荧幕上莺歌燕舞,昏皇帝演的贼拉精彩,在舞池里剥舞女的霓裳,玩着“别跑让朕抱抱”的戏码,喜乐无数。

温煜躺在那里看的拍手叫好,“好好!这演的真真好,跳的真真好,再过个几年就看不着了,全是些鲜肉偶像剧,亲个嘴都得打码!”

符橙雀发现温煜看起了历史电视剧,颇有些无语。

她眸子转着,在边上滴滴咕咕嘲讽道:“……这种舞有什么可看的,简单的很呐……”

“不料”却被温煜听着了,仿佛触了逆鳞,龙颜大怒:“怎么不好看,好看的很!”

“就是不好看!”

“你个细娃子懂个球球!她们比你跳的攒劲儿多了!”

“放屁,我跳的比她们好多了,高二的学妹们她们都说我的舞蹈更加炉火纯青了。”

“吹牛逼谁不会啊。”

“你又不是没看过!”

“忘了!有种你再跳一次。”

“跳就跳!我答应让你今天当昏君,你让我跳,那我就再跳一次咯!”

“你来,来来来!”

一个想看。

一个想跳。

一个在激将,一个想接茬。

非常顺理成章的准备了起来。

符橙雀说:“你放音乐,我把电视音量关了,茶几挪开,今天非要让你看看什么叫做‘舞蹈’!给你洗洗眼睛!”

温煜说:“放嘛放嘛,我拿手机找找,你来。人家专业演员比不过你个小妮子?”

符橙雀将电视静音,却没有关闭,上头的小皇帝还在享乐呢,这会儿开始搂抱领舞的绝美舞姬了。

她手有些颤抖,脑中出现“我在做什么啊”“我是不是太大胆了”“真的没事吗”的想法,倏忽间闪过,可很快,又被温煜的话打断。

“我准备好了!之前的钢琴曲没找到,我选了个人声的。”

符橙雀说,“也可以!”

温煜坐回了沙发上,将手机放在一边。又从挪到一边的茶几上拿了几块牙签扎住的水果,慢慢吃着。

符橙雀挪到了客厅中央,亭亭玉立在面前,含羞待放。

有光顺着阳台照射了进来,这阳光正好斜斜打在地板上,符橙雀踩住这道午后阳光。

春风也熘了来,凉凉的,挤过门缝时,还呼呼响着。

这风甚至想要与少女争那一身澹色春装,不断撩动着她的衣摆,很美。

温煜看着符橙雀的眼睛,“开始吗?”

少女吸一口气点头,“开始呀!”

音乐声起。

符橙雀缓了一瞬,而后随着旋律慢慢舞动。

“叮呤——”不知道少女身上有什么样的饰品,发着悦耳的脆鸣。

她的动作比之舞台那次更加娴熟一些,但羞涩却和第一次在温煜面前独舞相似。

客厅里,她转着圈儿。

这圈儿拂过客厅里的腊梅盆栽时,卷起了几片未谢的花瓣,簌簌落在地板上。

温煜静静看着。

当节奏变化时,少女在他面前掠过,撩动起的衣袂离他的鼻子仅有一个拳头那么远,香风阵阵!

这清澹香气仿佛有什么特别的魔力,勾引着他,撕扯着他的理智,总让他忍不住想要凑上去,狠狠的所谓的……

一亲芳泽。

但他忍住了没动。

“哒哒、哒哒——”

这是符橙雀伴随音符跳动的声音,她灵动的跃了几下,表情自信愈多,眉眼间居然多了许多笑意,这笑容一盛,整个人明媚起来——

应惭西子,实愧王嫱!

温煜忍不住鼓掌:“跳的好呀,真好看,朕喜欢!”

符橙雀突然大胆起来了啊,旋转之时,居然主动伸出手,学着电视屏幕上舞姬挑弄皇帝的动作,在温煜额头上点了一下……

温煜瞪圆的眼睛!

……

符橙雀脑袋里轰隆隆的!

嘶——

我不要脸呀!

真真的有些不知羞耻了呀!

刚刚那个动作,只是眼角余光看到剧里场景后一瞬间做出的反应,只是觉着,那样可以让温煜主动起来,她甚至都来得及思考自己做了会有什么后果……

一边跳心中一边惨兮兮的哀嚎:

来呀来呀!

呜呜呜,温煜,温总,温军师,温昏君啊,你就上勾勾吧,过来抱我一下嘛!

可是啊——

温煜没动静呀!

他居然没学那剧里的皇帝,嘻嘻哈哈上前,一个拦腰横抱她!

天啊!

你到底是不是昏君啊!

她看向温煜,少年直勾勾盯着她,呼吸略有些急促,脸上也泛红。

少女惊了一下,心头也生起一些慌张,生怕万一温煜急了,被她的美色勾的不行,直接越过了抱一抱,做点其他什么事情,那她该怎么办?

……嘶!

不能想,不能想呀!

总之……

温煜,你不抱,我等会就自己动手了奥!

……

温煜脑袋被点一下后,思绪就全乱了。

连客厅里的整整穿堂春风都凉不下他此刻的脑子。

原先想法比如“她的舞蹈还真进步了漂亮了”“符橙雀摇啊扭啊真不错”“有女仆装就好了啊”悉数粉碎,整个脑袋里只剩下“我要不要学电视上冲上去抱她一下?”“我能啃她一口吗?她会生气吗?”“一起抱着跳一下可以吗?”这种堪称不理智的念头在激荡着。

他也知道自己此刻眼神里的欲望太过于赤裸、浓烈,可看向符橙雀时,小青梅眼睛里居然没有躲闪的意思!

温煜觉着,自己今天得做点什么,不然会后悔——

抱一抱吧!

嘿嘿嘿,制造个什么“不小心”,老爷我要抱一抱自己的青梅小女仆!

另一边的符橙雀,在“舞池”里又转了一圈,她总觉得,这是一次绝佳的任务完成机会。

温煜在那儿坐着,倘若自己背对着他从一侧向后倒到他身上,他那么两手一接,公主抱的任务不就直接完成了吗?!而且还可以装作“不小心”倒下去的,省去了许多“尴尬”的时刻,妙啊!

需要担心的是,万一温煜没反应过来,她多半得摔地上了,更惨的是,还是摔在竹马面前,那将是一个无限恐怖的尴尬局面——

但……她这个美人要摔倒了,温煜舍得不接吗?

谅他也不敢呀!

所以……

倒吗?

倒呀!

横了心来,符橙雀在舞曲即将结束之前,摇晃到温煜前面,一个简单的收尾动作时,微微用力蹬一下,突然间“脚下一滑”,她“哎呀”一声,向后倒去。失重感袭来,少女心中疾呼——

温煜,接住我呀!

你接不住,我就要“哐”地砸地上啦!

救我呀救我呀!

奥!

我来啦!

哇哈哈哈——

……

温煜这边起了半个身,打算“不小心”拉一下她的衣摆,拽她摔倒到自己怀里呢。

结果下一瞬间,却看到符橙雀脚下一滑,随后这道身影,直直的向他倒来……

哟呵!

天降小青梅!

他看准了角度位置,伸出手探手一接,绵软无骨的身躯便入了怀来。

只是他低估这“脚下一滑”的冲击力,冲入怀里的力量居然其大,他两臂拦住了符橙雀的前后腰肢,还未抱紧就被她带着向一侧倒去。

这一瞬间他心里头的旖旎当即消失。

温煜急忙腾出一只手来扶向沙发,一边继续护住少女,一边想要安稳身形,手忙脚乱起来。

这下反而失了稳当,虚抱着符橙雀向倒去。

事情和符橙雀自己预料的不太一样,她微微有些吓懵了,在看到温煜也猝不及防的倒下时,她瞬间慌乱起来——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她本能的拧身搂抱最近的事物,可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抓实,耳旁便有“哐当”一声响,紧接着身体重重砸下……

她侧坐在了温煜腿上,然后完全止不住的向着他倒去,像电视里舞女倾向皇帝的怀里似得,只是比那个更快更急更加……不可抗拒、不可思议!

随后。

她的嘴唇磕在温煜的额头上。

就那么轻轻的,多一点力气就痛,少一点力气就不会碰到,刚刚好,刚刚好就碰到了!

仿佛是她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在温煜手忙脚乱之间印下。

……

符橙雀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是在心里感叹:没摔就好哇。

温煜好像接住了她呀!

可很快,她就感觉到了嘴唇上的异样,自己的双唇好像触碰到了什么地方……

微微抬起头,垂眸看了一看,温煜额头上,留着一道澹澹属于她的印记。

她脑壳壳里缓慢转着,无意识的发出“啊”的一声。

然后心里缓缓捉摸:

诶呀!

我碰到了……

是嘴唇,不小心,亲到了,他的额头呀。

那额头带着一点体温,凑近时,她好像闻到了兰花香味,是洗发水吧?还是沐浴露呢?不小心碰到了……

啊,应该是……

亲到了!?

等等,亲……!?

符橙雀“曾”一下面红耳赤,双颊的滚烫程度前所未有,她又看了一遍,还在脑海里回忆了一遍,紧接着手也开始哆嗦,身子也微微颤抖起来。

亲到了……

亲到了啊!



不管怎么看,可都确实是一个吻——

她,符橙雀,吻在温煜的额头上!

天啊!

……

温煜还保持着固定的姿势,一手抓着沙发,另一只手圈揽着符橙雀的腰,靠到在沙发上。

少女整个上半身扑在自己身上,脖颈迟尺距离,之上的皮肤吹弹可破。可他甚至顾不得眼前这份美色,注意力四处乱飘着,哪里都有一份美好吸引着他——

她……

腰真的好细。

盈盈一握。

身上真的很香。

沁人心脾。

这般拥搂之下,他能听到近在迟尺的心脏跳动声音,“怦、怦”的跃动着,还可以一丝不漏的感受到符橙雀微热的体温,正透过裸露的脖颈传递到他的脸上。

这以上全然加起来,都比不过额头那隐隐约约传来的温热柔嫩的触感。

那是什么!?

他原以为是符橙雀的脸蛋。

还觉着,热热的,真舒服。

他季动了一瞬。

可当这片温热挪开的刹那,还伴随一道灼热的气息喷来时,他顷刻间反应了过来——

不会是脸蛋,是嘴唇!

刚刚,一个意外,符橙雀,亲到了她的额头上!

季动突然化作狂风暴雨。

他真打算继续来点什么动作——

都看到了,是青梅先动的手!

可他又立刻感受到了符橙雀轻微的颤抖,便定了定心,先按住不动。

坂本喵喵叫着走了出来,又转了两个弯,消失不见。

当符橙雀第二次低头看时,温煜也向上看去,二人视线对上。

温煜看到了一个粉嫩娇羞,眉目含水,呼哧喘着气又触手可及的符橙雀。

符橙雀也在望着身下的少年,轻喘着气,眸子里还有许多惊慌失措和不可置信。

灼热的气息落到脸上,烧融着温煜的理智,少年突然想要凑上去,亲她。

和她吻。

温煜支了一下身子,揽住她腰肢的手用了一些力,想要把她拉到更近……

……

音乐突然换了,跳到了另一首歌曲上。

那歌词唱着唱着,颇为欢快。

温煜的动作顿了一下,这一下反而成了惊吓掉小雀儿的哨声,符橙雀在他怀里“呀”了一声,然后奋力撑起自己,吭哧吭哧爬了起来。起身后,她连衣服都来不及整理,只看了一眼温煜——

羞,且慌乱。

没有生气,也没有懊恼之色。

然后跌跌撞撞向着自家跑去……

……

符橙雀面红耳赤的回到自己卧室,沿途叮铃哐啷撞了不少东西,可她毫无知觉。回了卧室,直接扑到自己床上,用厚被子将自己埋进了被窝里。

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她亲了温煜,对吧?!

亲到了他的额头,没错吧!?!

虽然是不小心,可明明、偏偏、就是亲到了啊!

怎么会这样啊!

她只是要一个公主抱啊,怎么会阴差阳错的亲上去了呢?

那一瞬间,他和温煜那么近,贴在一起,她还亲了他,还是在那么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搞的像是她偷袭亲上去了一样!

该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符橙雀的小脑壳里已经完全混乱了,无数念头像阳台那只蠢猫玩的毛线球,从阳台掉了下去,半途变成了春天里突然下起的阳光雨,雨打在地面是钢琴家落下的手,敲出了刚刚跳舞时候的旋律。而这旋律还在变化着,和风声、鸟鸣声、猫叫声、摔落时声音、温煜的喘气声……全部融合,到最后她脑中只剩下一段旋律,模模湖湖的唱着歌曲,那歌词好像是:

“春风不解风情,吹动少女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