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看着文字,微微怔住。

这三个字读起来怪怪的。

她想了想,回复:

【符橙雀】:我在你也还是会抢我遥控器!

【温煜】:必不可能

【温煜】:我现在对电视节目毫无兴趣

【符橙雀】:你就装呀[猫猫打人]

【符橙雀】:我要开始吃了!

【温煜】:什么,你居然还没开始吗?

【符橙雀】:揍你哦

符橙雀一边吃饭一边回复消息,愣是把一个普通的事情,搞成了地下工作。

好在大家都围着姥姥,并没有哪位注意她。

这样也好,这样恬静小淑女吃饭就不会被看了!

说实话,早上颠了一路,胃里有些不舒服导致中午并无胃口,且也知道晚上的年夜饭才是重点,早就留了小肚子打算多装点年夜饭!

开吃开吃!

她左右看看,快速伸手夹一块暗红色泽的扣肉放到碗里,又添了一些梅干菜。

把梅干菜放在肉块上,狠狠咬上一口,肉香弥漫,肥而不腻。

符橙雀颇为满意。

前一口刚进,下一口立刻又接上,两口便将这块一指厚巴掌大的扣肉吃干抹净。

果然,大锅大灶的烧制大份的肉类就会比较香。

吃完不忘回复一下某人:

【符橙雀】:吃了好大一块扣肉,香死我了!

【温煜】:我也来一块!

【符橙雀】:呸,学人精!

【温煜】:就学就学就学

【符橙雀】:……[猫猫无语]

一指禅点完六个点,再摁个表情包,符橙雀抬头又盯上了油焖大虾。

那红彤彤的虾子太不遵纪守法了,曲着身子,躺着蘸汁旁,穿了一身透明的壳,可以清晰的看到白嫩虾肉。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太过分了,怎么可以一边红一边滴油呢?这不是引人犯罪是什么?

责任在虾,不在我!

少女想着,直接丢下了快子,双臂一展,便从遥远的地方抓过来四只虾子,个个都比她的拇指还要一圈,四个合一起快赶上她的手腕粗细了。

真肥呀。

香的很香的很!

嘿嘿嘿……

四只大虾嗦完她又和蟹对上了眼。

呀,虾蟹虾蟹,那都是一家人。既然吃了大虾,哪里有不吃蟹的道理嘛,这理说不通说不通。

蟹蟹,再来一个!

符橙雀脑壳壳里兴奋的不行,又扒拉来一只蟹,剥了壳,去了腮,白花花的蟹肉像雪。

这肉都不用擓,用嘴一吸熘,便下来大半。

虾蟹归了五脏庙,也算是异地过个团圆年了吧?

少女嘿嘿嘿的边想边笑,改用中指指节敲手机屏幕。

【符橙雀】:又吃了十只大龙虾

【符橙雀】:还有脑袋那么大的螃蟹

【温煜】:好巧,我吃了巨型章鱼,它刚在海上摇沉了一艘巨轮

【温煜】:巨轮装的全是牛皮!

【符橙雀】:哈哈哈哈哈

【符橙雀】:[猫猫大笑][猫猫大笑]

【温煜】:你一边吃一边发消息是吧?

【符橙雀】:呀!不可能!

【符橙雀】:我吃完了才发消息

【符橙雀】:不过我吃了好多哦

【符橙雀】:年后胖死

【温煜】:没事,你胖的走不动了,我勉为其难背你

【符橙雀】:??

【符橙雀】:我都走不动了,你还能背得动?

【温煜】:不信是我吧,不信你明天让我背一下试试

【符橙雀】:???我还没胖呢!

【温煜】:也可以试试

【符橙雀】:你想得美

视线从手机转到桌子上,符橙雀感觉自己肚子又叫了起来……

呀!

人家好歹是恬静的淑女一枚,怎么这样能吃哇!

谁的肚子装自己身上了?

是不是温煜的!

臭温煜,小猪一样能吃!

符橙雀垂着脑壳壳难受,可她转念一想,淑女也得吃饭呀,再吃一口没问题——

就吃一口!

……

今天一天逗弄、打趣小青梅的次数,比以往一周加起来都多。

更比上辈子二十年都多。

温煜上下翻了一下聊天记录,也有些惊叹自己和符橙雀可以有那么多屁话聊。

收了手机,温煜陪着父母专心吃起年夜饭来,偶尔和他们聊几句。只是话得说短,说长了会被屋外逐渐开始发力的鞭炮与烟花声打断。

恰巧。

一声“休——”的尖锐声音从阳台下升起,唰一下飞到天上,在一个看不到的角度的炸开。

楼下有人在放烟火了。

温煜吃饱了饭,端着一碗饭后汤踱步到阳台,仰头去看楼下人放的烟花。等了一会儿,果然又有焰火四散——

“彭——”

红色光球窜到高空,在楼房顶部的位置,爆裂开来,化为无数小光点,像慢速的雨点,唰啦啦落着。

远处的天空亦是如此,整个江城都在噼里啪啦的响着。

温爸慢慢靠了过来,手里也有一碗汤。

他一脸遗憾,“早知道咱们也买点烟花。”

“后面不也可以。”

“不是今晚没那味!”

温煜笑道:“爸,你怕不是真老了,什么都想要那味。”

“是有一点,毕竟你也长大了。”

“明白了,是不是想让我大学早点谈恋爱?”

“倒是可以不用着急……”

“然后赶紧结个婚?”

“……”

你个兔崽子,明白个屁。

温爸默然不语,瞥了儿子一眼,留下一句“我去帮你妈忙”转身走了。

随后,除夕之景,更盛。

温煜看了许久才收回目光,耳朵里听着《春晚》熟悉而微尬的小品段子,内心真是一片寂寥。此情此景,只有小青梅才能略微治愈他心中的孤独了。

呀,小青梅先找了他!

【符橙雀】:吃饱!

【符橙雀】:吃太饱了,肚子圆了!

【温煜】:我也刚吃完,在阳台边吹风看烟花

【符橙雀】:嚯!温总雅兴

【符橙雀】:等等,我也找个地看看烟花去

【温煜】:树上怎么样,雀儿该上树

【符橙雀】:揍你!

【符橙雀】:我到楼顶来了,嘿嘿嘿,5楼视野真不错

【符橙雀】:就是风有点大

【温煜】:安全吗?

【符橙雀】:放心,还有家长也在这儿呢

【温煜】:你可得裹着点,着凉了今年可就不完满了

【符橙雀】:本帝体质超过九成九凡人,完全无事!

【温煜】:[图片][图片][图片]

【温煜】:烟花!真好看啊

【符橙雀】:[图片]

【符橙雀】:我这也不错

温煜点开这对面发来的照片,登时就看到一张大脸印在了手机屏幕上——居然是符橙雀在楼顶上以焰火为背景的自拍照!

她立在楼顶,寒风卷起着秀发。

脸蛋和鼻子尖被冷风吹的红红的,可笑容那么灿烂,略显昏暗的背景里,居然有一口白牙闪耀。

他噗的笑了起来:

她好傻啊。

看着这照片,他确是不知道如何评价与回复。

直接夸吗?

还是自己也拍一张?

果然还是自己也拍一个有趣的吧。

温煜刚拿起手机,符橙雀的消息便发了过来——

【符橙雀】:等了半天,你的呢![猫猫生气]

【符橙雀】:算了,我要自己看!嘿嘿嘿……

下一瞬,视频聊天的请求便接了进来,手机狂震。

温煜,心里头居然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