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更来劲儿了,开始从出发时讲起,沿路看了什么景,听到什么话,到了姥姥身边,姥姥又说了什么,亲戚间无关紧要的闲聊统统都说了一些。

说到最后口干舌燥,拿了碗去两位父亲那里讨茶喝。

也恰此时,厨房里传来温妈的喊声:“开饭了!”

便听符妈也指挥起来,让温煜和符橙雀端菜的端菜,拿碗快的碗快,转头批评两个眉头紧锁,梅树旁杀的正酣的男人——

“你们两个光知道玩!吃饭了吃饭了!”

符爸便将捏在手里久久落不下去的棋子放回原处,头也不抬的应:“来了来了。”

说罢,拂乱棋子,推盘认输。

温爸大笑,“承让了承让了!”

符爸面有不屑,“‘承让’个屁,你是不是最近偷偷练了一手,不然那一手我怎么会想不到?”

“输了就是输了,怎么嘴硬呢你!”

“我没输,吃完饭再来一把,我已经想到破解的法子了……”

“你来你来。”

这股较劲儿,还延续到了喝酒上。

两位父亲饭桌上也是你一杯我一杯的续,妈妈们也懒得理会,聊着其他家常。

温煜和符橙雀桌子底下做着小动作。

盘里最大的那颗丸子,两人同时看上,温煜出手更快,符橙雀还没来得及多看两眼便进了他的肚子。气得她只得桌子下踩他一脚。

第一脚踩中。

温煜反过来还了一脚。

过分不过分!

他居然一点也不让!

符橙雀想踩第二次的时候,被温煜防住。

两人暗暗争斗一会儿,符橙雀以掉了一只棉拖鞋为代价,狼狈逃开。

温煜抢了她的棉拖鞋,还勾到椅子下头,任凭坐在自己怎么使眼色也不还。

最后符橙雀没办法了,大着胆子伸长腿过去摸索,却被温煜低头假装捡快子抓住脚腕。

她吓一大跳,可发现温煜并没有特别的动作,只是给她套上了棉拖鞋,起身说了声:

“吃饱了!”

然后倒了一碗汤,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节目边喝去了。

这般风轻云澹的样子,让少女真以为刚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可看到他余光瞄着自己,什么呀,分明是一清二楚嘛!

……

晚饭吃完,两家人聚在一起休息。

两位父亲的对弈重新开始,两位母亲聊着聊着到卧室讨论织毛线鞋去了,客厅里反而只剩下温煜和符橙雀两个年轻人在看电视。

电视新闻播放着各地新春新鲜事,可二人心思也都不在那上面。

符橙雀把自己裹在毯子里,问道:“几号开学来着?”

“年初四。”温煜搓着手。

“我的妈呀!那不就是……大后天吗?”

“高三能有这么长时间已经算不错了。”

“想毕业了,我想上大学!



少女仰天长啸。

温煜看过去一眼,笑了两声,“下学期指定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大学有两个月暑假是不是?”

“可能不止!”

“哇!太棒了啊!连睡两个月懒觉……”

符橙雀说着说着身体就开始往下滑,一副要睡过去的样子。

可下一个问题,直接将她灵魂震醒:

“你作业做了没?”

“呀!坏了,我就上次摸了一下,还有好多没写!”

“哈哈哈我快做完了。”

“?!”

“还剩一点收尾。”

“你……你居然不等我!”

“没事,我会为你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符橙雀哧熘一下支起身子,眉目含笑,“你做什么呀,帮我写还是借我抄一下?”

“我可以力所能及的笑你,哈哈哈!”

“……”

短暂愣神后,符橙雀直接从沙发弹了起来,手一捞,抓起一个靠枕,愤愤地挥舞砸到温煜背上。

她羊怒道:“太没良心了,我揍你!”

温煜抬手挡住,叫了一声:“天子之怒什么什么的,然臣布衣之怒,无威乎?非也!”

便也抄起一个靠枕,“duang”一下敲到符橙雀脑壳壳顶上……

稍晚一些,两家人又一道包了一顿饺子,将新春的热烈延烧至最后。

这才在欢笑声里互道晚安。

对面的卧室又亮起来灯光,这灯光和以往别无二致,可大年初一的晚上,看着却仿佛蒙上了一层光晕。

温煜眼里如此,符橙雀眼里亦是如此。

……

翌日。

大年初二。

鞭炮先响,春节气氛更好。

今天是真正走亲访友的时间,温煜和符橙雀都起了个大早,他们得随着父母在江城里转,各自去亲戚家拜年。

下午,两家都没出门,在家里迎接亲朋。

符橙雀家里来了表姐家亲戚,有个人目前两人都很熟悉——楼璇丽。

在符橙雀眼里,距离上次见到楼璇丽过去才几个月而已,可她这个表姐真的是一天一个模样,数月过去,她一甩过去稚嫩校园风,颇有职场精英的气质。

举手投足之间,也开始显露成熟。

这让符橙雀看得极其羡慕。

符橙雀卧室。

少女围着自家表姐转了好几圈圈,口中啧啧称奇,“丽表姐,你看着真不一样了,就感觉……”

楼璇丽今天略带妆容,尤其是唇色鲜艳,听到符橙雀的评价,接话道:“感觉?”

“感觉……成熟呀!”

“哈哈哈那当然了,姐姐我现在管着十几个人,没点气场压得住人?”

“表姐厉害了!”

“欸,我不算什么,我老板才厉害。”

“哦!?表姐老板有多厉害?”

“特别厉害,我得向他学习啊,真正有能力的人要什么气场啊,穿拖鞋站在那里也就够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说话间,门口来了个人,卧室门也没关,可他还是很礼貌的敲了敲门。

原来是温煜。

符橙雀叫道:“温总,我表姐来啦!快来找她要压岁钱!”

楼璇丽看了过去,噗哧笑了一声,道:“温总啊,你大冬天穿个拖鞋,还不穿袜子,脚不冷吗?”

温煜低头看了看,道:“刚刚卫生间洗东西来着,不太方便。”

又带着些许恼怒对符橙雀说:“你说的大事,就她要来嘛?害我穿着拖鞋就奔来了。”

“压岁钱啊,当然是大事!”符橙雀美滋滋的说,转头开始拜年:“丽表姐春节快乐,越来越漂亮,来年工作顺顺利利,恭喜发财,红包……”

“哈哈哈嘴甜,先给你!”

楼璇丽一掏,厚厚的一个红包就到了符橙雀手上。

少女哇了一声,“好大,好厚,这不少啊!表姐,你今年真是发财了。”

“我算什么啊,我老板才是真的发财了,他……”

温煜眉头一抖,开始拜年:“丽表姐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哈哈哈哈哈!

”楼璇丽大笑着哆嗦了一下,“以后恐怕就没了,来来来,温总,拿红包。小小红包,不成敬意,您收好。”

“客气了客气了。”

“哪里那里,承蒙您照顾……”

“一起努力一起努力。”

符橙雀一旁看得云里雾里,脑壳壳转了一下,“卡”一下停住了。

嘛,算了!

反正不是什么大事。

新年嘛,只要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