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首批后宫(春节快快落落版)】(5)

【符橙雀】:诸君呀,春节快乐!

【符橙雀】:[除夕拼手气红包]

【符橙雀】:呀!抢了一块二毛,哈哈哈

【小瓜】:哇!两块多钱!感谢橙雀老板的红包!

【方灵】:嚯嚯,不错不错,抢了8毛

【方灵】:笑死了,我看到有人抢0.07元,谁呀?

【陆敏】:不是我,哈哈哈

【符橙雀】:是温煜,@温煜

【符橙雀】:可怜的军师,我再发你一个红包,凑个整

【符橙雀】:[温煜的专属红包],3分钱,不用谢我,一片心意

沙发上,温煜抱着手机啐一口。

【温煜】:堂堂女帝,春节大庆之日,居然用3分钱辱我!

【温煜】:我记下了,来年发财,必发万倍红包雪耻!

【符橙雀】:呀!万倍!等我算算

【符橙雀】:哈哈哈300块钱

【符橙雀】:辱你又如何!你还能反抗不成,你看看,群里都是我的人!

【符橙雀】:哇哈哈哈哈哈哈[猫猫得意][猫猫得意][猫猫得意]

【小瓜】:我是橙雀的人!

【方灵】:我也是!橙雀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陆敏】:我也

【温煜】:怎么会如此!

温煜嘴角带笑,突然想起自己当初给符橙雀过生日时创建的群聊【橙雀生日统筹委员会】,找了出来,刷刷改了群名:

【专挖橙雀墙角临时小组】(4)

【温煜】:[拼手气红包]

【温煜】:一点小意思,大家拿了,都是自己人

【小瓜】:嗯?这个群,奥,改名了啊!

【小瓜】:卧槽,11块钱!

【方灵】:我8块

【陆敏】:我也11块钱

【小瓜】:天啊,这是什么老板,跟了

【方灵】:温老板新年快乐,明年发大财,你怎么说我怎么说,现在不用说,我已经懂了

【陆敏】:只够一次哈

温煜收买了人,转头回到大群。

【温煜】:可惜我早就渗透到了你的方方面面,你的人早就是我的人了!

【符橙雀】:吹牛!

【温煜】:来人!

【小瓜】:哈哈哈我在!

【方灵】:我也来了

【陆敏】:[猫猫大笑]

【温煜】:来啊,给这个@符橙雀自大的女帝喂猫猫表情包!

【温煜】:告诉她,当今世界是谁的天下!

【小瓜】:[猫猫指人][猫猫大笑]

【方灵】:[猫猫得意][猫猫坏笑]

【陆敏】:[猫猫点赞][猫猫暴怒]

【符橙雀】:????

【符橙雀】:啊这!你们,你们居然被他收买了!

【符橙雀】:告诉我啊,为什么!是我给你们的地位不够高吗?

【温煜】:诶呀,是我给的太多了

【符橙雀】: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小瓜、方灵、陆敏】:哈哈哈哈哈

群里闹腾了一下,温煜又收到了符橙雀的私聊消息:

【符橙雀】:快到啦!

【符橙雀】:[猫猫兴奋]

【温煜】:[除夕红包]

【符橙雀】:哇!原来我也有吗!

【温煜】:嘘,小点声,我是坚决支持你的!

【温煜】:以后我当卧底,这样可以抓住心怀鬼胎的人,毕竟如果有人想掀翻你,那就一定会找我

【温煜】:对不对!

【符橙雀】:[猫猫激动]

【符橙雀】:好有道理!

【符橙雀】:我到了!等下再找你聊天呀

【温煜】:行。

这头聊完,便听到阳台传来鸡叫。

温煜望过去,看到老爸正在准备杀鸡。

这一叫声还把坂本引了出来,它得得得的小跑出来,蹲在阳台一侧,盯着鸡看。从它渴望的小眼神里,温煜读到了新年对孩子们的意义。

他立在一边,看着老爸捯饬这只鸡。

嘴上问,“这鸡怎么吃?”

“你得问你妈。”

温煜便扯着嗓子喊:“妈,鸡咋吃啊?”

厨房里,温妈走了出来,她穿着围裙,手在围裙上擦拭,看了看鸡又看向温煜,“白斩,还是你想吃别的?”

“白斩挺好。”

“小煜,拿个碗来。”温爸喊。

温煜拿了碗,置在地上。

温爸拎起活鸡颠倒过来,让温煜提住两条腿,他自己揪了鸡脖子的几挫毛,鸡脖对碗,手上菜刀闪着寒光,左右比划一下后,快速一划拉,这鸡便开始剧烈扑腾起来。

温煜险些没捏住!

他吃惊道:“这鸡劲儿真大!”

温妈哈哈笑了起来,“你不抽空锻炼身体,现在连只鸡都不如!”

“主要这鸡它不一般!”

“再不一般也是鸡。”

温爸把刀子在鸡毛上蹭了蹭,“农家养的,特意托人运来的,平时就野地里跑,吃虫子肉,当然劲儿大了。”

“你儿子身体这般弱,都怪你没带好头!”

“关我什么事情,我可是还会举两下大米袋的。”温爸叫着委屈。

暗红的鸡血滴在碗里冒着白气,坂本好奇极了,凑近去闻,被温妈轻轻踢了一脚驱赶开来。但没死心,围着打转。

温爸把刀递给温煜,温煜又转给一旁看戏的温妈,然后他看向儿子又打趣说:“儿子,学会没?”

温煜直摇头,“还没有还没有。”

“得学会,我温家的男丁,都得学会杀鸡,以后你来杀。”

“老爸你身体健壮,再多杀几年吧……”

鸡杀完,温煜洗把手,掏出手机转着角度拍照,发给符橙雀。

【温煜】:[图片],宰了一只鸡!

【符橙雀】:我到姥姥家了!

【符橙雀】:嚯!真大呀,你杀的?

【温煜】:刀过我手,必有一命!

【符橙雀】:没看出来呀,你居然这么生勐!你不怕吗?

【温煜】:我的心冷啊,怕什么

【符橙雀】:你心冷吗?[猫猫疑惑]

【符橙雀】:我怎么没感觉,哈哈哈我觉得你心热的不行

【温煜】:你当然这样觉得了

【温煜】:我对熟人会热一些

【符橙雀】:确实,你就不怎么理会班上的其他人

【温煜】:你看的很仔细嘛

【温煜】:另外,我对你也有更不一样的热情

【符橙雀】:……

【符橙雀】:打死你,你又在逗我玩

【温煜】:是呀,毕竟我是从不逗其他女生玩的

【符橙雀】:……

……

另一座城市。

符橙雀站在庭院里,冷风卷着她的发梢。

风可冷了,可她感觉自己的脸蛋、耳朵、脖子、手心统统都在开始发烫,这湿冷冬日的风竟然完全无法为她降温……

好怪。

太怪了。

脑子停不下思考,好怪!

冷风凉不了燥热,真怪!

这世界都好奇怪。

温煜最奇怪,他怎么可以大过年的说些奇奇怪怪的话。

他,想干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