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想着想着就慢慢沉进了梦乡,这一夜,寒风呼啸,可她睡得很甜很安稳。

早晨起床,窗上凝露,外面也雾蒙蒙一片。

只看了两眼,又缩回被窝。

手机界面还停留在与温煜的聊天上。

她凑近一看,发现温煜居然后面还回了消息,只是——

【符橙雀】:你始终如一啥了?

昨天23:31

【温煜】:撤回了一条消息

这、这这!

符橙雀好奇心当场就被勾的不行,温煜这是说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话又自己撤回了的!

真是的,有没有一点公德心,太缺德了!

发出去的消息怎么可以撤回嘛,还让她知道了,这下心里更是跟猫猫挠了一样,痒的不行啊!

可恶可恶!

手指连点,她恶狠狠回了几条信息:

【符橙雀】:本帝日理万机,极度疲惫,昨天不小心睡着了

【符橙雀】:你发了什么,快再发一遍!

【符橙雀】:不可以撤回[猫猫生气]

发完看了看对面紧闭的窗帘,也知道那家伙还没起床,叹口气,开始思考自己的任务。

“产生同样的想法”,什么情况才会有相同的想法同时在两人心里出现呢?她自己这边倒是还好,随随便便,天马行空,想什么都行。

可她不知道温煜在想什么啊,纯靠猜测,还得猜的准……

今天反正没啥事,去对面蹭蹭饭,顺便试试能不能完成任务。

上午九点,符爸符妈相继出门,听了一下,对面温家叔叔阿姨也出门了。

符橙雀爬起床来,洗漱收拾,准备去对面吃个早饭。

换衣服时,她小脑袋里突然“嗡——”的一下,闪过一个妙计:

我如果换一身漂亮的衣服,打扮的美美的过去,温煜不就会一瞬间产生“呀,青梅符橙雀好美好美,是天底下最美的人,我温煜要被她美嗝屁了”的想法吗!?

感觉机会很大啊,只要温煜看到那一刻,自己也思索一个相同的想法,那不就成了?

嘶——

嘿嘿嘿……

得试试呀得试试!

女帝美色,谁人可当?!

换衣服换衣服!

穿哪件呢?要他没见过的!

风格的话……成熟一点?纯情一点?还是……大胆一点?

……

温煜醒了。

早早就被手机嗡嗡的震醒了,他虽没有立刻起床,但大脑已经清醒,这下就再也睡不着。

谁啊!

谁大清早不睡觉,发消息扰民。

一看手机,嚯,隔壁青梅!

问的还是昨天撤回消息的事情,昨天的事情,别问,问就是已经忘记。

温煜挣扎着爬了起来,然后缩着脖子掀起窗帘的一条缝,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微雾弥蒙,早上起雾啦?

余光一瞄,看见隔壁青梅正站在她卧室门后扭动摆弄着,温煜知道,那里有一面镜子。

恰在此时,符橙雀轻轻转了一个圈,像橱柜里旋转的精致人偶,脸上得意的表情都清晰可见。

温煜心头突一下——

坏了,被她美到了。

隔壁少女戴了一顶樱桃红的毛绒小帽子,对比之下,脸蛋更加白皙清纯。匀称苗条的身上穿了一件白毛衣,外头套着米黄色的大衣,这简单的搭配却很能衬托她的青春气质。

符橙雀在镜子前环抱着自己的身体,轻轻扭动着,似乎还在伊伊呀呀说着什么。

温煜乐呵呵的观赏了片刻,又疑惑起来。

她这是要出门?

琢磨了一下,转瞬又轻笑一声,符橙雀有符橙雀的事情,自己也有自己事情——

寒假作业得趁着春节没来的时候做一些,功课也得复习一些。

而且明天还得去一趟江城参加年会,到时候难免要台上做个“老板发言”,自己也得准备准备才是……

拉开了窗帘,昏暗卧室瞬间敞亮。

肚子饿了,吃个早饭要紧。

想罢,便要往厨房去。

可卧室门一拉开,一张脸瞬间映入眼帘,温煜差点撞了上去!

僵住动作,低头一瞧,见符橙雀就立在门口,也是要开门的动作。

两人极近距离四目相对,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呀!”

符橙雀叫了一声,有些慌张。

“你做什么?”温煜皱眉问。

“我、我我我……”

“你要出门?”

“啊?!不……我……我要干什么来着我……”符橙雀慌了,刚刚在自己卧室想好的说辞、动作这一瞬间居然统统忘记,急的额头冒汗。

“?”

“啊那什么来着……”符橙雀挠头。

“你这打扮我还以为你要出门呢。”

“啊对,打扮!

符橙雀眸子一亮,啊!想起来了,自己是来显摆美色的!

她连忙“噔噔噔”后退几步,轻咳两声,在温煜面前几米的地方开始转悠起来,嘴里还问着莫名其妙的问题。

左边转转。

“咳咳,温总,中午吃啥呀……”

“没想好,早饭我还没吃呢,你吃了吗?”

右边转转。

“没吃,呃,温总,坂本呢,怎么不出来啦?”

“冬天太冷,被窝里睡觉呢。”

前面也看看。

“那也不管了。温总,这两天有什么计划吗?”

“明天打算出个门,怎么了,你有事?”

“咳咳,没有没有。”

“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

后面也看看。

“哪有哪有!我可能是闲的没事做……”

“你确实有点像闲的没事做。”

“……”

完成!

四个方向都看了一遍,这样,温煜就全方面看到她今天精心的打扮了呀!

嘿嘿,美不美!

我再理一理这小帽子——

这樱桃红的小帽子,是萧瑟冬季的必杀品,出门夺目!

我再抖一抖这衣服——

这米黄色大衣搭配白衣毛衣,超级衬肤色,漂亮的不行!

看看我这驼色的小靴子——

这上面还缀着两颗白色小球,一晃一晃的,简直无敌!

怎么样!

温总,有没有鲨到你!

……

可温煜这边,除了迷惑还是迷惑。

刚刚就看到符橙雀在自己房间扭来扭去的,这会儿又在自己面前演的这是哪出?

不过这演的倒是挺有意思的,像一出有台词的奇怪默剧,好玩,好看!

符橙雀转了好一会儿,脑子里更是将“符橙雀好美”“符橙雀好香”“符橙雀真可爱”“女帝快把我温煜迷死了”之类的想法统统筛了一遍,却始终没有任务完成的提示出现。

少女微微有点急了。

怎么回事呀,温煜你行不行啊!

不好看吗?不美吗?她这一身精挑细选,还喷了香水,不美吗!

谈不上国色天香,好歹也是小家碧玉吧!

女帝啊,这可是未来女帝年轻时的清纯美色啊,和以后长大了成熟大姐姐女帝风姿完全不一样,你温煜这样都无动于衷合适吗!?

一个“青梅好美”想法都没有吗!

温煜,你不要太过分了!

我会鲨了你哦!

真的会哦……

呜呜呜……

求求你咯,来一个吧。

求求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