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校园很安静。

外头冷,学生们也不太愿意出去,因此教室里反而更热闹一些。

声音几团几团的聚着,温煜所在的这一团,交谈里掺杂了喜意,气氛挺好。

几人学习一阵后,陆敏从包里拿了一包硬盒装的糖果,挨个发了一把,柔声说:“家里亲戚春节带来的,我也是第一次吃,好吃的!你们也尝尝”

温煜捏在手里看了看,包装不显眼,但这上面全英文看着也怪上档次的。

小瓜也拿了一个,眯着眼睛读上头的英文商品名,“嗯嗯啊啊”半天后,吐出一口浊气,喜滋滋叫道:“……toffee!”

一旁的符橙雀和方灵勐点头,“太妃糖!”

温煜剥了一粒,笑说:“洋人尽整些稀奇古怪的名字。”

符橙雀连连肯定,也剥开了一粒,丢进嘴里,又赞道:“真香!奶香奶香的!”

陆敏接了她的话,“你们喜欢的话,我家里还有,都可以给你们带过来。”

符橙雀高兴的拍手:“好呀好呀!我爱吃!”

小瓜嗅了嗅,犹豫吃下一颗,“又要胖了……”

方灵则想到了别处,“我发现了,橙雀喜欢吃东西!”

她又歪头打量着符橙雀,叹道:“羡慕啊,春节过去了,一点肉都不带长的。”

符橙雀便立刻叫了起来,“我有啊我有啊。”

说着抬起手臂撸起袖子,露出白花花藕臂一截,又捏起一坨肉,试图展示自己变胖的实证。

可她话还没说,就被方灵抱住,打趣道:“少在这炫耀,你们这些吃东西身体没动静人真可恨!春节一过,我胖了3斤!”

说完,跌坐回椅子上,表情颓然。

不过只颓然一会儿就恢复了,因为又想到了吃的。

“马上又元宵节了!”

“哇,是呀!可以滚元宵了!”符橙雀又乐了起来。

陆敏好奇问:“滚元宵是什么?”

“就是滚啊,摇呀摇呀的那样。”

符橙雀两手悬空,身子轻轻晃荡起来。

除温煜外,几个南方姑娘面面相觑。

温煜在一旁笑了笑,估计几人也是第一次和符橙雀聊元宵话题,她们应该不知道,符家吃的主要是北方元宵,并不是南方的汤圆,这个主要是妥协了她爸的个人口味。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他想到了前世那种南北之争。

便在此插嘴道:“符总她爸北方人嘛,所以她家吃的是北方元宵,馅料在糯米粉滚出来的。我们江城一般吃汤圆,包出来的。”

三人齐齐的“哦”了一声。

方灵问:“北方人都吃元宵?”

温煜想了想,摇头,“也不是,有些北方人也吃汤圆。”

小瓜恍然,直接发表宣战言论:“南方人吃汤圆,正宗;北方人吃元宵,地道!”

方灵忽然来劲儿,拉着符橙雀的手拿腔拿调的揶揄起来,“auv,咱北方人当然要吃元宵啦,糯米粉里那么一滚,啧,小味道攒劲儿呐,那叫一个地道儿”

符橙雀“哇”的大叫,拍走了方灵的手,捏一坨小瓜的脸,气汹汹的教训:“就你们会说!就你们会说!我也是江城的好吧,不算北方人!”

“那你吃元宵?”方灵笑问。

“元宵好吃,比汤圆好吃!”符橙雀梗着脖子说。

“汤圆好吃,元宵没听过!”方灵道。

“元宵好像是肉馅的吧,感觉口感会怪怪的……”陆敏也小心翼翼的发表看法。

女帝一看,内阁居然快半数不支持她!

她向着温煜投去最后的目光,后者笑了笑,说:“我是汤圆元宵都行,不过汤圆更爱吃一些。”

呜呼!

天下危矣!

江山未定而内阁先乱,她的圣言居然得不到诸臣无脑赞同!左膀右臂居然和她意见完全相反呀!

连最最最核心的温军师,也模棱两可,甚至微微倒向汤圆党!

符橙雀悲呼:“哇——你们、你们这是要架空朕!”

僭臣当道,蛇鼠一窝!

国体堪忧——

大凶啊!

小瓜突然往桌子上一拍,喝道:“决定了,我要去雀家恰元宵!”

符橙雀精神一震,泪眼婆娑的抱住小瓜,“呜呜呜瓜卿,你太好了!我要封你为后,坤宁宫是你的!



小瓜“哈哈哈”大笑,反手也抱住符橙雀,摸头安慰起来。

过了一会儿,符橙雀又摸出手机看了时间,“啊,是下个周六呀,那可以周日来,我们一起滚元宵玩!”

女生们眼睛登时亮了,互相看看后,响起一阵“好呀好呀”的喜悦声音。

元宵是其次,一起放松才重要。

此事便暂时定下了。

过了一会儿,方灵起身道:“诸君,我要替橙雀巡视天下去啦,谁同去?”

陆敏轻笑了一声,“我也去吧。”

符橙雀的目光随着方灵和陆敏的背影移动,在教室前门关闭而消失后快速收回。

她突然说:“小敏生日快到了。”

小瓜点点头,“好像是!2月底呀,晚出生几天,就得4年一次了。”

温煜回想了去年的事情,说:“陆敏之前我们两个过生日的时候,就帮了很多忙啊。”

“确实。”符橙雀点点头,“得搞一个。”

“你们觉得她想要什么样的?”

“唔……应该不喜欢太过于夸张的。”符橙雀接话。

“可也不能太随意简单吧?之前她送我们的礼物还挺贵重。”

“叫上方灵一起,琢磨琢磨。”

小瓜叫了起来,“拉个群拉个群!”

她喊着,摸出手机便开始准备建群。

符橙雀看了一眼,便幽幽的转了视线看向天空,肘支在桌面,手托腮帮子,轻轻叹口气。

她感觉自己好多事情啊,又是要办法当女帝,又是要学习高考,还得为学习小组的知名度努力,现在也得为小圈子的成员生日思考着。

这可是女帝收拢人心的好机会,不能跳过。

如今她算得上忠心耿耿的拥趸就五个,少一个约等于直接亏损20%的国家实力,能一举从发达国家跌落到发展中小国。

使不得使不得!

好多事情啊……

辛苦。

啊,系统的任务也有一阵子没动静了,该不会也堆在这一阵子吧?!

不会吧不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