有吗?”

“有。”

“那就好。我吃了?”

“吃!”符橙雀恶狠狠起来。

温煜见左右躲不过去了,便下了狠心,一口衔住肉片,用力咬下一口。

刹那间,肉里的油水滋啦一下溢出,一半流进温煜的口腔里,一半顺着嘴唇沿着下巴往下落。那股子油汪汪的感觉直冲脑门,产生勐烈的眩晕感——

这一口,超级晕!

可即便如此,他也还是咀嚼着吞了下去。

除了切太厚,炒的时候也没有逼出肉片里的油水来,导致肉里油太重以外,没有缺点!

“怎么样怎么样?我看你好像好吃到要晕过去了!”

“不错不错,好吃的!”

“真哒!?”

“真的,等下你可以自己试试。”温煜点头道,又夸:“色泽浓郁,酱香扑鼻,肥而不腻,唇齿留香,正宗,好吃!”

“嘿嘿嘿,我也是第一次做,当时选这道菜的时候觉得挺困难的,但还是想挑战一下,没想到自己随手一做就成功了……”

“不愧是符总,这方面确实有‘特级厨师’那味了。”

说罢,抽了一张纸,抹掉眼角的油和嘴角的泪。

此番不着痕迹的保护她,希望某人未来能懂。

“哇哈哈哈——”符橙雀好开心,她叉腰笑了几声,又主动推了一盘豆腐过去,“你再尝尝这个,虽然成了碎末末,但……”

“没事没事,豆腐怎么做都好吃。”

“我也觉得!”

你也觉得个屁。

温煜做好了赴死的准备,所谓一口毒是毒,剩下的毒那都是药了。

这次便毫无犹豫的伸出了快子,艰难的夹了两坨豆腐渣渣起来,送进嘴里。

登时,酸涩感袭来。

这种浓郁的醋酸,是只属于西北人才能接受的酸。

温煜腮帮子抽动几下,囫囵吞了下去,别说,这酸泡豆腐渣混合着刚刚嘴里散不去的猪油,竟意外的可口起来,变的不难吃还解腻了!

他忍不住大赞,“出乎意料!出乎意料!”

“怎么嗦!?怎么嗦!?”符橙雀大喜。

“我原以为,这豆腐渣碎成这样样子,味道一定非常难吃……”

“对对对,实际呢!”

“有点难吃。”

“……”

“但是!”

“嗯!?”少女登时重新振奋起来。

“敢问符大厨,您是不是在里面加了特别的料?”

“呃啊?没有啊……”

“有的,酸,它有些酸!”

“醋呀?”

“没错,就是它!你肯定加了不少的醋,竟然意外的非常配合这道菜,让人食欲大振!”

“厚厚厚——我手抖了一下哇,还以为加多了呢。”

“太棒了啊,这可能就是天才吧,凭感觉无师自通,手一抖,居然浑然天成!”温煜夸赞着,“下次找小瓜她们来,你也一定不能少作这道菜。”

“哇哈哈哈——”

符橙雀得意呀,鼻子喷着气,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好一会儿,她望向桌子上最挫作品的椒盐虾,遗憾道:“我本来对这道菜最有信心的,还特意找过视频来看并放在第一道来做,现在看来,它居然是味道最差的……”

“居然还有这事?”

符橙雀点点头,“这样好了,这道虾我自己吃,你吃那两道就好了。”

温煜大惊,灵魂都慌张颤抖起来,“使不得使不得!”

“嗯?”

“我……我……”温煜有些着急,自己平时一张嘴超能叭叭,怎么这一关键时刻有些卡壳。

“你?”符橙雀表情疑惑。

灵光一闪,他道:“符总。”

“怎么了?”

“今天是你给我做饭对不对,不算小时候的玩闹,这是你第一次给我做饭。”

“是呀,做的不好。”

“没有没有,已经很好了,我非常喜欢。”温煜开始由衷起来,“你给我做饭是很特别的感觉,更是一个特别的体验,我这几天一直非常非常期待。我也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不管你做的饭菜多不好吃,我都一定要吃完,那就是你的心意嘛。”

少女眼角有光,颇为感动。

他又说,“今天,这种期待化为现实落地,我尝到了你做的每一道菜,味道谈不上很好,可也不差呀。你自己本身也不怎么做饭,为我这么努力,我真的很感动也很感谢。”

温煜抬头,直视着符橙雀的眼睛,“谢谢你。”

少女头一垂,避开目光,压住了季动。

片刻,徐徐声音传来,“符总,那道‘椒盐虾’是你给我做的第一道菜,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我不希望你抢走它,让我吃,可以吗?”

符橙雀抬头,然后连连点着:“好好,你吃呀你吃。”

“谢谢。”

温煜嘴角带着微笑,慢慢的,慢慢的推开豆腐和回锅肉,把椒盐虾拉到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