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都是狠活啊。

温煜脑子里突然闪过这句话。

转瞬自己轻笑起来,魔怔了魔怔了。

当世的世界还处在摸索期,甚至还不如前世同期,所以科技加料不多,有些东西还是挺实在的。这么一想的话,食品工业不也是一个鲜被人注意却生意红火并且以后会更赚钱的暴利行业么?

算了算了,有这闲心买它一万个比特币坐着收钱不香吗?

温煜看了看符橙雀,少女表情微微得意,眼珠滴熘熘的转着,一会儿落在他身上,一会儿落在烤肠摊子上。

他又想起来了——

符橙雀是很爱吃外头这些小吃零食的。

这是没钱想吃,又不知道怎么张口找他请客的意思?

这真是,大过年的,一根烤肠而已,她想吃的话自己这个月入5个w的邻居还会不请不成?

想毕,他指了指摊子,轻声道:“你吃烤肠不?”

符橙雀闻言大喜,头点的如小鸡啄米:“呀,吃的吃的!”

果然。

温煜心头一乐,小青梅,你真好懂!

两人结伴往小摊走去,人没有靠近香味便扑鼻而来。

符橙雀瞄了瞄温煜,心里七上八下。

刚刚的“饿了”“有烤肠呀”“想吃烤肠”“烤肠好香”等等似乎全军覆没了,温煜居然一个此类想法都没有产生,真叫人头秃!

那接下来“油汪汪的”“烤肠好贵”还能不能命中就真不好说了……

这个任务,既比想象中简单,又比想象中艰难许多啊。

两人靠过去时,小瓜三人正在选烤肠,边看边嘴里咋呼“橙雀橙雀你也挑一个”“哇好香啊”“想要皮爆开的”……

符橙雀抬眼看了看价格——5块钱一根。

嘶——好贵啊!

捏猫猫的,这个想法也没中。

她小心回头看了看温煜,见他也盯着价格看,可似乎并不是觉得贵……

那他在想什么嘛!真难猜。

不过也是,温煜可是有存款的人,怎么会觉得5块钱一根的烤肠贵呢?

至少……至少7块钱一根才会吧!

就比如她,很多人都说人生前路迷茫,可她从来都不会觉得未来是一片迷茫的,多清晰呀——

女帝,成为最强最杰出的女帝。

所以,有实力的人,是不会觉得5块钱的烤肠贵的!

啊!

这岂不就是说,她这个未来准女帝,预定神仙,目前落魄的不行吗?

呃,不能再细想,坏了道心。

符橙雀给自己选了个黑椒口味的,温煜拿了个非常异端的蒜香,其他三人也各自挑好。

于是五人举着烤肠,游园赏花。她们嘴里更忙,边聊天边吃肠怎么都闲不住。

温煜和符橙雀并肩走着。

符橙雀“哈、哈”的吃着热乎乎的肠儿,呼出的白气团的都更大了一些。

吃到一半,她歪着头问:“温总,香不香?”

温煜吃下一口,满足道:“扎实。”

“扎实?”

“这肉用的真扎实,咬一口就知道是真材实料,便宜了,换我来卖起码7块钱一根!”

“你好黑啊!”符橙雀一脸看错人的表情。

“赚来的钱,就用来全力推进‘把朋友搞的多多的’纲领,加入我们就发一块钱……”

“呀,7块钱少了,10块钱合适!”少女兴奋起来。

“你太黑了吧!”

“扎实!”

“你这是扎人钱袋子。”

说笑完静了一会儿,任务没完成,符橙雀一点也不意外。

从他张嘴“扎实”开始,她就知道,完了,想法全歪了。

聊到了钱袋子,符橙雀又忧愁起来。

“温总,温军师,本帝好穷啊。”

“怎么会,你只是还没有收回天下而已。”

“可这烤肠要是朕自己买,我都不敢吃了。”

符橙雀举着签子,上面半截烤肠在冒着热气。

她的步子放慢,又问:“大学是不是可以自己赚钱了?”

军师也缓了步调,回道:“是,想做什么做什么。”

“那我想赚钱。”

“赚多少?”

“呃……”女帝懵了,“这个……难道不是越多越好吗?”

温煜笑了起来,“钱是无止尽的,不,应该说财富是无止尽的。你不为自己设置一个目标,那你终其一生都会在财富上面疲于奔命,你也没有时间、精力再去做其他事情。”

“唔……”少女思考起来。

“所以啊,你得考虑好,你要多少。”

“五……千?”

“来点胆子。”

“一万!”

他吞掉最后一口烤肠,把签子往垃圾桶用力一掷,骂道:“呸,没志气的昏君,尔若被灭,吾必与瓜君、方君、陆君举杯相庆!”

“呀——十万!”

“行吧,难为你了。”

符橙雀喊完,面色微红。她也吃完了烤肠,学着掷了签子。

“欸呀呀,好多钱啊温煜,嘿嘿嘿……好多钱。”少女想着,忍不住抱着自己的身体轻轻摇呀摇。

“有梦就好。”

“可是温煜,要做什么……才能在大学赚十……十万啊!”

摇晃的身体停止了动作,符橙雀回忆了一下数字,只感觉那是遥不可及的目标,呀,牛皮吹大了!

“那就你要考虑的事情了。”温煜笑吟吟的说。

少女将目光收回,她望着温煜,有些好奇,“温煜,你大学准备做什么?继续学习吗?还是跟着本帝一起赚钱呀”

“不了。”

“那?”

“找个女朋友,我想谈恋爱。”

“啊?”

温煜笑了起来,“怎么了,大学谈恋爱啊,父母都支持。”

符橙雀愣了一下,随即脸蛋红润起来,眸子垂了下去,声如蚊蚋,“不……不是这个意思。”

少女只觉得,自己仿佛对温煜的“谈恋爱”三个字仿佛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甫一提及,她浑身就在顷刻之间产生了能量,燥热而不受控制。脑壳壳里也开始想东想西,都是一些奇怪的东西。随后雪花般的噪点洗刷着脑海,整个只剩下“谈恋爱”“谈恋爱”三字在回荡。

他想找女朋友了吗?

想和其他女孩子玩……

不过温煜说得对,大学可以谈恋爱了。

大学可以做好多事情啊……

两人默默走了一段路,沿途花香弥漫,沁人心脾。

符橙雀觉着自己这会儿身体有些僵硬,她低着头,眼睛微微动着,视线在乱飘——

一会儿落在路上的石子上,转眼间又落在掉落的花瓣上,下一秒跳到了正欲开放的花包上……

一个与所有事情毫无关联的念头轻轻冒了出来:

奥!

花,在冬天也能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