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雄国随着温煜二人脚步。

温煜走在前头,一路上口若悬河,一会儿指着这个说些故事,一会儿叫他看那个又掰扯一些有的没的,那份自然,他这个老师都羡慕。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越是这种时候,他就越发喜欢这孩子。

走过两段路,进了一处小楼里,爬了几层台阶,三人立在了两扇敞开的大门门口。

两边的父母同时迎了出来。

温爸面有激动,喊道:“欸!陈老师,陈老师您终于来了,等好久了,快进来快进来……”

说着,去扶陈雄国的手臂。

另一头,符爸来迟一步,却丝毫没有迟疑,他直接上前拉陈雄国另一条手臂,满面春风的说:“陈老师,早早听我家橙雀说你要来,刚刚去泡了一壶云雾茶,您这就到了,太巧了,来,到屋里坐坐……”

陈雄国直接傻了。

家访多少次了,这场面,着实没见过啊。

他算看明白了,学生温煜和符橙雀两家真的是邻居,大门都是对着开。

这会儿两家人同时迎了出来,反倒是让他犯了难——

这咋选啊!

这老黑脸露出的尴尬神色,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见此情形,温爸不乐意了,“符家的,你怎么回事,陈老师是我先接的,你撒手!”

“姓温的,你讲点道理,陈老师今天是来我家家访的,我过来迎接他,有什么问题?”

“颇为不要脸!”

“当真说不通!”

两个大老爷们在前面拖拖拉拉,后来一脚的妈妈们登时看不过眼去了。

符妈吼道:“你干点正事,争什么争,陈老师又不是不来咱们家!”

温妈怒喝:“做什么呢,这不让老师看笑话吗你们两个!?真够了,快放手!”

转头又齐声对陈雄国道歉:“抱歉啊老师,让您看笑话了。”

这下,陈雄国反倒是哈哈哈的畅快笑了起来。

……

温家先接了陈雄国,于是便先去温家,只是符家也全在温家客厅聚着,十分怪异。

符爸还把茶盘端到了这边,一壶云雾茶,清香怡人。

陈雄国品了一口,赞道:“好茶叶!”

又说:“温煜家长,还有符橙雀家长,我就是来聊聊天的,千万别弄的太严肃了。这两孩子我在学校非常喜欢,所以就想来家里拜访拜访,聊一聊孩子的现在和未来。”

温爸连连点头,“陈老师是负责任的好老师!”

符爸也快速接话:“孩子有您这样的老师教,是他们的荣幸。”

陈雄国赶紧放下茶杯,摆手:“言重了言重了。”

温爸晓得接下来要说大人之间的话,便冲着立在一旁的两位“主角”喊道:“去!里面学习去!”

两人也不多话,一前一后进了温煜卧室。

陈雄国眼睛盯着,心里头翻江倒海——

乖乖,眼皮子底下,两人同时进了卧室,还关了门!

老天爷啊,两边家长居然没有反应!

这关系……也太好了吧。

一时间,老陈有点犹豫要不要去“坏人”了。

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得说说,不为别的,只因为自己是老师,做老师该做的。

陈雄国先是和两边的家长分享了两人在学校的日常,这些都是家长接触不到的。当然了,着重还是表扬为主。

其次,又聊到了学习成绩上头,但也给予了很大的肯定,只说“保持现状就行”“慢慢来,成绩稳定提升”。

再次,说了一些关于未来的筹划,帮孩子选什么样的大学,读什么样的专业,等等。

最后,弯弯绕绕到了重点。

只是百般难以开口。

符爸倒是看出来了,问:“陈老师,您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您放心说,我们都能理解!”

陈雄国“诶诶诶”的应了几声,斟酌几下,开口了。

“那个,符橙雀家长,符橙雀是独生子女吧?”

“是是,就她一个,平时娇惯了,老师见谅。”

“不会不会,符橙雀同学现在很好。接下来,比如只要能屏蔽网络啊,早恋啊,攀比啊,恋爱啊……咳咳,这些影响,高考是不会有问题的。”陈雄国说着,眼神四处瞄了瞄。

可这头,却听符爸对着符妈喜道:“听到没,陈老师说巧儿高考没问题!”

“呃……”陈雄国愣了一瞬,有点不知道怎么接,只得换边跟温爸说话:“温煜家长,温煜最近学习很认真,最后一学期,也是有望更上一层楼的!”

“真的哇!”温爸大喜,“陈老师,能上到什么程度啊?”

“呃,只要……那什么,只要不被恋爱啊,早恋啊,攀比啊,网络啊……这些影响,一定是个高分……”

温妈顿时乐开了花,“咱家没有电脑!小煜也不爱攀比什么。”

温爸击节赞道:“稳了稳了!”

陈雄国:“……”

老黑脸有点头疼,他觉得自己和这两边家长有点对不上频道。

可他不愿放弃,又说:

“温煜家长,符橙雀家长,我想问问你们关于这两孩子未来的打算……”

“老师,您这不是已经问过来了吗?”

“欸不是。我是想说,现在的孩子早熟,对很多事情懂的很快,尤其是男女情感,恋爱啊这些东西。”

“老师,您是说我家孩子和巧儿……哦就是橙雀,在搞对象?”

“诶诶诶!可不敢这样说,我在学校没有发现这迹象哈,我就是提一嘴,提一嘴呢,他们今年是最为关键的一年,作为老师,我希望他们的心思放在学习上,最好不要被其他事情干扰嘛。在学校,我们做老师的可以看着,在家里,就需要你们家长配合了。”陈雄国突然喜欢上自己这黑脸了,起码没人看得出来他在羞愧到脸红。

他话也不不敢说死了,万一两边家长过激了,硬是拉开两人,到时候这对相辅相成的青梅竹马,不得恨死他?

“原来是这样!”

符妈打趣道:“小煜这孩子反正我挺喜欢的,大学他要是努努力,巧儿也不反对,也不是不行……”

温妈也说:“小煜哪里拱得上巧儿这样漂亮大闺女!而且他俩要是交朋友,早就该有迹象了,这都快大学了,关系看着也没啥变化。”

两边家长嗯嗯啊啊一阵交谈,陈雄国算是看出来了,貌似两边都不怎么反对,也没太上心。

这他就放心了。

只要看住温煜高中不越过界,大学,你们爱干嘛干嘛去!

有点怪怪的家访结束,陈雄国婉拒了两边的留饭,但任由两家父亲和孩子一道陪着,送到了路口。

在路口,挥挥手告别。

等陈雄国走了,温爸和符爸同时脸垮掉。

符爸闷声道:“姓温的,看好你儿子。”

温爸哼了一声,“我看你是上次连续输了我两次棋,耿耿于怀,赢不了我,迁怒我儿子!”

“放狗屁!你那臭棋,偷学别人招还赢的那么困难,我早有对策了!”

“较量较量?”

“走着!”

温煜和符橙雀跟在后头。

少女还一头雾水呢。

她小声问:“温总,发生了什么?你能猜猜陈班说了什么吗?”

“能。”

“……”

“……”

“你说啊!”

“按摩,一小时起。”

“嘶,你想累死我啊!”

“那我走了。”

“加加加,你说我听听!”

“陈班说,大学之后,才能谈恋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