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是被符妈拖起来的,起来时满脸的不乐意。

拖拖拉拉的洗漱着,温水冲完脸后才终于清醒一些。

长辈们已经备好了早餐,居然每个小孩和年长一些的都有一碗米酒冲蛋,这玩意取农家甜米酒和土鸡蛋蒸制,加枸杞点缀,巨甜!

不过寒冬腊月里喝上一碗,热乎乎的同时还提供了满满当当的糖分能量,一碗能顶一天,当客人的待遇就是好呀。

春节……必不会胖!

她一边喝着,一边琢磨着昨天温煜和小敏提到的“开笔”。

呀,作为一国之尊,起床就要操劳国家大事,真是辛苦。如此勤勉,没有道理国家不兴吧?

开笔……开什么好呢?

得好好想想呀,这要是写差了,岂不是很丢人!

她的金口玉言肯定是要被史官记录到了《女帝经注》之类的书籍里流芳百世的,不能让子民笑话了!

符橙雀嗦了一口甜汤,脑子慢慢的转……

上午七点多,连同符家在内的二十来人队伍坐上早早预定好的小巴,向着附近的大寺庙龙化寺前进,这炉头香,烧的虔诚。

车上,符橙雀终于是推敲好了自己的开笔杰作。

【女王的首批后宫】(5)

【符橙雀】:[猫猫开心]

【符橙雀】:新年快乐,恭喜发财!

【温煜】:我还以为你没起床呢

【符橙雀】:我都已经在去寺庙的路上了!

【方灵】:真早啊你们,我醒了,但还躺在被窝里

【符橙雀】:我也好想睡觉啊

【小瓜】:我也去寺庙的路上,人好多

【陆敏】:…

【方灵】:看懂了,小敏睁了半只眼睛,发个消息马上就会继续睡

【陆敏】:.

【符橙雀】:先别睡呀!

【符橙雀】:朕写了开笔什么什么的,发给你们,你们要看呀!

【温煜】:发!

【小瓜】:来!

【方灵】:看看!

【陆敏】:..

【符橙雀】:春韶介祉,开笔大吉。新年节令,天下太平,臣民乐业,上下安宁,和气致祥,丰年为瑞,贤才汇征,为邦家光,四海宾服,天下尽归,所求如愿,所愿皆成。

【符橙雀】:新春大喜,四季八节十二时永永平安,喜乐吉祥,大吉大吉。

符橙雀发完长长的两段,群聊里陷入好长一段时间的静默。

少女等待着,面上甚是美滋滋。

这写的多好呀,哈哈哈!

隔了好一会儿,群聊重新热腾起来:

【小瓜】:卧槽,这是橙雀写的吗!

【小瓜】:这也太有文化了……

【方灵】:这么多成语啊,全是我想不到的,我可以抄一下吗?

【方灵】:等下拜年我就说这些

【小瓜】:让我背我都记不下来

【符橙雀】:哈哈哈哈,可以可以!

【陆敏】:……

【陆敏】:好

【符橙雀】:咳咳,献丑了

【符橙雀】:总之感谢大家,感谢支持哇!

【符橙雀】:温煜呢!我军师呢!为什么沉默不语?

呀,温煜不说话了。

必定是怂了哇,哈哈哈……

自己作为大帝,如此惊才绝艳,身为臣子的他一定也会惶恐不安吧?明明是军师,却不如皇帝那般文采斐然,才智惊人,多丢人呀!

必须去嘲讽嘲讽,嘎嘎!

【符橙雀】:温煜温军师,在否?

【符橙雀】:[猫猫得意]

【温煜】:干啥

【符橙雀】:我写的怎么样?嗯?朕滴开笔

【符橙雀】:[猫猫得意]

【温煜】:好

【符橙雀】:哈哈哈哈——

【符橙雀】:真不容易呀,真不容易,居然能从温军师的口中听到“好”字!

【符橙雀】:好!不过军师不必惶恐呀,论文采你虽不如我,但“急智”方面,你比朕好很多呀,嘎嘎!

【温煜】:水

【符橙雀】:嗯?水?军师口渴了?

【温煜】:你写的好水

【符橙雀】:[猫猫暴怒][猫猫暴怒]

【符橙雀】:你说什么!哪里水了,你指出来,指不出我今天回去捶你!

【温煜】:你个缝合怪,这是缝了几个皇帝的开笔词啊

【符橙雀】:……

【符橙雀】: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温煜】:v我5块,不然我就说出去,到时候让你威严扫地

【符橙雀】:哇呀!别呀别呀

【符橙雀】:呜呜呜……

【温煜】:4块

【符橙雀】:你新年第一天就欺负我……

【温煜】:4块5

【符橙雀】:亏我这么努力的去想了,都没人帮我……

【温煜】:3块5毛,不能再少了

【符橙雀】:[封口费]

【符橙雀】:收了钱,就得替朕办事!

【女王的首批后宫】(5)

【温煜】:写得好!

没了。

符橙雀等了好久,没等到温煜说第二句话。

眼睛离开手机屏幕,望着窗外,她的心里麻麻的——

好贵啊,三个字一个感叹号,3块5毛钱。

她抄……啊不,学习前辈,花了好久写了几十个字,一毛没有。

真亏呀。

小巴晃荡着,快速行驶在乡镇公路上。

上午九时,车拐了个弯,停在了一处山脚。符橙雀下车看了看,前方人群涌动,朝着同一处汇聚,那里有长长的台阶,有许多人正拾阶向上,顺势望去,峰顶上正是有名的龙化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寺庙上方,几缕白烟清晰可见,徐徐升腾……

姥姥看见那些烟,便喜道:“龙化寺灵得很,香火也很旺。走,一起走上去,心诚一些。”

符妈便忧心着说:“妈,这台阶长的很,要不还是算了,背上去吧?”

姥姥斜着看了一眼,“先走吧,等走不动了,再让你家那口子,背我上去。”

符爸缩在后头身体一颤,望天长叹。

符橙雀站在人群外,给温煜发去一条“我到寺庙了”的消息后,便喜滋滋的放下手机,随着家人慢慢向上,汇入茫茫多的香客之中。

去许个愿吧,祈个福吧!

……

许愿……祈福……当真要爬那么高的台阶吗?

温煜望着遥在高处的普华寺,心中抱怨。

普华寺是远近闻名的寺庙,据符橙雀说,上头的许愿牌灵的很,挂了超多,灵不灵另说,门口这台阶数量着实也惊人。

可这台阶也是检验诚心的考验,是非爬不可了。

身旁的爸妈已经先行一步,他们对于爬山的热情简直不像是中年人。

温爸走在最前方,见老婆儿子都没跟上,回头大喊:“儿子,快来啊!年轻人啊,你比那些老爷子奶奶还慢吞吞的!”

温煜“知道啦知道啦”的应着,抬腿跟上。

手机微震,摸出一看,是符橙雀的。

上头写着“我到寺庙了”。

他戳了几下屏幕,快速回了一条:

“我也到普华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