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十五……的后一天,君臣齐聚。

帝,宴百官(足4人),共议国事。

今天天气不错,虽有些微冷但足够晴朗。周日上午的补习结束后,小瓜、方灵、陆敏三人干脆就没有回家,和温煜符橙雀二人,一并坐上了车,五人齐齐朝着符家而去。

到了符家,便开始热络的忙活开来。

昨天刚过元宵节,符家也吃过了元宵,符妈听闻女儿准备找同学来吃元宵后,就把材料提前备着了,省去了几人去买东西的过程。

客厅里聚着时,符橙雀往中间一跳,邀功似得说:“我、我昨天忍住了呀!我一颗元宵都没吃!”

大家连忙摸头夸奖:

“雀好棒,今天一起吃今年的第一颗汤……呃,元宵!”

“橙雀居然能忍住!?不愧是是女帝,这份定力,吾不及也!”

“好。”

女帝被半真半假的褒赞吹地嘿嘿嘿直笑。

为了奖励橙雀女帝为国家凝聚力、政权稳固做出的巨大努力与牺牲,大家不太一致的决定——由符橙雀当老师,全程教大家怎么做元宵!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温煜大惊,奔走悲呼:“我好不容易才排干净的毒!你们三思啊!”

作为这个计划的唯一异议者,他的意见被一众女性的声音镇压了下去。

对此,他无奈表示:“大家要节约粮食,千万不能浪费。”

此话逆了龙鳞,符橙雀颇为恼怒,争辩说:“温贼子你不要乱我军心!”

陆敏只想看甜甜的恋爱,这种拌嘴在她这个纯情少女来看,也是要不得的,于是出言劝解:“我感觉元宵汤圆这些东西,做失败了也不会难吃到哪里去的,开心最重要嘛。”

小瓜也说,“糯米粉煮出来的湖湖我都吃过,还挺好喝。”

温煜一想,是这个道理。

便支持起来,“厨房施展不开,我去把东西端客厅里来,顺便把我家那个大的锅拿来!”

符橙雀又开心的叫道:“温军师真好!”

众人一阵欢呼,气氛已经起来了,元宵要是识相点,就自己好吃一点叭!

元宵需要的材料和汤圆大差不差。

今天准备做的是相对传统一些的芝麻元宵,橙雀女帝主要是考虑到在场除了她和温煜之外都没吃过元宵,生怕奇特的口味会招致臣子不满,届时因元宵太过于难吃而对她这个女帝记恨在心,将来阳奉阴违多戳心眼子呀。

立在客厅,符橙雀背着手念:“芝麻呃……芝麻粉,有没有?”

温煜回道:“备着!”

“糖!”

“好大一袋子!”

“猪油呢?”

“这这这,瓷盆子装着,这瓷盆子还真稀有又眼熟。”

“还有糯米粉!”

温煜最后从厨房里提熘了一袋子出来,往客厅一搁,笑着说:“白花花的全是!”

材料便备齐了。

芝麻需用熟芝麻,炒制之后打成粉末,糖也一样。这两种东西都是昨天符妈提前备好了,眼下几人往后做就行。

然后,符橙雀就突然忘了。

她神色慌乱起来,求助的目光投向温煜。

军师救朕!

朕的面子就是国体!

不可在其他臣子面前落了朕的面子哇!

方灵一看,登时就毫不客气的大笑戳穿:“哈哈哈,橙雀看来是不会啊……”

温煜使了个眼色,朝着猪油挤了一个眼神。

符橙雀大喜,叫道:“我晓得了,下一步是烧猪油!”

确实如此。

“还得把芝麻粉和糖分混合,这个瓜卿你们做吧!”符橙雀指挥着,“我去把猪油烧了,到时候用融化的猪油浇在粉上,搅和搅和就可以咯!”

温煜问:“那我呢?”

符橙雀左右看了看,“你……打杂!哪里需要你,你就去哪里!当好一块儿灵活的砖头。”

砖头。

第一个要这块砖头的就是她。

厨房里,才进去忙活几分钟的符橙雀大叫起来:“温煜,呀,啊呀呀呀!快来帮我!快!

!”

小瓜起身到厨房外,隔着距离瞅了瞅,确定情况不算紧急,回来对温煜说:“你快去帮她呀。”

方灵当即笑了起来,“好快,这么快就叫温煜帮忙了。”

陆敏说,“叫的好顺口……”

帝有召,军师必须应。

温煜起身到厨房,环视一圈。

还行,除了锅在冒烟,其他问题不大。

“咋了?”

符橙雀连退三步,指着锅道,“快快快,你快去看住锅,刚刚锅里噼里啪啦的……”

“怎么会回事?你没擦干净锅里的水?”

“我擦了!”符橙雀又指了指厨房纸,“用纸擦的!”

“那就是猪油里有水?”

“哎呀,别问我啊,锅在冒烟哇!你快去你快去!”

温煜接过锅权,立即关小了火。

符橙雀火开的太大了,元宵馅料的用的油只需要微微融化就行,太热了到时候还得放凉。

油里还有些水珠子。

而且量也不够。

他又擓了一大勺猪油进去,用锅铲捣碎,慢慢融化。

可符橙雀还是怕啊,她哧熘一下就躲在了温煜背后,探出一个猫猫头,纯用眼睛帮忙。

温煜就在前面笑,“你火开大了。话说,这算你做的还是我的?”

“我眼睛看了,算我的!”

“这么霸道?”

“朕是女帝!”

“女帝不讲理是吧?”

“那你说怎么办……总得让我做一个事情,不然多丢人。”

“这有啥丢人的。”

“你不是女帝,你不懂!”

“行,那你收买我。”

符橙雀眼睛咕噜噜一转,喜道:“再添半小时?”

“总共几小时了?”

“不记得了!”

“嚯!理直气壮。”温煜回头看了她一眼,少女瑟缩的模样,有些可爱,他想了想说:“不如……我当一天皇帝,怎么样?”

符橙雀倏忽眸子圆睁。

过了一会儿她颤声道:“你……你果然野心不小……”

“许你天天要做女帝,不让我想想皇帝?”

“这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

“我……我有实力!”

“你有个屁,你有实力你怕油星子溅你?”

“油星子不算。”

“一天,怎么样?”他想了想,补充说,“可以不在别人面前说,就你一个人喊我就行。”

“喊啥?”

“陛下啊。”

“不行!那是我的。”

“那这锅也是你的,我走了。”

说着,温煜撂下锅铲作势要走。

符橙雀慌忙拉住,“呀,呀呀!呜呜,别走呀!可以可以!我……答应了!”

“答应啥?”

“一天!”

“只喊‘陛下’不行了。”

“……!”

少女噎住,没好气道:“还有啥!”

“喊‘陛下’,然后喂我吃个水果,不为难你,喂一次吧。”

她吸一口凉气,“你要当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