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爸说完,似乎自觉话有不妥,赶忙说:“算了,我不问。大学嘛……恋爱当然可以谈,但你要认真,不要以随便玩玩的心态去谈。”

又道:“当然了,你的学习也不能拉下。大学也是学习的重点时期。”

温煜便开始笑了起来。

他正欲再说点什么,比如问问儿媳标准什么的,却被外头陡然响起的一阵“啌啌咣咣”鞭炮声打断。鞭炮又响又近,吓得坂本在沙发竖着耳朵,一脸惊恐。

温爸看到,笑着说:“这猫看着挺聪明,胆子小。”

胆小的坂本从沙发上跳下,垂着尾巴矮着身子熘到父子两身边,转而又进了厨房。

厨房里,立即传出温妈的呵斥:“臭猫,你在厨房里钻什么啊,出去!出去!”

坂本又慌张的冲了出来,瞬间熘到柜子后的夹缝里躲着了。

温妈一脸怒意的走出厨房,见父子两发呆看戏,羊怒催道:“你们两还看哪,我这边等着用呢!搞快点进来帮忙!”

二人忙不迭加速。

阳台外寒风不止。

屋里头热火朝天。

温煜记得,这年江城的冬天很冷,浔湖都因为冻了一层冰上了新闻。

可重生后,他在方方面面都感受到了暖意。

父母忙碌的背影和前世是一样的,但不同的是,今天他是站在了这里,和他们一起准备自家年夜饭。

今年真好!

父母一定也会这样觉得。

有一丢丢的不满的是,他的小青梅今天不在这里,乐趣少了两分。

年夜饭的准备颇多,即使三个人温妈也备了8道菜,盘盘都有寓意。

一家三口齐齐动手,忙活了一个下午。

期间温煜也算头一回体验到了春节的艰辛部分,大冬天的洗菜真的是活受罪。

最难的其实还是制作。每道菜食材不同,烧制时间也不同,还得考虑到南方冬天极低的室温,菜品如果出锅太早,端出去可就冷了。

这些东西温煜就参与不上了,温妈也是心疼起儿子来,把他驱去了客厅休息看电视。

所有电视节目都被春节占领了。

荧幕上红火一片,不管是界面还是其间的节目,抑或者出现在上面的人,都是红的。

温煜从一摁到五十多,翻了一遍,也没找到一个喜欢看的。只得跳到新闻直播间,随意听点音。

遥控器一丢,换上手机瞧了瞧——

呀,可爱的小青梅发消息说想他!



【符橙雀】:我想揍你!

16:33

【温煜】:[猫猫疑惑]

【温煜】:陛下何故发怒?

【符橙雀】:哈![猫猫暴怒]

【符橙雀】:你说我笨,说我憨,说完还跑了,不理我了

【温煜】:胡说

【温煜】:我这不是来理你了吗?

【符橙雀】:明天我回去,第一个先揍你!

【温煜】:可以可以

【温煜】:刚刚给家里帮忙年夜饭了,洗几个菜手给我差点冻麻了

【符橙雀】:哇哈哈哈,本帝只要等吃就可以了!

【符橙雀】:[猫猫得意]

私聊的消息刚停止,群聊的消息又响了起来。符橙雀把她在那边看到的东西拍了几十张,一股脑丢到了群聊里。

【符橙雀】:[图片][图片][图片]……

【符橙雀】:超多菜!

【小瓜】:嚯嚯,真丰盛啊!我也在帮家里做年夜饭

【小瓜】:[图片]……

【方灵】:不才,今日方家首席掌厨是也!

【方灵】:[图片]自拍一张,证据确凿

【符橙雀】:哇!好厉害啊!

【符橙雀】:我也会做饭!下次我们互相做饭吃怎么样

【温煜】:@方灵,慎重答应,慎重!

【温煜】:血泪教训,惨痛经历

【符橙雀】:?

【符橙雀】:@温煜,你来找茬是不是

【小瓜】:哈哈哈哈哈,我已经猜到了橙雀的厨艺水平了

【方灵】:毕竟周末都是温煜喂给她吃

【方灵】:哎呀手误,啧,我这大厨专心菜锅,不小心打错个字,别介意

【符橙雀】:[猫猫暴怒]

【符橙雀】:@方灵,记下了,你就是第二个!

【符橙雀】:我敏呢!

【小瓜】:敏宝!@陆敏

【陆敏】:外头吃饭……

【方灵】:你家今天还要外头吃?

【陆敏】:是啊,我家年夜饭外面吃,羡慕你们呢

【符橙雀】:来我家吃呀!

【方灵】:我家也可以!还可以睡觉!

【符橙雀】:呀!我家不止可以睡觉,还可以睡起来一起去揍温煜!

……

小群里还在吵吵闹闹的,符橙雀兴奋的聊着天。

楼下传来阵阵的饭菜香味,她穿上鞋子,跑到一楼的边缘观望着。

姥姥身边围了亲戚,更小的孩子们在脚边打闹着。

这场面很暖心。

今年和以往的每一年都不一样,以前没有系统,没有奇怪的任务,没有女帝的想法……

可当下都有。

有些小遗憾的是,今年和温煜恢复了关系,却反而没有一起守岁。

但也挺好了呀!

符橙雀看着看着,忽然看到姥姥正冲着她招手。

少女甜甜一笑,收起手机,靠了过去。

屋外天暗了下来。

大家也差不多时候聚在一起,吃年夜饭了。

温家。

温妈在厨房喊了一声:“准备吃饭了!”

小小的屋里登时亮堂了几分。温煜把碗快向着餐桌转移,并将上桌子的坂本丢了下去,并且留下警告:再上桌子,年夜猫饭取消,明年猫粮减半。

坂本这才缩在沙发上委屈去了。

可它耳朵动着,听着周围的声音,一副不死心的模样。

忽然,猫耳转向屋外——

“砰——”

一声炸响,吓得它伸长了脖子望向声源。

原来是一颗好大的烟花飞到天空盛开起来。

紧接着又有第二颗、第三颗……连带着远处的鞭炮也密集几分。

有人家已经耐不住了,也许正是他们家的年夜饭已经备好,便以焰火开席,引出觥筹交错的举杯声,杯盏泼洒下来的不仅有酒,还有今年的辛劳与来年的美好。彼此吆喝的声调,万家皆是如此,却镌着万般不同的喜悦。一整年的分别在浓香四溢的饭菜上化作白烟升腾飘散,可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聚在一起,还有一些思念滋味在慢慢的酝酿……

今夜万家灯火时,

或许隔窗望,梦中佳境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