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煜周二中午从陈班那里拿回了稿子。

陈班不客气的给他删删改改,留了一些看似谦逊的话,添了一些中肯的评价,温煜觉着,陈班这个老男人这是给自己上表扬嘞。便心里乐呵呵的接了,回头晚上抽空念两次,算练习了。

回来时,符橙雀几人聊的贼开心。

个个脸上的笑容比外头的春花开的还要灿烂。

他凑将上去,“聊啥,笑的这么欢,这么开心?”

小瓜低低叫道:“有人把二模成绩排名发网上嘞,温煜,你也是名人了!”

“网上?”

“贴吧!”

温煜第一反应便是微博那路子,后来想想,貌似这群学生不兴微博;这时候貌似也没有什么校园墙,大家没有上墙说秘密的乐子。

当下学生最火还是贴吧。

市二中也有贴吧,这早年温煜就知道了,他以前偶尔看看,没在意过。

方灵又说:“橙雀早就是名人了,总有人提!”

符橙雀耳朵一竖,凑了过去,但不问。小瓜替她问,“都提橙雀啥了?”

“好看、漂亮、高冷,但名花有主。”

小瓜奇道:“橙雀哪里高冷了!她明明超级可爱,非常热情!”

陆敏说,“那是你觉得。”

方灵点着头,“就是就是,你自己看看,橙雀除了跟我们聊天,有跟其他人聊过什么天吗?”

陆敏接话:“男生里,估计只有温煜和陈班了……”

小瓜问:“陈班算男生?”

方灵叩了叩桌子,“陈班不作数!”

陆敏轻轻道:“那就只有温煜咯……”

三人互相看看,突然戏谑叫起:

“野!”

“野”

“野——”

“伊!”

“伊”

“伊——”

符橙雀听着一头雾水,主动上去送人头:“你们干啥呀?‘野’‘伊’啥呢?”

方灵就突然抱住符橙雀的脑壳壳,大笑道:“我们‘野’‘伊’某人是你的唯一呀!哈哈哈!”

符橙雀面红耳赤的去招架,结果小瓜和陆敏又在两侧说道怪话,引得她脑袋也晕了,身体也开始发烫,周日那回发生的事情,逐渐浮现,嘴唇的触感、额头的温热和温煜揽住她腰肢的那突然发力的手,都一股脑袭上心头、脑海,止也止不住,停也停不下来。

她突然想到,和她关系最近的男生,好像已经不单单是关系近了……

闹了一阵,几人安静下来,各自学习。

教室外的叶子沙沙的响着。

温煜听了一会儿,低头回复了上午收到的楼璇丽的一些消息。近来的事情很稳定,要处理的并不多,但他依旧得中午抽个空回复一些,已经快养成习惯了。

下午的时光澹澹的。

符橙雀和温煜的接触点到即止,也不怎么看他,哪怕看了也会别过脸去,总只剩下半边红脸冲人。

她还开始抿嘴。

因为现在温煜动不动就盯着她的嘴唇看。

有时候两人同时发了呆,就变成了虽然互相在看着,但一个在看额头,一个在看嘴唇,总之都没有看眼睛的怪异场景。这般时候还能多面对面一会儿,一旦对上眼睛,符橙雀总要败下阵来,眼神仓惶躲避。

这份扭捏让平日里一贯爽朗、大气的女帝十分之不适应。

以至于她怀疑自己生了病!

偶尔女帝也想重归奔放,可在其他人面前无异,面对时温煜身体就抗拒的不行。

自己这番矫揉造作让女帝烦躁极了。

连带晚上指导高二学妹跳舞时都憋着气,吓的小学妹以为自己跳的太糟糕,惹学姐生气了。

而为了不看到温煜而进一步引发身体病变,她这夜拉了窗帘——只是拉了窗帘,没有关上窗户的玻璃。

她在这边头练习自己的发言稿,练了一遍又练一遍,她对着自己写到的稿子轻声念着:

“尊敬的学校领导、各位老师……”

话音刚落,突然传来了温煜的声音:“……亲爱的同学们,冒号!”

符橙雀噎了一下,瞥了一窗帘,又念道:“……亲爱的同学们:非常荣幸能够在这充满阳光、希望的日子里站在这里,和大家共同见证这难忘时刻。我……”

那头忽的又接,“‘感叹号’!得改‘感叹号’!”

符橙雀当即气休休起来,她一把拉开窗帘,怒道:“温煜,你干嘛!”

温煜表情茫然的抬头,说:“我背稿子呢……”

“你……”

符橙雀视线稍低,还真看到了温煜正站在书桌前,手里捧着一页纸。

她收了一丢丢的气,问:“你怎么老接我的话!”

“哪有,我练稿子呢!”

“放屁,哪有练稿子连标点符号都要念出来的!你就是在接我的话!”

温煜叫屈,“巧合?”

巧合个屁。

温煜就是故意的。

他看到对面拉开了窗帘,笑着坐回书桌前,“符总,你念的太没感情了。你是上去感染人的,你这读下去大家都要睡着了!这样可达不到女帝宣传自己小组,让天下人记住的目的。”

符橙雀当即收住了要拉窗帘的手。

温煜又说:“你不能真当自己这会儿就是女帝了,说话会不怒自威。你得把自己当成发起挑战的勇士,得冲锋,挑起热血,懂吧?”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符橙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然后又听少年好听的嗓音轻声说:“你过来,我教你……”

少女瞪圆了眸子,连忙缩到窗帘外头。

“我不去!”

“为啥不来?”

“你肯定逗我玩!”

“啧!陛下啊,你想啊,我作为军师时,什么时候逗过你?哪条意见不是有用的?”

“……”

“我现在是为了帮你,让大家记住你,扩大你的影响力,你有影响力就等于我有,我就是在帮自己,我又不是傻子,我能害自己吗?”

“……”

符橙雀脑壳壳转了好一会儿,闷声说:“那……你就这样教吧,我不过去。”

温煜笑了一下,“你不怕扰民啊?”

过了片刻,又说:“算了,以符总的聪明才智,稍加练习效果应该也不错,我先睡觉了,晚安!”

“……”

符橙雀到底没敢过去。

她完全不敢想象过去会发生什么,或者说,她现在根本不敢与温煜两人同处一室……那来自深处的季动敲打着她的心脏,一下一下,震的她头晕耳鸣,胡思乱想……

躺在床上时,她又想到了自己的任务。

a计划失败,b计划没有。

她要怎么才能完成啊!

对了,装病吗?

像上次那样,装病好呀!

她只要坐在客厅里,装作撞到了脚趾头,让温煜抱自己到沙发或者床上,轻轻松松搞定!可……

抱的时候会摔跤怎么办?

摔跤的话,又会亲上吗?

这次,还是她亲温煜,又或者说……

是温煜亲他!?

天啊!

温煜这个大骗子!骗她过去,是要亲她!



天啊!

我在想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