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

天空放晴。

明确来说,离惊蛰还有两三天时间,但节气的变化已然来临。

符橙雀养在窗外的小灯笼花开花了,昨日风雨之下,花包全然无损,今天一早居然绽放了几粒花朵。那头的少女一早上嚷嚷的可大声,全世界都知道她的盆栽开了花。

温妈准备早餐时就在那里笑,“小煜买的盆栽都开了一茬了,巧儿养的花才开出来。”

温爸抬眉去看客厅里的光杆腊梅,“毕竟价钱都不一样,你儿子这个一看就不便宜。”

“也才几十!”

“他说的你就信啊?”

温妈叱骂道:“那还不是给家里买吗?你都不懂买点花花草草,儿子让家里有家的感觉,你还说他!你敢跟他多嘴一句,我就跟你闹!”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温爸受下气,不敢再言语。

温煜出来吃饭时,父慈子孝,场面温馨。

吃罢早餐,温煜等着了符橙雀,她举着一个吃了一半的包子往外跳,符妈在后面追骂:“叫你早点起早点起,偏说不听叫也叫不醒,这会儿知道急了……小煜……帮忙拿一下这袋包子……你路上也吃两个……”

温煜接了热腾腾的包子,只觉得馋虫咬人,早上白吃了,不客气的直接开啃。

符橙雀见着了大叫:“那是我的,那是我的!”

符妈拍了她后脑壳一下,“都说了给小煜两个,袋子还有呢,叫唤什么!”

“奥……”

两人在符妈的注视下,前后下楼。

符妈看着女儿走了,回了客厅,慢慢吃起早餐来。跟前坐着符爸,一板一眼的看报纸。这年头订阅报纸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符妈想了想,说:“咱妈之前让我跟隔壁拉拉关系。”

符爸只抬眼看了一眼,低头看报的同时说:“关系不差啊。”

“更好一点。”

“多好?”

“亲家。”

符爸手一抖。

他看了一眼老婆,然后气憋憋地拢起报纸,喝了一口豆浆压下心中乱糟糟的气,“你妈就那么钟意小煜?还是说,是觉得温家挺好?”

“都有。”

“为什么?”

“知根知底,关系也好。”符妈说完,突然生起气来,“你冲我凶什么!我也为难啊,真是的!”

符爸立刻服软,宽慰起来:“没凶你没凶你么!”收住气,又说:“妈就不问问巧儿的心思?”

符妈白了一眼老公,“问了,巧儿哪里会接这种话。”

“她就不懂,还小呢,非要还搞这些!”

“大学了。”

符爸噎了一下,叹口气:“也是,大了。”

他思索了一下:论关系,隔壁最好,不是亲戚胜似亲戚;论人品,温家那一对和自己多年朋友,知根知底,人品尚佳;论感情,重友谊且一家和睦,比自己这边和谐多了;论家教,那夫妻二人也是相濡以沫,孩子有样学样,必定顾家,平日小煜老实的同时还机灵;论潜力……小煜可比自家女儿优秀多了!论家境,不相上下。

老父亲这一琢磨,坏了——

巧儿还算高攀了!

不过女方家高攀一点点也算常事……

等等、等等,那这不正正好说明,巧儿和小煜,非常合适吗!?

他当即牙酸起来,问:“妈怎么说的?”

符妈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高考之后看情况走个订婚的过场。”

“订婚!?这么急!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你不行,妈就急,她一急,谁知道会发生点什么!”符妈气休休的叫道。

“……”

符爸没辙了。

良久,他叹口气:“再看看再看看,而且高考时间长着呢,高考之后也有两三月,到时候我去隔壁说,你也得问问隔壁的意见呐!万一人小煜不愿意,是吧……”

符妈点点头,默认了这话。

……

春光正盛。

去往学校的路上,沿途都有风拂过。

路过空旷一些的地方时,风更大了,而且夹杂着阵阵花香。不见花,却有花香。这奇异的景象让符橙雀惊喜连连。

她四处张望着,把已看了多年的景致又看一遍。

和平日不同的是,今天她离的有点远。两人隔着两步远的距离向着公交车站去。

温煜自然是知道原因的,所以也不打扰她。

符橙雀遥着嗓子说:“……有花香欸!”

温煜笑着回应,“春天了嘛。”

“是什么花的味道?”

“不清楚。”

符橙雀便不再言语了。

她恬静地跟在后面,风撩着她的头发,她和风玩。有白色的小蝴蝶飞过时,她就去看蝴蝶。树叶响了,她又去听树叶的声音……

温煜用余光打量身后,他忽然想到了花信风。

惊蛰第一候,是桃花。

此时多雨,桃花开后容易被雨水浇湿,沾了雨露的桃花便会收敛怒放的姿态,变的含蓄婉约起来,颜色也会变澹一些,轻轻的、浅浅的。

就像这会儿的符橙雀。

上了车也坐的远了,符橙雀找了个陌生的女生坐在一起,温煜就没坐,他就站在符橙雀边边上,低着头看她,把符橙雀羞的埋了一路脸。

学校的事情按部就班。

陈班大早过来时,黑脸仿佛抢劫了春风,大家看过去,他脸上就写着四个字:“我好爽啊!”

二模考试成绩出来了,四班大获全胜!

其他人不谈,温煜这一坨成绩相较上次更加进步。

小瓜小考时15名,这次第13名,差一脚全班前十!

方灵上次前进1名,这次倒是没变,排在了第7。

陆敏成绩比较特殊,成绩是进步的,排名是退步,她落在第4。

而陆敏的原因就是符橙雀——

符橙雀超过了陆敏,排在了第三名!

全班前三!

二人和排在第二的程平策也一步之遥。至于温煜,全面拉开分差,遥遥领先。

制霸四班,触手可及哇!

成绩宣读完时四班气氛热切,私语不断,陈雄国笑眯眯的看着,并不打算打断这份热烈。

有人小声道:“我成绩进步了哈哈哈!这次题目好难啊,那个符橙雀居然还能飞那么快……”

有人接耳说:“你也不看看她旁边坐的是谁!”

“是啊,连方灵和彭慧的成绩都提的好快。”

“彭慧她都快前十了,以前比我还差的!”

另一头的说:“三模程平策悬了……”

“悬了也前五,成绩还是进步的,怕什么?”

“也是,担心我自己吧哈哈哈……”

方灵兴奋的拍符橙雀的肩,“橙雀橙雀,你前三了欸!好勐!



符橙雀说:“嘿嘿嘿……”

小瓜也倾着身子分享喜悦,“我也快前十了哈哈哈我的天啊,我瓜某也有今天!



符橙雀和方灵二人转头又去恭喜小瓜。

陆敏此时回过头来,幽幽叹口气:“欸呀,还是被橙雀超过去了……”

符橙雀赶紧去摸陆敏的脸,宽慰说:“对不起呀对不起呀!”

“噗……我成绩还是进步的,你道歉啥……”陆敏笑了一声,“而且我已经连续几次成绩进步了,再没下滑过,真好!”

众人一听,齐齐点头:确实!

小瓜、方灵、陆敏三人转头又开始和温煜道谢,毕竟他帮忙真的很多!

符橙雀其实也最想将这份喜悦和温煜分享,但她又非常纠结:一面超级想和温煜庆祝,一面被自己薄薄的面子限制的死死的,一看到他的脸,她就难以抑制的去看他的额头,一看额头,就脸红心跳……

如此状况下,少女一边喜悦,一边哀叹。

喜悦的是,努力换来进步;

哀叹的是,没法和他说话了……任务也好像没救了,脸都不敢看了,还让他抱吗?

这可咋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