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一到周五,晃眼即到。

符橙雀心情随着时间临近而愈发紧张。到了周五这日,心脏好似要冒出嗓子眼,白天被温煜盯上两眼,她都直哆嗦。

少女压着自己的紧张和焦躁,让自己尽量保持正常。

当天晚自习快结束,两人一并来到了会议礼堂的外头。

室外光线昏暗,看不到树叶摇晃模样,却能听见它们扇动的声音,继而有夜风拂面,手背也一阵凉意。

温煜搓了搓手,塞进校服口袋。

再看了看符橙雀,少女眸子望了他一眼,说了一句“等我”后转头向里头走去。

他看着对方消失的背影,没说话。

说起来今天好安静啊,以往站在这里,总归也能听见礼堂里面些许吵闹的排练声音的。

没放在心上,缩在脖子看校园夜景,顺便等人。

……

符橙雀进了礼堂。

里头亮着不多的灯,连舞台上的灯光都是灭的。她望了一下,顺着过道往后台去。

礼堂今天其实人非常少,只有几个不知道是谁的学生在忙碌着什么,而且都准备要走了。

高二周六不上课。

表演话剧的学妹们周五根本没有排练的计划,她们今天其实都不在。可她今天还来了,不为指导,只为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在这里,在她曾经跳过舞的地方。

符橙雀快步来到了后台,开了灯,探头看了看后,立刻露出欣喜神色。

学妹很好呀,给她留下了说定好的重要的道具——

一件有些特殊的裙子。

好呀!

小学妹真靠谱啊!

符橙雀喜滋滋地跳跃着过去,绕着衣服看了又看,再比划一番。不算特别合身,但够用了!她将自己的厚外套脱了,将这身裙子套在自己身上,非常方便。

又取了一个小装饰物,往头发上一夹,镜子前那么一照,嘿呀,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转悠了两圈,符橙雀颇为满意。

她低头看了看漂亮纱质裙摆,心头又升起紧张和一丝丝不安。

呜呜呜……可一定要成功啊,再不成功,她真的就亏大发亏大发了!上次亏了一个亲亲,堪称初吻的亲亲!

这次要是再失败,“第一次和男生抱抱”也百分百要亏进去了……

温煜呀温煜,为了你,我好难啊。

少女身子轻轻颤抖了一下。

这衣服到底是表演用的,有些薄,虽然下身穿着裤子呢还好,但上身微冷。

嘶……

她轻轻吸口凉气,坚定了心思:我,符橙雀,要上了——

去和温煜完成一个公主抱,5秒吧!

只要计划没有问题,那么只需要抱5秒应该就够了!

再打了一个哆嗦,心中哭道,冷死啦,得快一点呀。又摸出手机,给温煜发去了消息。

【符橙雀】:进来!到礼堂里面来!

【符橙雀】:快点呀,一定要快,不然要冷死咧!

……

符橙雀的消息让温煜有些费解。

她这么急匆匆的叫他进去是啥意思?看话剧表演?还是有事需要帮忙?

温煜觉着,符橙雀这人无事不登三宝殿,叫他,必然是有事情要帮忙了。

欸!

碰到一个菜菜的小青梅,还喊着要做女帝,自己作为邻居也实在为难呀。

他回了个消息问“干啥”,却又得到一个[猫猫暴怒]表情包和一句更为急迫的催促“快快快呀!”。

便无奈收了手机,转身向礼堂而去。推开那厚重的门往里探头看看,借着不多的灯光发现里头此时空无一人。

他心头奇怪了。

话剧的人呢?

符橙雀呢?

内部大部分的地方都熄了灯,仅有过道的几盏,原以为能够看到的排练盛况此刻居然鬼影都见不到一个。他朝着舞台看去,幕布升起着,台上也黑的,倒是从后台的位置射出了几缕光,赋予了这里的沉寂一丝生气。

他给符橙雀发了一串消息:

【温煜】:你在哪儿呢?

【温煜】:我进来了,你人呢?有啥事情要帮忙吗?

等了一会儿,手机嗡嗡轻震。

【符橙雀】:我开灯,你站到舞台上去呀!然后等我一下

【符橙雀】:[猫猫开心]

【温煜】:你在搞啥?

【符橙雀】:别问,等我!

舞台?

符橙雀在搞什么?

准备给他一个什么惊喜吗?

像之前生日的那般,突然的感动或尬他一下?也不对啊,他的生日没有到,连小瓜几人也回去了家里,她一个人能做什么?

想不通啊。

他重新看向舞台,也正是此时,那顶上突然闪烁几下,有了一道光线,这光照亮了原本昏暗的舞台。那灯也不亮,却也足够了。

温煜一般打死不肯上台的,只是礼堂此时无人,倒也无所谓了。

他快步上台,等着符橙雀的幺蛾子。

此地有些陌生又有些熟悉,他和符橙雀的第一次同台演出便是这里,在那个位置——

温煜看向一侧,视线与记忆重叠。

可他还未和记忆开始战斗,对向的舞台入口忽然露出一个小脑袋,赫然就是消失了许久,神秘兮兮的符橙雀!

“你搞什么啊?有什么东西要弄?”温煜大声问。

“别急啊,我先跟你说哦,待会看到什么,发生什么都别惊讶!”符橙雀晃着脑袋说。

“能发生什么?”

“发生……嗯,你等下就知道了!”

小脑袋缩了回去,可一瞬后又冒了出来,符橙雀严肃补充道:“还有,你不准笑,绝对绝对不准笑!”

“啊?”

“你保证!”

“这……”

“快保证呀!”

“行……我保证不笑。”

“那我出来啦?”

“嗯?!”

少顷,头顶着小皇冠,穿着一身公主裙的符橙雀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她提着裙摆走的不太稳当,微垂着脑袋似乎是在找路,而少女脸蛋上那浓烈的羞赧的红即使隔着些许距离也能够隐约看到。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那一顶小皇冠在折射着微光,裙子上的点缀也如星星一般随着她的动作细细闪烁。

温煜童孔微缩,立在那里看着符橙雀,一动也不动。

直到符橙雀走到他面前,也一动不动。

少年面上表情凝滞,而心中掀着波澜——

她,想做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