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是很感动的。

看着埋头嚼虾的温煜,思缕万千,心有回响。

自己的辛苦终是有所回报的,对于温煜的长久以来的帮助,这般也算偿还了一些吧?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初次做的菜肯定味道不好,尤其是那道椒盐虾,自己头一次挑战海鲜,又被霹雳啪啦的油锅吓一跳,做出来的虾有的都半黑,怎么可能好吃嘛!

可看温煜吃的那般畅快,仿佛是什么绝世美味,她如何能不感动!

温煜,真是笨蛋呀。

其实不用这样的,不好吃就不吃嘛,吃回锅肉,吃豆腐都可以呀,什么第一次给他做的菜……

说的人肉麻麻的。

诶呀!

想想那些话,还有点害羞。

她眉眼微抬,眼神在温煜身上转了两圈收回。

看他吃那么香,自己也有点饿了。

便拍了一下手,喜滋滋道:“我也吃点!”

又给自己盛了一碗热腾腾的米饭,搓起手来。

椒盐虾被温煜独占了,剩下两个菜……

“诶呀,我先吃哪个呢?”

符橙雀自言自语着,抬头又问对面啃虾的温煜,“温总,你说我先吃哪个!”

温煜看了看她,犹豫道:“回锅肉吧……”

“哈哈,我偏不!”她得意的哼哼一下,“我要先试试豆腐!”

说完便扒拉了一些豆腐渣到自己碗里,混了几粒米饭,一下送进嘴里。

当即,大脑宕机——

嗯?

嗯嗯?

我吃了个什么玩意?

这什么怪味!

入口的瞬间,舌头便传来“酸”的信号,并迅速孕育了一股酸气在口腔里来回乱冲,刹那间摧毁了符橙雀心理的防线。

面上,她的表情也顷刻间扭曲,发出“嗯啊”的一声后,不受控制的吐出了豆腐,这也……

太酸了!

“呸呸呸——”

符橙雀疾呼,“这啥啊,这是什么呀,好酸啊!”

对面,温煜笑吟吟的回答:“醋啊。”

“我放的?”

“对啊,你手抖了一下,多放了一点醋。”

“……”

少女左右上下望着,眼神一会在温煜脸上,一会儿落在盘子里的豆腐,一会儿盯着自己的碗里。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心情复杂。

良久回过味来,气呼呼的说:“你不是说好吃吗!还解腻!”

“我让你先吃回锅肉你偏不。”

“……”

符橙雀重重的出一口气。

怪不得温煜刚刚说“有点难吃”,这哪里是有点难吃了,分明入不了嘴嘛!

再看眼另一盘菜“回锅肉”心底多了一丝犹豫:要尝尝吗?

会不会也像豆腐这样难吃?

可之前温煜吃完确实没有说“难吃”,他甚至说的是好吃,还给了“色泽,香味”等各种好听的评价!

莫非……还可以?!

思索好一会儿,符橙雀最终决定试试,怎么都得试它一快子!

横了心,夹起一片肉片——很厚的薄片。

心里虽有忐忑,嘴上却一口啃了上去——

油!

好多的油!

滋啦一下疯狂往外冒着,像一口咬在油田上,四溢而散,当它熘进口腔时,那浓厚的油脂瞬间引爆,勐烈眩晕袭来。

“哇——”

符橙雀没忍住,又是一口吐了出来。

缓和了许久,才终于恢复思考能力……

盯着自己做的回锅肉,少女沉默了。

它不是难吃,它是无法下咽!

切的太厚,而炒的时候火太小了,温度不够将肉片里的油脂逼出来,如此最后咬着跟吃煮熟的肥油一样。

这、这这这,太难吃了!

整一顿都太难吃了!

符橙雀看向温煜,见他光埋头吃虾,并不说话。

她气休休的,可又不好真的生气,只得闷闷道:“你又骗我玩……”

“什么?”温煜抬头。

“明明很难吃,你还说好吃。”

“哈哈哈我说好吃并不单单指口味口感上,我还会把你的心意也加入其中作为好不好吃的评价标准,我说的你能明白?”

“?”

明白个球球!

她指着回锅肉,“腻死我了!太肥了也。”

“切厚了,下次切薄了一些就没事了。”

“亏你吃下去了。”

“你的心意嘛。”

“那这也不用吞嘛,明明这么不好吃……”

符橙雀心头微微感动,正想说什么,忽然看到温煜吃虾的动作似有加快。

蓦的,一道光在心间闪过——

等等!

回锅肉和豆腐,都太难吃而不能吃了,三道菜里,椒盐虾反而才是最能下口的!

等等!

温煜说每道菜都好吃,实际其他两道菜都只吃了一口!

等等啊!

温煜还说什么“椒盐虾”是她第一次给他做的菜,意义重大,必须给他吃!

等等等等啊!

分明就是其他菜太难吃了,现在只有椒盐虾能入口,温煜骗她都好吃,自己独吞了椒盐虾啊!

说什么感天动地;

说什么她的心意;

她的竹马,诡计多端啊!

此时此刻反应过来的符橙雀大惊,看一眼虾盘,竟然只剩下五六只!

她悲呼:“等等!温煜,你等等吃!你留点给我啊!

!”

“等……温煜,你没有良心!

快住嘴!”

“我鲨了你呀!”

……

这顿饭,吃了。

但等于没吃。

精神上是富足的,肚子里是贵乏的。

望着空空如也的虾盘,符橙雀泫然欲泣。

“你就给我剩了3只,还是我抢过来的……”

温煜笑着说,“说好了你不抢的,我还给你留了。”

“你诡计多端。”

“我喜欢吃那道虾嘛。”

“是吗……”她抬头,看着温煜。

“当然是。”温煜目光澄澈。

“那其他呢?豆腐,和肉。”

“差一点够上我的喜好。”

“菜市场的时候你说都爱吃的。”

“……”

温煜想了想,认真说,“确实有些遗憾,那你再做一次,可以吗?”

“……”

“可以吗?”

“你想得美。”

“?”

“哈哈哈,哇哈哈哈——”

符橙雀突然叉腰大笑起来,“这是本帝亲自下厨做的饭,是御膳!”

温煜无语,“皇帝吃的饭,才叫御膳。”

“我吃过了!”

“无法反驳……”

“总之,本帝就做这一次,这可是御膳,温煜,今天不吃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听闻这席话,温煜忍不住赞一句,“今天的橙雀女帝,好聪明啊!”

“哈哈哈——不上你的钩!”

“哈哈哈——那我也不上钩!”

“……”

“……”

对峙一会儿,两人又默默的坐下。

“我们好幼稚。”

“确实。”

“饿了。”

“我还不饿。”

“你吃了那么虾!”

“请你喝热奶茶?”

“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