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春雷乍响。

天还昏暗时,屋外隐着雷声,轰隆隆的,可没有雨点声。但还是能听见不小的风声。近处的一道闷雷响过后,在半梦半醒之间的符橙雀被彻底惊醒了。

她躺在床上,睁开了眼睛,蹬掉了一侧的被窝,露出光洁的一条长腿。

睡裤不知道怎么已经卷到了大腿根了。

许是昨晚辗转难眠,情绪的躁动让她在床上打滚太久,裤子都不听话了。

符橙雀支起半边身子,掀了一角窗帘。

外头好阴,云层都是半黑的,树木在晃动,细小的雨珠子撞在窗玻璃上,滑成一条线。看起来风也不小。对面紧闭着。

手机显示时间8:47。

昨日的事还历历在目,额头的触感和嘴唇的酥麻至今还留存着……

原本打算几天都不要看到温煜的,可昨晚对面就开始威胁她了,太过分了!

真是……

女帝实惨,身不由己呀!

符橙雀起床出了卧室,父母已经上班,但厨房里的早餐还热乎乎的。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想到系统任务——要和温煜完成一个公主抱。

任务……也完全失败了。

就差那么一点点的,主要是温煜姿势不配合!

洗漱完,她又坐在客厅一个人慢慢吃早餐,热豆浆下肚,脑子好像灵活起来。

蓦然,她又想起一缕微小的怪异——

昨天,她跑回到自己卧室之前,她还靠在温煜身上的时候,温煜的手上揽在她的腰肢上时……

他的手最后是不是用了一下力?

他是不是在将她拉近?

他想做什么?

他……

符橙雀晃了晃脑袋,没敢再往下想。

她嚼着早餐,一直吃到了九点半。

最后一块饼,她吃的恶狠狠的,像在撕咬一块肉。

臭温煜,意图对女帝图谋不轨!

还仗势欺人,借着游戏之事,欺辱于她,可恨呀!

这事,先记在心里,打上勾勾,来日必报!

自己记下的东西都有哪些来着……

算了!

以后就能想起来!

符橙雀收拾了心情,忽然就轻松起来,她径直来了温煜卧室。敲了敲门,没反应,拧了一下发现他门也没锁,她直接进去了。

屋里黑黑的。

那被窝隆得高高的,温煜在里头呼呼大睡,埋到看不见人。

她小恶魔心态又升起了,昨日被欺负了,今日正好使个坏!她拽了一根自己的头发,疼的龇牙咧嘴,然后悄咪咪靠近,打算用自己的头发挠挠温煜的鼻子——

他自己说要青梅叫起床,其他青梅怎么叫竹马起床她不知道,但她这里的话,这也算吧?

嘻嘻。

蹑手蹑脚的走近,符橙雀心里窃笑,可当温煜额头隐约出现在视野里时,她当场怔住了……

啊!

动不了。

不敢靠近。

她如果是小恶魔,那温煜额头仿佛挂着十字架,刺激的她灵魂都开始微微颤动。

这房间有法阵,她想跑路了……

“轰隆——”

外头勐然落了一道惊雷,沉闷炸响。

少女哆嗦了一下,蹬蹬退了两步,呆若木鸡。

……

好大的一声雷。

温煜缩在被子里抖了一下,他翻了个身,脸冲向窗户。

然后眯着眼睛看了看窗帘两侧漏进的微光,外面好像在刮风,好像在下雨,屋里黑漆漆的,这天气赖床真是绝了。

嗯……

嗯?

温煜依稀看到,自己屋里多出一个黑影立在那里,不远不近。

啥时候多了一个大件的物什?

爸妈放的?

突然,那黑影动了一下!

“卧槽!”温煜吓一激灵,汗毛倒竖,整个人缩紧大叫,“什么鬼东西!”

“呀!?!”那黑影也大叫了一声。

紧接着这黑影连滚带爬到温煜床前,一边缩在地上发抖,一边连连惨叫:“啊?什么什么什么!鬼东西在哪儿?哪有鬼东西,你别吓我啊!

!”

这声音有些熟悉。

温煜定睛一看,好嘛,原来是符橙雀。

当即无语道:“鬼东西就是你啊,捏猫猫的,你站那儿干什么,吓我一跳!”说着,又往被窝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符橙雀呆愣了一会儿,也终于是反应过来,“哦哦哦”的应着,慢慢起身。

听闻温煜斥责她,气休休地说:“某人让我早上叫起床,我来叫了结果你还凶我!”

奥!

原来如此!

温煜笑了起来,“对对对,差点忘记了。不错不错,女帝很守信用嘛。”

又疑惑起来,“那你不叫我,站那儿干什么?”

“我、我我……”符橙雀“我”了半天,没想出借口来,只好道:“我刚来你就醒了!”

“那显然是你来太晚了,我已经醒了。”

“反正我准备叫了!”说这话时,少女偷偷丢掉了手上的头发。

温煜不打算争辩这个,便努努嘴,“去拉开窗帘,我看看外头天气。”

符橙雀照做,边拉边说:“早上开始就打雷下雨嘞,风雨交加,忒吓人。”

窗帘拉开,果然看到阴沉沉的天空。

温煜躺的更舒服了。

他看了看符橙雀,小青梅拉完出窗帘就站在那里,盯着外面的云层发呆,动也不动弹,这假模假样的架势看着温煜心里想笑。

他喊道:“符总。”

符总不动。

耳朵都不动。

他又喊:“女帝。”

女帝抬了抬下巴。

身子依旧不动。

他再喊:“巧儿!”

巧儿一脸吃瘪地转过脸来,问:“啥事啊,陛下。”

温煜笑着,“开个灯。”

“很亮了啊,别开了吧。”

“亮个屁。”

“浪费电啊。”

“我都看不清你!”

“你看清我干什么嘛,有事喊我,我就做。”

阴暗中,符橙雀看到温煜笑容好像有些坏,又听到他说:“我看看你受伤没有。”

她抿抿嘴,“我哪里会受伤。”

“嘴唇。”

“……”

一瞬间,少女大为慌乱,连退数步,哐一下撞到椅子上,摆着手说:“我、我我我……没、没没!



温煜哈哈大笑。

符橙雀气休休的。

到最后灯也是没开的。

温煜也知道,开灯会看得太清,失了保护色。符橙雀实际面皮子还是薄,这会儿能进来叫他起床,估计给自己做了无数思想工作,就吊着一口气呢!

届时惊多了,她像个小雀儿一样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这样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