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明,惊蛰即至。

节气的变化在江城十分之准时且明显,昨天的好天气转眼消失,早起时阴沉沉,到出门了,便飘起毛毛雨。

符橙雀撑着伞儿走在前头,她伸手接雨,然后甩着爪子叫嚷:“冷死冷死!”

温煜跟在后头,看着她的动作会心一笑。

少女忽在前面催促:“走快点呀,不然下大了,鞋子湿了就难受了……”

也对。

过了穿雨胶鞋的年纪,雨天的乐趣就全然变成了在屋里看别人淋雨了。温煜快走两步,和符橙雀并肩,这次她并未躲闪,只是距离隔着一点。

公交车上,两人坐在了一起。

符橙雀眼睛在看春雨靡靡,脑子不知道在想啥,总之温煜看到的是符橙雀半红不红的侧脸。

然后是一路无话。

到学校时,小瓜三人已经到了,这时方灵献宝一般从包里取了几个袋子,挨个送到几人手上。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袋子鼓鼓囊囊,握在手里冰凉凉的。

透过透明塑料袋子,能看到好多暗绿色。

符橙雀好奇问:“啥呀,灵,你给了啥?”

“清明果,我家也叫‘清明饺’。”

陆敏登时兴奋了起来,打了袋子的一丝缝隙,果然看到了很多饺子形状的吃食。它的体积比饺子更大,表皮暗绿色,更加粗糙,清晰可见上头的植物纤维。

“这就是清明果啊!”

小瓜“嗷”了一声,喜道:“跟我家的差不多!这东西可好吃了!”

符橙雀好奇化作狂喜,“清明果!

哇!灵宝,我宣布我今天最爱你!

!”

温煜也赞道:“就是这东西,我也爱吃!我就收下了,谢谢了哈哈!”

方灵摆着手:“别客气别客气!”

符橙雀最是急迫,等也不想等了,直接就从袋子里拈了一个出来,三大口吃了,捂着嘴嚼了许久,脸上愈发满足。

她这超近距离的一吃,隐约香气弥漫了开来,温煜最先接到这信号,也忍不住了。

陆敏看到后面两位都开始吃了,自己也馋的不行,便学着偷偷拿了一个,慢慢咬了起来。刚一入口,特殊的清香便盈满口腔,皮有点硬,馅料是雪菜,很好吃!

她忍不住“嗯嗯嗯”的直点头,看起来是相当喜欢。

小瓜看着哈哈哈大笑,想了想,也吃了一个。

方灵看的有点无语,小声说:“你们急什么啊,这都是冷的,硬梆梆的。你们带回去重新用锅蒸一下,更好吃。”

说是这样说,可还是很开心。

吃完,符橙雀高兴的说:“本小组解锁了一个新的成就——集体吃小零食!虽然不是在课堂上偷吃的,但意义重大,我宣布今天为‘灵食节’,‘方灵’的‘灵’!”

几人“呃”了半天,都被无语到了。

她又说:“等我当了女帝,‘灵食节’上每个人都吃自己家乡的美食,还要分享给别人!”

总之,橙雀女帝小手一挥,“灵食节”就这么定下了。

小瓜连忙拍手:“好!”

温煜严肃叩着桌子,一字一句说:“太棒了!‘灵食节’期间南方必须全面推行‘以3月份期间,叶长12厘米的鼠曲草制作,包入雪菜、杂菜和肉制作成饺子形状并以蒸汽蒸制而成的清明果’为节日期间主要食物!绝对严禁煎炸焖烤各类其他形式,还要严厉打击煎了当菜就米饭吃的奇葩地区出现,出现一个取缔一个!坚决排除异端,统一好吃标准!”

符橙雀惊了:“温总,你这也太细致了吧!”

小瓜说:“里头应该多少有点怨气……”

陆敏笑说:“很难不觉得军师在以权谋私,强制推行自己的标准,但……我支持!”

方灵抱住符橙雀说:“求女帝赐下‘皇室特供’招牌!”

“给给给!”

几人毫不客气的随口乱诌,也畅快笑着。

他们不管那些话说出来到底能实现多少,只是晓得,这一瞬间,非常开心。

周三晚上符橙雀去会议礼堂指导练舞。

这次去时间长了一些,回来的时候她晃着脑袋装学姐道:“哎呀,现在的年轻人,基础真不行呀!就那么一个动作,换了一身衣服就做不了了!”

温煜沿着路向前,嘴里问:“演了个啥啊?这么麻烦。”

“话剧,又是跳舞又是唱歌的,忒多事。不过搞的是很认真的,还有服装嘞,像模像样,挺好看!”

“现在的学生真不得了,我话剧都看不懂。”

“谁不是呢!我也网上看了看舞蹈片段而已,能教就行。”

温煜想了想,问她:“你稿子念会了吗?”

哪壶不开提哪壶。

符橙雀顿了顿,没说话。

……

这晚上,符橙雀还是扭扭捏捏敲响了温煜卧室的门。

温煜见了她就笑,又让她站到自己的书桌前,自己坐在床上看。

然后认真说:“门窗我关紧了,你念吧,小点声没事,我听听看。然后主要帮你改一下语气和停顿方式这些。”

两人隔着符橙雀能够接受的距离,她极力避开去看温煜的脸,看了也尽力不去想周日的事。

这个时候,她就隐约能够感觉出,温煜在护着她——距离很合适,也没有任何怪异举动。

温煜原来是这么懂她的男生吗?

还是说,他本来就很好呢?

少女轻轻甩头,吸了一口气,沉浸下来,“我开始啦。”

其实“自在界”效果并未过期,还剩下一点尾巴,温煜想着让符橙雀过来养精蓄锐一番,到时候不至于精神状态不好。

这夜,符橙雀练的很认真。

周四无事。

周四晚上练完,符橙雀开始微微激动起来——

她要上台了,这将是橙雀女帝第一次在超大场合登台发表讲话,这是极具历史意义的一天!

不管后面情况如何,都将载入史册!

周五清晨。

符橙雀醒了。

昨晚睡不着,早上醒很早。

可她依然感觉自己精神抖擞,状态满满!她拉开窗帘,对外头的天气也倍感满意——

前天雨了一天,昨天阴了一天,到了周五这天,云朵尽是白色。天际虽然不算明显,但好天气的兆头已经显现,这显然是为橙雀女帝的登台量身准备的呀!

卧室里,她精心打理着自己:

天气,很棒!

澹妆,绝美!

情绪,到位!

状态,良好!

稿子,拿了!

伟大宣言,准备就绪!

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