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第一次在男生面前唱歌,而且还是单独为他唱歌。

她用低低的声音在扭扭捏捏中唱完,其中的羞涩程度连她自己都有些意想不到——她原以为,自己能在全校师生眼前起舞,根本不会对唱个歌有什么反应的。

可事实就是:她会,她有慌张,有羞涩,有奇怪的感觉。

尤其是念及到一些歌词,比如“只恋你化身的蝶”“我用无悔,刻永世爱你的碑”等,就不受控制的降了音调,嗓音哽在喉头,出也出不来。

这般唱完,再看看温煜似笑非笑的表情在那儿鼓掌,又觉得自己想太多了。

陆敏和方灵靠在沙发中央,用力的唱“抱一抱那个抱一抱”。

小瓜在剥小龙虾,剥了的白花花虾肉蘸上汤料用手接着递到陆敏嘴边,等她唱完就嗦。

今日天大地大,寿星最大。

方灵左手拿着麦克风,右手举着炸鸡腿,酥皮嗖嗖的往下掉,她忙的一边唱一边用嘴去接……

温煜在插奶茶管子,然后挨个分发。

符橙雀拿到一杯葡萄的,天啊,这难道是温煜暗示他要当昏君了?!

葡萄美茶塑料杯?

她心里头笑了笑,甩了甩脑壳壳,“呀”的叫了一声,踩炸一个气球,扑到女孩子堆里,要把快乐融在一起……

……

有诗吟:

遇诗朋酒侣,尊前吟缀。

且优游,对景欢娱,更莫厌、陶陶沉醉。

又有诗曰:

笙歌归院落,灯火下楼台。

五人进去是下午一点半,出来是晚上十点半。

立在夜风中,望着陆敏,等着一些话。

从初中到高中,再从高中一年到三年,压力递增的时月里,陆敏从未有过这般发疯般的泄压时刻,连续九个小时的胡吃海喝,大叫大闹,完全将她以内敛来对抗压力的情绪全部抒了出来。

脸上表情木了,嗓子也哑了,肚子里撑死了,身体疲乏。

可精神振奋!

一旁的霓虹灯映在了几人脸上,光彩梦幻,她看向众人,满足感溢出心怀。

她忽然想起,半年多前,她甚至不认识温煜,和符橙雀、小瓜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熟。如今陪她度过高三最闹腾一天的,可也是这四人。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原本以为会平平静静过去的高中日子,现在来看,也闪过一次耀眼的光。

有谁会知道她对着曾经那颗流星许过的愿望吗?

没人啊。

可有人帮她实现了——

“希望我的高中,可以完美而璀璨的结束!”

这是她的高中,是以后再也回不来时光。

“我想跟你们每个人单独拍个照!”她突然说。

几人早就等着了这话了,连忙“好呀好呀”的喊着。

五人先请路人帮忙来了一张大合照,然后又挨个的拍。

与方灵拍照时,陆敏说:“灵呀,谢谢你一直在我身边。”凑近耳语道:“你永远都是我最好最好的好朋友!一辈子那种!”

与小瓜拍照时,陆敏说:“瓜,你太可爱咯,以后常来我家玩!”又窃窃私语:“我带你吃好多好多他们都吃不着的好东西!”

与符橙雀拍照时,陆敏说:“谢谢橙雀,没有你就没有我们大家今天聚在一起,我很快乐!”偏头滴滴咕咕说:“我喜欢甜甜的恋爱,你要甜。”

与温煜拍照时,陆敏说:“第一次和男生拍照,有点紧张……你别介意哈哈,希望以后和你还是好朋友。”然后又低声说:“加油啊,我感觉橙雀快投降啦!”

等她话一说完,几人脸上表情都各异起来。

陆敏看了看,笑得更开心了。

……

散场后,各自回家。

手机一路上都在发亮,群里的消息总是不停的。

也幸亏明日还得继续上课,大家还会再见面,否则估计几个女生得大哭一场。

【女王的首批后宫】(5)

【陆敏】:辛苦大家了!我很开心!

【方灵】:@符橙雀@温煜,这两位操劳的多

【小瓜】:小敏开心我们也开心!

【陆敏】:[猫猫开心]爱你们!

【符橙雀】:呜呜呜敏敏开心就好!

……

几个女生的情绪敛不住,叽叽喳喳的还得再叙叙。

温煜看了几眼,没自己啥事。

回到家已是十一点多了。

温煜坐了一会儿然后洗澡,洗完澡出来,发现符橙雀坐在自己卧室,他吓一跳。

“你咋不说一声就进我房间了呢?”

“你房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吗?”符橙雀眉毛一竖,俯身去看书桌底下。

“今晚还不休息?你嗓子没事?”

“没事!而且我说我不累你信不信?”符橙雀说着,站起身来,冲着温煜挥舞了几下拳头,“我一拳能把你打成虾米!”

温煜“嘁”了一声,不屑溢于言表。

符橙雀自觉受辱,冲过来就要揍,温煜眼疾手快,反手就在她额头弹了一个脑瓜崩。

少女被弹的噔噔噔踉跄几步,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捂着额头“诶呀诶呀”的叫唤。

“还嚣张不?”

“呜呜……”

“精神了几天你膨胀了是吧?”

“我……”

温煜走近,突然想起个事情:“你洗澡了吗?”

“干啥!”

“怕你不洗澡就进来了,我现在已经是个纯洁的人,你不洗澡莫要靠我太近。”

“捏猫猫的,我不洗澡也比你香!”符橙雀大怒,又大叫:“我回来就洗过了!”

“行行行,小点声,我爸妈都睡了,有点素质好吗?”

符橙雀连忙捂嘴噤声。

温煜看了看笑了起来,“你是真精神。”

“我也觉得,我是不是快无敌了?”

“快了。”

“我感觉我有发泄不完的精力!”符橙雀一脸精神抖擞,确实完全不累。

“是吗?”

“让我打你一拳你就知道了。”

“可以!”

“真哒!?”

“对。”

温煜翻身趴在自己床上,催促符橙雀:“来,打我背上,这般精力不用来按摩,着实可惜。”

“你想得美!”

“先说啊,不算在按摩时间里。”

“算我也不按!”符橙雀啐了一句,并不理会。

温煜见符橙雀没有动静,颇为遗憾。

又说:“最近我太辛劳了,得放松一下了。符总,腾好时间,二模考完的周末,你就给我按按摩吧——

我也当它一天昏庸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