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色的灯光下,桌上的八样菜色也因此染了一层微黄,倒是显得更加可口。

热腾腾的白气歪歪扭扭冒着,明显有风渗入,温煜小跑到阳台,紧闭了玻璃门缝隙,小屋里寒意少了一些。

外头虽黑,却并不安静。

“休——彭——”的烟花也不绝于耳。

“啌啌咣咣”的爆竹此起彼伏。

楼上楼下还传来各式大呼小叫的交谈声。

整个城市都在欢叫着!

又好似在积攒什么力量,等待着某一刻的爆发。

温煜驻足看了一会儿,又回头看了看餐桌。

温爸满脸笑意的在往桌子上摆酒,啤酒上了两瓶,手头再拿出一小瓶白酒想放上桌去,想了想又放下桌脚边,犹豫琢磨了一下,重新挪到桌子上用更高大的啤酒瓶挡住。做完小动作,他小心翼翼地瞄了瞄厨房,神情刚放松,温妈解着围裙走了出来。

她面上同样喜悦,嘴里喊着:“好了好了,可以吃饭了,小煜,吃饭了!”

往前走几步到餐桌前,扫了一眼桌子,眼神落在了酒瓶子堆里笑容消失,然后狠狠瞪了温爸一眼,在后者一脸讪笑中,恢复些许笑意,“喝醉了明年一口你都别想碰!”

温爸大喜,“诶诶诶”的点着头,表情欢快。

温妈抬头又喊:“小煜干啥呢,来吃饭,等下冷了!”

“欸,来了。”

温煜应了一声,快步上桌。

丰盛而喷香的年夜饭,一大半的菜都是他极其爱吃的,让他食指大动。

离着最近便是那道白斩鸡。

鸡皮黄嫩,浇着红汁,香气扑鼻。快子还没分到手,他直接上手拈起一块带着料的鸡块,昂头送入嘴中。滑嫩鸡肉一点也不会腥,混合着料汁儿在嘴里打着滚,鸡皮还带着点弹劲儿,口感绝佳滋味丰富,这确实是最好的家常味道了。

温煜囫囵咀嚼着,两下功夫就吃了个干净,只吐了一小截骨头片。

温妈忍不住说道起来:“快子啊,干嘛用手啊……欸怎么连骨头也吃了!”

转头就呵老公:“你也不说说你儿子!”

温爸却不搭理这事,自顾自斟了酒,手往嘴边送得缓慢,脑袋和嘴倒是探过去接得飞快,闭着眼睛抿了一口,然后龇牙咧嘴的“嘶——哈”一声,面上立即红润起来,摇头晃脑的再看一眼酒杯,神色满足。

咂摸掉这一口,放下酒杯,温爸才想起来理会一旁的母子两,“啊?什么?小煜怎么了?小煜,你又惹你妈生气是不是!来,跟老爸一起,给你妈敬酒道个歉……”

温妈拍掉温爸还想端酒杯的手,羊怒道:“怎么一到饭桌上就只惦记你那两口酒了!”

温爸叫屈,“我平时都不喝!大过年的喝两口,怎么了嘛!”

“你还有理!”

“……”

“多吃菜!”

“好好,吃吃吃!”

温煜看着父母的“相声”哑然失笑,自己以前到底忽略掉了多少这种细节呢?

这多有趣啊。

客厅里的电视声音开的很大,里头传出了电视节目预告:

《春节联欢晚会》即将开始。

温妈伸着脖子看了一眼,手上一边调整菜的位置一边说:“今年有没有刘谦啊?”

温爸就问:“刘谦是谁?”

“表演魔术的那个。”

“刘欢还唱歌吗?”

“跟你说刘谦,你就说刘欢。”

“突然想到。”

“不跟你说了。”

她把下午炸好的丸子挪到温煜面前,柔声道:“吃这个。”

温煜一看,满满当当一盘子,“这么多!不是说给我少吃点吗?”

“还真给你少吃啊?”温妈打趣说。

手上动作不停,给温煜碗里连汤带水舀了一碗。

江城的肉丸子如果按菜来做的话,还会加入鱼脯,入姜丝去味,再加水以高压锅直接压上一阵子,出锅之后浓香四溢。压过之后的肉丸和鱼脯解了油炸过后的油腻感,变得绵软适口,不咸不腥,是一道老少咸宜的好菜。剩下的汤汁更是鲜美,用来下饭乃是一绝。

符橙雀就是这么被俘获的。

温煜嚼了一口丸子,想到了符橙雀。

她那里,应该也在吃年夜饭了吧?

菜好吃吗?

雀儿?

……

菜,都挺不错的。

符橙雀坐在大圆桌上,一口一口淑女的吃着,尽量不破坏亲戚们眼里“漂亮大美妞”的形象。

桌上也有肉丸子。

只可惜她心心念念的肉丸子终究是做法不同的原因,总让她感觉差那么点意思,还是隔壁温姨做的肉丸子好吃。

可恶呀,肯定都被温煜吃光了!

但愿明天能给她留那么两颗,不然她真的会哭死。

二三十个人的超级年夜饭,着实嘈杂。符橙雀乖乖的吃,安静的听。忽的,口袋里手机微微震动。

她悄咪咪掏出来一看,是温煜。

【温煜】:[图片]

【温煜】:丸子,给你留了一些

点开图片看了一眼,当即心里头气呼呼起来。

图片上居然是温煜咬了一半的一颗丸子!

好气呀,他不但可以吃丸子,还要拿吃一半的来气她。

【符橙雀】:狗啃过的,我才不想要

【符橙雀】:[图片]

【符橙雀】:我这也有,看看这桌子菜,这么多!

【温煜】:你不想吃丸子了?

【符橙雀】:嘿嘿,反正温姨肯定会给我留,你别想拿这个套路我

【温煜】:好聪明!

【符橙雀】:[猫猫得意]

【温煜】:有烟花

【符橙雀】:我这也有,不过没有家里那边看得多

符橙雀抬起头,透过窗户看向外头,小镇比不了江城,烟花也是三三两两的。但没关系,多少不要紧,它们都是烟花。

温煜也是在看这些。

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任务,沉寂不动的任务,之前刻意去做都没办法完成,如今和温煜隔着那么远,各自还有不同的事情干扰着,再想完成几无可能了。

桌子上突然一阵喧闹。

原来是《春晚》开始了,盛大歌舞先是登场,当即就吸引了屋子里一众的小孩子围拢过去。

抱着饭碗也要聚在一堆看节目。

符橙雀伸手拍了一张,发给温煜。

那边快速回了。

【温煜】:哈哈我们小时候也这样

【符橙雀】:你抢到遥控器就换台!

【温煜】:那以前我不是觉得春晚没啥意思嘛

【符橙雀】:那你现在觉得有意思啦?

【温煜】:也没意思

【符橙雀】:呀?为啥啊

【温煜】:你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