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条属性都是老熟人了,生活之中温煜也用过,而“疾病抵抗”倒是全新的。

除此之外,便是名为“神明三提振”的让他有些在意的技能。

温煜心头有一丝疑惑,从“初体验”到“二进阶”,现在又出现一个“三提振”,那会不会还有四有五?

系统这么翻来覆去的给技能,不会真为他“成神”做准备吧?预习阶段?

少年心中忽的“啊哈”了一声,这样的话,也挺有意思的。自己若真做了神仙,往符橙雀那儿一站,她那个人不得羡慕死啊?

肯定一边超级羡慕,羡慕到流口水,一边说“一般,不过如此”,眼睛上顶两个柠檬,看啥酸死了!

温煜在黑漆漆屋里露出两排白牙齿,兀自地笑,接着喊系统展示一下全新的技能,系统应了——

【[神明三提振:远梦聆声](限时):主动。开启技能后,你可以听到所见过的任意一个目标发出的声音,并大致获得其距离、方向等信息,使用次数:1次,剩余时间:29d21h33m】

“远梦……聆声。”

“啊对,远梦聆声。”

温煜自己念了两遍,又照着技能说明看了几遍,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技能完全不该叫这么抒情的名字,直接点,通俗点——

顺风耳!

他按照以往经验畅想了一下技能的应用场景:

有一天,他正在银行里取款,银行里正好全是美少女,这时候来了一伙儿抢劫犯,“冬冬冬”地一阵抢劫,把他和美少女们劫为人质并强迫他和人质们紧贴着挤在一起,太过分了!不等他站出来智斗劫匪,这群歹徒忽然抓起最美的一个,一并丢到面包车上当做人质,然后顺着地下管道骑着摩托车一路飞奔,逃之夭夭。

正当警察们找不到人时,他利用这个技能,听到了劫匪远在天边的对话,一路跟踪,顺利干翻了他们的老窝,不但解救了国色天香的美少女,还解救了数以亿计的钞票,他带着满屋子的钞票和美少女远走高飞,从此和她在自己的山头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嘿嘿。

嘿嘿嘿。

好啊!

技能有了,歹徒在哪里?

温煜咂咂嘴,幻想了几番后回归正常。

今天任务完成的有些莫名其妙,从周一到周五,他的生活其实相当平静。每日不是上课就是睡觉,要么跟小青梅聊聊天。

此外,再无波澜。

是物体?

还是景致?

抑或者飘忽不定的某个想法或者带有暗示的动作?

只要他今天看到觉得“啊真美啊”的人或景,就算任务通过?

只要他半夜一个人站在树底下吹风,吹够3分钟,也算任务完成啦?

只要他的手触碰到了某一类特殊的东西,身体有了感知,就算搞定了?

啊,或者简单的跟人有关?

只要他今天和一个人单独相处一室,就算完成任务?

只要他今天跟人完成一个拥抱,就获得任务奖励?

这样子?

温煜总觉得不应该。

单独的条件实在太多了,他罗列的话,几乎每一条都足以成为任务的由头,在系统死活不告诉他任务要求的情况下,靠自己去猜测,着实有些困难。

况且,这里面还可能存在重合的情况,比如说——

在某个时间内,他温煜要在和某人独处时,觉得景色好美啊,再和那人分享一下细节,两人英雄所见略同,惺惺相惜之下情不自禁拥抱在一起,再彼此勾肩搭背吹3分钟冷风看3分钟的景。

如此,任务完成!

这不就是麻了,琢磨到死他也琢磨不出来啊!

不过这想法很快被温煜自己否定,太复杂了,系统应该不会设置成这样,否则除了靠命运,几乎没有完成的可能性。

以他目前的任务完成率来看,其中单独一条或二条的概率更大。

比如今天吧……

晚上,符橙雀在礼堂抱了自己,他觉得小青梅那时候“好美啊”。

当晚,系统宣布任务完成!

嘶——

好像很有可能啊。

此刻,一条沉寂许久,被他刷掉的念头重新袭上心头:

“任务,跟符橙雀有关?”

这次很像,可上次呢?

他站在寺庙里,和符橙雀隔着十万八千里呢,哪来的有关?

最多最多只能说“符橙雀”有可能是他完成任务的一环罢了,还是偶尔刷新的那种。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可他连任务啥时候会有都不知道,总不能明天早上突然抱她一下吧?

麻烦啊!

头疼啊!

想让小青梅酸他到死,也挺难的……

……

温煜这一夜睡觉睡到头疼。

他做了连续不断的梦,先是银行,然后打斗,最后又不知怎么转到了符橙雀的卧室里,他居然抱着符橙雀在睡觉——

一起窝在温暖的被子里,里面满是她身上的香味。

温柔的气氛里,他闻到了隔壁青梅的气味,他听见符橙雀的轻声呢喃……

总之……

早上起来时脑袋沉重,颇为劳累,不过身体反倒是很轻松舒服。

只是……又是符橙雀啊。

……

符橙雀这边也彻夜的奇怪。

她躺下后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幻想与现实不断融合、重叠。

少女的脑袋嗡嗡的,身体像在生病一样发烫,她觉着自己是睁开眼睛的,能够看到卧室的一切,可看到的东西却十分离奇——

原本昏暗的卧室亮了灯,房间也忽然成了礼堂舞台,被子的份量成了温煜搂她的力量,她甚至感觉到了他的鼻子喷出的灼热气息,还有他啃咬自己脖子的痛感……

总之……

早起时她在床上翻滚到人歪了!

她的裤腿子卷到了大腿根,枕头被夹在了腿里,被子掉了半截在地上,剩下半截盖在自己的小肚子上,脖颈传来阵阵酸痛,头发乱糟糟的成了个鸡窝……

符橙雀自己都无语了。

就算她平日里睡相不好,但这是不是……太夸张了!

啊!

一定是有人谋害过她!

是温煜来过了,拉开她的被子,卷起她的裤腿子,打了她一顿,弄乱她的被窝,揉乱了她的头发!

绝对是!

都怪他!

都怪他呀……

……

温煜出门时,瞅见了符橙雀也耷拉着眼睛,一脸困意。少女望了他一眼,先是害羞的别过脸去,而后又大胆的瞧了过来,盯着他微微泛起的黑眼圈勐瞧。

之后二人对望一眼,定那么一会儿,齐齐指着对方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