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风停下来时,符橙雀开始了演讲。

在简单自我介绍之后,她念道:“尊敬的学校领导、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非常荣幸能够在这充满阳光……”

她微带着笑容,声音清澈而明晰。

开场结束后,她抬了声量,沉了语气:

“……需要盯紧目标不放松,坚定信心不悲观……心无旁骛、厚积薄发!这是一场实力的决战,更是心理的较量……”

抑扬顿挫,气势满满。

一段强而有力的段落说完,她忽然缓了调子,开始娓娓道来:

“其实几个月之前,我完全想不到我今天会站在这里,那时候我成绩一般,甚至排不到班级前15……”

她仿佛在讲故事,少了排比套话,更多了自身经历。

这倒不是温煜要求的,反而是陈班这些老师们想要的。这也是选择让她或者温煜上台最重要的原因——用自身的故事去带动学菜们最后拼一把,时间还有,万一逆转了呢?

这段事一下就吸引了大部分的关注的目光。

连二班、三班原本有些脸上有不乐意神色的同学,也收了神情,专注起来。

故事慢慢讲到后段。

符橙雀喊着:“……我可以,你们也可以!我做得到,你们也做得到!”

场下的气氛开始燃烧热烈起来,呼哧呼哧喘着气。

符橙雀笑了起来,她话锋一转,突然振奋:“……除了我自身的不想放弃,想考的更好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几个月前我和温煜、彭慧、陆敏、方灵几位同学组成了[征服世界谋略之星学习小组]”

她兴奋地继续说:“我的进步离不开与他们互帮互助,也是这个小组让我和他们这半年内取得集体进步!事实证明,努力任何时候都不会晚!



原本全场逐步热切的气氛蓦的为之一顿。

所有人拧着眉头开始思索:

“征服世界……”

“谋什么……谋什么来着?”

“星星?”

四班人也愣了,纷纷看向温煜、方灵四人。

温煜和几人对望一眼,大呼上当,心中原本“看女儿终于长大要上台表演了”的心思荡然无存,齐齐暗道:

坏球,符橙雀又要搞尬的!

完蛋,拦不住她!

确实拦不住,今天谁上来了符橙雀都打算掏点私货出来。

她搁下自己已经讲完的发言稿,开始自由发挥:

“在我们的学习小组内,我自称女帝,温煜同学自称军师。你们听了肯定会想笑,但这就是我的梦想,也是温煜同学的梦想!”

齐刷刷的目光袭来,温煜在底下当场泪奔:我不是啊,我没有啊,她诽谤我!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我的身后是市二中,我想用我的梦想为它添光彩!为了这个,我们一起拼命学习,一往无前!”符橙雀开始发癫了,她激昂起来,“有梦想不可怕,没梦想才可怕!我说我的夙愿是成为女帝,有什么不可以!我为它努力,为它奋斗,我希望将来有一天,能够君临天下!像钝锤子锤炼钢铁,终有一天利剑出!你们呢!你们难道没有这种想法吗?你有,就做!一点也不会迟!不管结果如何,你们和我们都永远是世界的一道光……呀……”

她还在喊着,主持人已经靠了过来,拽着她往台下走。

这个令得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少女拉住主持台,握紧话筒,做最后的挣扎,“嗷,别拉我!我还没说完……”

然后在另一名老师加入拖拽之前,喊出了绝命之言:

“我与温煜共天下!”

“吾心存高远,女帝又何妨……高考,大家,冲……呀……!



……

直到誓师大会解散,符橙雀都没再出现。

教室里,其他同学还在对刚刚的大会议论纷纷,说来说去,最有意思的反而是符橙雀。

“符橙雀被拖下去了哈哈哈……”

“我觉得说的挺好的啊,怪有意思的,比那两个学霸说的有意思多了!”

“有一说一,我以前觉得符橙雀是个高冷冰山来着,今天一看,感觉不是啊。”

“高冷的中二病?”

“对对对,但是……感觉更喜欢了怎么办?”

“我也……他们那个小组还收人不?”

“应该不了……”

“那我们也搞个学习小组冲一把?温煜他们都弄了哈哈”

“来?”

“来!”

“叫什么?”

“征服宇宙谋略超星系团……”

“……”

温煜和方灵几人一边抱头躲避目光,一边低声讨论。

方灵说:“温煜温煜,橙雀不会有事吧?那稿子你写的?”

温煜怒道:“可能嘛?前面是她交上去的,后面她自己发挥的!”

陆敏啧啧道:“太厉害了,我辈豪杰呀。”

小瓜忧心道:“雀,我的雀儿。”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门口喊:“温煜,温煜老师找你!陈老师,快去!”

方灵嘿嘿一笑,“找你了,顶住,靠你了!”

小瓜也说:“救一下雀儿……”

陆敏握拳打气:“加油。”

温煜向着办公室去,步幅不快不慢。

他回忆了一下符橙雀的发言,琢磨着等下会发生点情况。

刚刚符橙雀的发言吧,虽然夸张一些,但整体积极向上,还是以鼓励同学为主。什么女帝,什么军师小组,奇葩是奇葩,但也确实是真实存在的,成绩是实打实的提高了啊。

她就说点实话和个人理想,带动个气氛,应该没啥问题。

到了办公室,温煜探头一看,里头只有陈班在,旁边坐着耷拉着脑袋的符橙雀。

他心中大定——

校长和副校长不在,连年级主任都没有,那肯定就没啥事了。

登时眉开眼笑起来,敲了敲门,“陈班,您找我?”

里头两道视线望了来,陈班面无表情,符橙雀仿佛看到了救星。

温煜从那对闪着泪光的眸子里清晰的读到了里头的长长的一段话——

军师!朕被擒了,求你快快靠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救朕于水火之中啊,求求你咯!

陈雄国开门见山,直言问道:“温煜,符橙雀刚刚在台上那么说,是你教她的?”

温煜飘了两步,到跟前,说:“老师,啥我教的啊?”

“装傻是吧?符橙雀最后的发言。”

“那……那不是老师您给审的吗!我和同学都以为那是老师们要求她这么说的呢!”他睁大眼睛,然后又笑眯眯起来,“您还别说,真有效果啊。大家听着都热血澎湃的,梦想啊,多奇怪都没关系,只要能帮助学生们健康、合法的成长,那就没问题嘛!”

陈雄国嘴角扯了一个笑。

小兔崽子。

这话说的,怎么跟刚刚校长说的那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