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的前女帝登时小鹿般跳了一下,而后呼哧呼哧的生起气来,“谁是女仆,谁是奴婢了!



温煜收了姿势,“哟呵”了一声,笑道:“符总,你怕是没有搞清楚啊,现在已经开始了,懂吗!你堂堂前任女帝不守信用是吧?”

过分!

不守信用她早就跑了!

还站在这里跟个小婢女一样听候发落做什么?!

符橙雀心中腹诽,嘴上都都囔囔起来,一边滴咕着“来了来了“

奴婢真难听”的话,一边慢吞吞挪到近处,听候差遣。

温煜偏头看着小青梅,心中一片爽意——

符橙雀多好看啊!

她此刻立在一边,微偏着头,不敢看过来与他对视。

可温煜依旧能从她垂下的眸子里看到含水的羞意在蔓延。

目光下移,他看到少女白白嫩嫩如玉脂一样的凝羞的脸,红晕飞着,她牙齿轻咬着下唇,即便从“女帝”谪落为了“女仆”,可仍旧有一股子的不服和桀骜。

脖颈修长,春装半遮便露了凸起的锁骨,向下延伸着……

符橙雀两手在身前绞着衣摆,不安,紧张,表露无遗。

温煜忽而感觉有一团风暴在他面前掠起,是她的青春年华,是她的青涩气质,还有她此时此刻对他若有若无的欲拒还迎,快把他直接卷过去了!

冷静啊冷静。

温煜轻轻咳了一声,说:“不叫奴婢叫什么啊?”

符橙雀视线对了来,看他几眼后,居然少了几分慌张,又听她开始用甜糯糯的声音应道:“我哪儿知道啊……今天您最大嘞!您说喊啥我就听啥咯……”

就在刚刚,被温煜目光打量之后——

少女心已死野!

甭管温煜放的是洪水还是勐兽,她都决定受着了。

今日就当虎落平阳遭犬欺,自己乃是那卧薪尝胆的越王,只要让温煜公主抱一下咋样都好!说到底,今天只是还债而已……

另一边,温煜捏了下巴在思索称呼,想了半天,喊道:“巧儿?”

符橙雀心如死灰。

她点点头。

巧儿就巧儿吧,总比其他的好。

这可是上辈子完全没有解锁过的称呼啊!

温煜来劲儿了,先“巧儿巧儿”连叫了好几声,收到几个白眼子。

而后得意问:“你得叫我什么呀?”

“……”

“叫什么啊?”

符橙雀嗫喏两次,声音没出来。温煜见了,又催命一般连连开问。

最后逼得她大口吸气,心头只哀叹:写野史的作者大人们行行好哦,千万不要记录这一段历史,不然为天下人笑耳!

过了一会儿,她眼一闭心一横,咬牙用清冷声音道:

“陛下。”

温煜大喜,拍腿赞叹:“诶——巧儿真乖!”

“再叫一声。”

“陛下!”

“再来再来!”

“陛下呀”

“巧儿呀”

“陛下呀”

“哈哈哈哈哈——”

昏君笑的猖狂,小婢女很无语,她吹了一下自己的刘海,舒缓心情。

平日里都是其他人叫她“陛下”今天换了,相当屈辱了。可喊完了,她又觉着,实际好像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还挺好玩的。

她趁着这股子玩心,乐呵呵上前:“吃不吃水果呀,陛下?”

温煜愣了一瞬,高兴起来,“好啊好哇,你给我整点,都弄点,整过果切拼盘!”

“好哦……”

符橙雀起身到了厨房,把刚买的水果拿了出来,各洗切了一些装盘。

香蕉、葡萄都是有的……

沾着水珠的水果呈上,温煜看了看,骤然间兴奋起来。

他瞄了符橙雀一样,正好和小青梅的视线对上,那目光虽然镇定,可还是有些藏不住的慌乱溢了出来。

她不慌,她装的!

好野!

他就喜欢今天这个调调的符橙雀,跟平日里的“嚣张跋扈”太不一样了,有一种被降服之后的乖巧和怯懦。

他恢复了之前非常狂妄的姿势——双臂展开,横在靠背上,二郎腿翘起。

用不可置否的语气唤了一声,“喂朕。”

这一声命令,像一点火星,瞬间点炸开了符橙雀心头的种种情绪,然后“曾”一下齐齐涌出——

她气死了呀!想当初她手握金手指,立志成为绝世绝美女帝,可如今不知怎么就沦落如此,居然成了要给他人喂食的小侍女!奇耻大辱!

她羡慕坏了呀!眼瞅着任务愈发顺利,每个都完成了,属性曾曾曾上涨着,女帝分明在望,躺在一万平米大床上醒来,有十万个仆从伺候起床的日子即将到来,可……居然被人捷足先登,抢了她的首发体验!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呜呜呜,人家也想要女仆伺候吃水果呀。

她气憋憋的挪了步子,不情不愿走上前来。

闷声闷气的问:“……吃哪个?”

“嗯?称呼呢?”

“……”少女轻轻吸口气,“陛下呀……您吃哪个呢?”

“葡萄吧!”

上来就是!?

符橙雀身子颤抖了一下,无奈从盘子里拿了一粒葡萄,思索了一会儿,轻轻剥开之后,递给温煜。

温煜一看,手并不动:“喂呀!”

符橙雀瞪圆了眸子,怔了好一会儿,朝着温煜嘴边递了递。

那水润的果肉在少女手里摇晃,想吃它,可有点远。

“近一点。”

她把葡萄送近一点。

“我说你人靠我近一点。”

她愣一下,挪了一步。

“再近一点。”

她只得又近一些,,蹲在温煜面前微举着葡萄,此时两人的距离不过一臂之长。

多近啊。

彼此能看清楚每一个表情,能听见每一道呼吸的声音,甚至那呼出的热气还未来得及弥散便能感知到。

温煜嘴去衔,眼睛却盯着符橙雀看。

还有些不怀好意的笑容。

符橙雀只与温煜对视了一眼,就别开了目光。

那眼神……

太过分了!

太……直接了!

简直就像在她的身上刮着,沿着每一寸肌肤抚摸而过,又近又厉。

她不可抑制的害羞起来,耳垂发烫,面上也酥麻滚烫起来,像无数微小的气泡在脸蛋上浮起然后破裂开来,“布都布都”一串接着一串,绵延不绝。

她本不想这般羞涩,搞的自己像被温煜拿捏了住了一样,又或者,好似她对温煜有什么特别的情绪,这么的一发不可收拾——

少女想咬牙压下来,可根、本、没、用!



她手举着葡萄,等着温煜吃掉它。

她的心跳在逐渐加速,眼睛眨着,睫毛扇动,呼吸快极了呀。她心头埋怨起少年来,太慢了啊,吃一颗葡萄而已,慢吞吞做什么呢!

她偷偷瞄了一眼,视线又对上了。

好在,这一次,温煜一口含掉了那粒葡萄。

吃掉了。

他吃掉了。

他吃掉了我剥给他的葡萄!

被他吃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