拱廊那边拍完,几人又转了学校好些个角落,哪里春意浓烈就去哪里留下珍贵影像。

绕了一圈,再不知道去哪儿的时候,符橙雀突然指着操场主席台的一侧,说:“我要去那里拍照!”

几人一看,虽无春景,但确实是个值得纪念的地方!

便从操场比赛跑步到了那里,符橙雀勇夺第一,陆敏的跑步速度比温煜走路没快多少,她扶着墙刚到时,温煜后脚也慢慢靠了过来。

歇息了一阵,几人拍起了合照。

而这个拍照的重任就转移到了温煜身上。

温煜的技术嘛……

“还不如我弄个棍子支在这里。”陆敏看着第一张成片照片评价说。

“确实,感觉没什么美感!”符橙雀深以为然。

“匪夷所思!”小瓜蹦个词。

“科技产品不听老年人的话,温颇老矣,尚能拍否?”方灵取笑说。

温煜无法反驳,只能再来。

众人重新摆了姿势坐下,又“卡察”了一张。

“来来来,都来看看!”他招呼着。

几个脑壳凑了过来,围观相机屏幕上的成像作品。

“也一般……”

“陆老师快快教他一教!”

“那我必须教一下全班第一,年级前十了!”

陆敏指导了一番,温煜拿起武器重新战斗,一番操弄后,又被否定。

之后又拍摄了六七张,没有一张合她们心意的。

温煜总感觉到最后,拍照的性质已经变了,变成了找茬游戏——

有一群歹人在捉弄他!

可恶。

这不,拍到第九张的时候,四人看完时发表了一致的令人暴躁的意见:

“我觉得第一张最好看。”

“确实!”

“这么对比的话,第一张显得自然多了。”

“我也选第一张。”

妙!

九九归一!

温煜在这一瞬间回想起了某些在公司里熬夜经历。

他羊装沉了脸,四个女生一看,赶紧伊呀叫着道歉讨好:

“温煜辛苦了呀,我们请他喝奶茶怎么样!”

“同意同意,劳苦功高,喝一杯!”

“军师息怒息怒,九张我们都留下了,哈哈哈……”

“走呀走呀!我也想喝了,给温煜带一杯大的!



温煜突然又笑了起来,“算你们识相。”

小瓜三人领了买奶茶的任务,走了。出了操场,三人马上猫到一颗位置绝佳的树后,然后齐齐看着主席台边上的两个人。

陆敏举着相机,准备就绪,她已然觉醒了另一个天赋。

方灵兴冲冲说:“赌!他们会不会在我们走了之后拍照!”

陆敏摇头说:“这太没意思了,绝对会的。”

小瓜说:“赌一下谁先拿起手机拍可以吧?”

方灵赞道:“太棒了,就赌这个!赢了输了怎么样?”

陆敏做了个手势,“中午捏肩15分钟!我赌温煜先拿手机!”

“赌了!我赌橙雀先拿!”

“雀绝对不会,我也赌温煜!”

方灵大笑,“二对一,我输了得捏半小时!赢了你们都得给我捏!”

三人屏息静气,望着远处。

阳光刺眼却不勐烈,和煦的风吹着,周围有轻柔的“沙沙”声微微响着,很舒适。

温煜和符橙雀两人并排坐在台阶上。有那么一会儿,两人都没说话。

等风停了,四周都安静时,符橙雀轻轻吸了一口气,说:

“温煜,我们拍个照吧?”

……

方灵回来时,下巴快要翘到戳破天了。与之相对,小瓜和陆敏二人满脸遗憾。

奶茶分发到手上的同时,方灵还郑重其事的拍了拍温煜的肩膀,说道:“军师太棒了,把女帝拿捏的死死了!我以后都支持你!”

同理可得。

小瓜和陆敏一左一右围着符橙雀。

一个说:“雀呀,虽然你让我输了,但我下次依然会相信你……”

另一个说:“橙雀,我是摇摆人,下次我选温煜。”

一通乱七八糟的言论把二人都说湖涂了。期间,到底还是温煜最先反应过来,他“好哇”的叫了一声,笑骂道:

“我算听明白了,你们拿我们两个开盘是吧!”

三人望天。

符橙雀听不懂在说什么,一脸茫然。

“谁赢了?”温煜又问,“方灵?这么能耐!”

方灵低了头,一脸得意,“全是温军师的功劳,某不敢居功!”

他手一伸,“不管你赢了什么,分我一点。”

非白嫖,拿来!

分是没法分了,等三人坦诚布公的那一刻,后知后觉的女帝才终于反应了过来。

她羞愤的“啊呀呀”叫着,在操场上,迎着风、踩着阳光追打另外三个女孩。

这一局,唯有女帝恰亏。

……

照片拍完大家各回各家。

这个下午是清闲的,清闲到温煜摸出电子琴开始自娱自乐。事实上,温煜五人平日在学校里就把课余时间利用到了极致,周日休息休息并无不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成绩飞涨的情况下,并不用太刻意去更改习惯。

而符橙雀就不太一样了。

她也坐在了自己的书桌前,摆开了架势,看似什么也没干,实际脑壳壳里忙碌的不行。

少女正在穷尽自己一切的智慧,并加上自己不懈的努力,找到任务的关键点,搞定它!

她对着任务冥思苦想了数个小时,脖颈垂累了,腰杆弯疼了,屁股坐麻了,终于——

在晚饭前夕,她心中这个“无解问题”终于浮现出一个完美答桉!

就像昨天晚上的那一道光,它又闪烁了一遍,而这次,它清晰的显示出其在宇宙之中的精确坐标,符橙雀的脑瓜子瞬间就捕捉到了它!

天啊!

有了啊!

她,好像,找到了,一条路?!

一个似乎可行的,简单有效的方法!

它完美的符合任务要求!

虽然好像非常取巧,但从以往的任务完成方式来看,根本不需要在意那么多!

符橙雀“曾”地一下从自己的书桌前站起,面上满是激动,仿佛一位验证了某个伟大猜想的数学新人,即将成为冉冉升起的新星——

可以!

应该可以!

就是没有问题!

哈哈!

哈哈哈哈!

如果真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完成了,那么是不是可以说明,她,符橙雀,掌握住了系统?!

那么神秘的力量,即将被她攥紧在手心,成为她的利剑!

噼开新的天地!

区区公主抱,芝麻小事耳!

哇哈哈哈——

橙雀女帝,即将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