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煜嚼着果肉,然后看着符橙雀噔噔噔起身连退数步,面色绯红,胸口起伏,心里头有些好笑。

符橙雀比他想的还要有趣……和要强,可即使这般逗弄她,她依然能够强撑着继续下去。

都已经害羞到两条腿发抖了,此时此刻也一句话不说,只看着他,喘着气。

他都没有故意去舔一下手指什么的呢……

已经很克制了!

客厅里静静的,少女逐渐平复着情绪。

过了一会儿,温煜喊道:“朕还想吃!”

符橙雀抿了抿嘴,靠近后又剥了一粒,递到他嘴边。

这次,已然少了那份最初的羞涩和扭捏,变的大胆了一些。

她恢复了些平日的状态,一边喂一边说:“吃吧吃吧,陛下呀,人生在世呐,吃饭都是固定,吃一顿少一顿嘞!”

温煜就笑,“顿顿这样吃,朕也乐意哇。”

“来!再吃你的一口,吃完少一口!”

“啊唔!”温煜拿嘴接了,分外满足。

少女无语,“你就不为你的江山社稷想想是吧?”

“朕是昏君!你侮辱谁呢!”

符橙雀蹲在旁边,白了他一眼,又说:“行行行,昏君陛下哇,吃不吃香蕉哎呀?这可是交趾国进贡来的贡品香蕉,不可多得的珍品哇!”

“贡品?哈哈哈,呈上来!”

青梅小女仆拿了一根香蕉剥开了,一截一截的往温煜嘴里送。

他吃着,表情舒爽。

坂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缓步走着,它看了看客厅的二人,既对人类没兴趣也对食物没兴趣,转了个弯到了阳台,跳到高处,闭目养神。

外面有风,是春风正盛,把冬日不落的树叶吹的沙沙响。

这一对比,客厅就显得太安静了。

符橙雀想了想,说:“陛下呀,这没点声音怪寂寞的,我给您开电视节目吧?”

“嗯?好好好,真懂事!”

少女狡黠的笑了笑,开了电视,只是却在播放节目时候上了一些自己的小心机——她直接播放的是自己手机里的视频,里面不是别的,正是她之前找来的“昏君享乐.mp4”视频。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里头有一段历史剧剪辑,届时会播放昏庸皇帝饮酒作乐,搂抱舞女的桥段……

嘿嘿。

她自己看了都心动哇!

温煜这会儿看了,如何会不学呀?

到时候她便豁出去了,让他横抱一次又如何!

……

温煜可没什么兴致看电视,只是想听个音而已。

他调整了姿势,在沙发上斜躺着,享受着这奇妙的时刻。

符橙雀很乖巧的不吵不闹,就立在一边,任凭温煜的发落,温煜想吃什么就给喂什么,想喝水了就立刻去兑温水,嘴里甜了马上又从自己囤积的小仓库里拿来了辣条,贴心伺候!可别再说咱女帝言而无信了,本女帝,最重信誉——

天底下读正史、野史的贤才们记住了,女帝哪怕受贼子侮辱,也会守诺!

呜呜……好惨的!

这般闲暇的时光晃荡了一会,温煜又开始提要求了,他指了指自己的两条腿,“冷了冷了哎。这腿……冷啊。”

符橙雀翻了个白眼,“毯子在哪儿哦。”

“我爸妈卧室里有一条,你去拿了。”

抱着毯子出来,符橙雀吭哧吭哧的给温煜卷在腿上,他真就昏君到死,愣是动也不动一下。

小女仆累呀!

好不容易卷盖好,她刚想歇息一下,又听温煜叫:“捶一捶吧。”

符橙雀瞪圆了眸子,“咋捶?”

“捶腿你不会吗?”

便又支起身子,指了沙发一侧,“坐这。”

符橙雀依言坐下,不明所以。

温煜将小腿往符橙雀大腿上一搁,在少女整个愣神的期间,复又盖好毯子躺下,闷声说:“捶吧。”

捶?

吧?

等等。

这……这!

这是什么啊!

他、他他,他怎么把腿放我身上了!

这太近了太亲昵了呀!

符橙雀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或者说来不及。但她的脑壳壳里却“轰隆”一下,纷杂的想法像巨浪一样连续拍打过来,随后抑制不住的害羞,这份羞意让她差点爬着逃命。可温煜双腿的重量如千斤重的石头,死死压住了她。她动也不敢动弹。

怎么可以这样!

这不行吧?!

这绝对不行吧!?

这是捶腿吗!?这是要了她的命啊!

温煜见符橙雀半天没动静,抬眼看了看,瞅见少女神情复杂,明白过来:小妮子害羞了!

他当即大笑,激将她:“巧儿呀,这就不行了吗?说好伺候一天的,这才第一个啊。后面还有按按摩,跳跳舞呢……”

少女哆嗦了一下。

可她偏就吃这一套!

符橙雀眸子望过来,带了点狠意:“谁说我不行了!不就是捶腿嘛!我给你捶!”

说罢,咬牙切齿的挥起拳头朝着自己腿上的温煜小腿敲去。

一下一下。

冬、冬冬的响着。

她力气不小,此时更是用上了力道。

她边捶边俏生生的问:“陛下呀,舒服嘛?”

温煜龇牙咧嘴,“舒服舒服,小腿酥酥麻麻的!你这个女仆真不赖!”

“我不是女仆!”

“巧儿呀,捶断我的腿,你这辈子就得负责照顾我了。”

“你想得美,绝不让你得逞!”

符橙雀头一甩,表情不逊,手上动作依旧可力气已然小了几分,变得轻柔起来。

她一边脸红红的捶捏着一边心里捉摸着该怎么忍辱负重完成自己的小九九。

电视节目播放到了宴乐环节,里头身着龙袍的年轻皇帝嘻嘻哈哈笑着,自龙椅跳到了舞池里,左搂一下舞女的脸蛋,右摸一下她们的衣带,玩的不亦乐乎。

温煜看了一会儿,眼中满是羡慕,他目光在符橙雀身上流转了好几番,最终叹息说:“诶呀,可惜少了一条女仆装啊,不然你穿上女仆裙给我来段舞蹈——那将是多攒劲儿的节目!”没有女仆装,能看看青梅扭两下也好啊。

话毕,还咂咂嘴。

符橙雀手抖了一下。

可旋即脑壳壳里又闪过一道光:歌舞之下,温煜会抱她吗?

应该会吧!

他现在已经乐不思蜀咯!

他也想学那影视剧里废物皇帝,醉生梦死——

呸,沉溺于美色的大昏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