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符二人对望一眼,皆从对方眼里读出惊诧,同时升起些许紧张。

昨天礼堂里本就没什么人,他们两个刚好又在舞台上抱了一抱,还确实被人看见了。亲亲,那当然是没有的事情,可……

没法解释!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又听方灵叽里呱啦的切起瓜来。两人听来听去倒是逐渐放心下来——

只是被隐约看到了,没人知道是谁!

大家也只是在枯燥的学习生活中聊身边的趣事,让自己参与感更强一些,以此聊些诸如“他们真厉害啊,居然敢做这些事情”“不准备上大学了吧?我最近一天到晚的学习,根本没空关心女同学”“肯定是两个差生,大学都考不上的,老子不羡慕”等等。

至于到底是谁,没多少人愿意深究。

方灵眉飞色舞的说了一通后,眼睛在温煜和符橙雀两人身上兜转一圈,正欲开口,忽被温煜抢断。

他说,“真厉害!我的日子怎么这么平澹,好希望也有某天也有某人也能对我来点这个那个啊。”

嚯!

真是胆大的发言呀!

温煜看来也被小故事刺激到了啊,啧啧。

方灵被踩了一脚刹车却丝毫不恼,别人的小故事哪有前面的小故事有趣?她急忙接腔道:“就是啊就是啊,我也希望某天某人能对你做点那个这个,能让我看看就好了。”

前头的陆敏适时回了头,满眼憧憬地看着符橙雀,复读了方灵的话:“方灵说,能让我看看就好了!”

符橙雀又羞又怒,她前后开弓,一手捏一个脸蛋,咋呼道:“都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呀!”

此时,小瓜的声音突然从她背后传来,“什么什么意思?”而后一双凉手摸到她的脸上。

随之小瓜又低低惊呼,“呀,雀啊,你脸好烫啊!”

符橙雀大窘,松开方灵和陆敏,去掰开小瓜的手,捂着自己的脸,眼睛不知道看向哪里,总之左前后都很为难。

最后她看向了自己右边的温煜,嗔怒起来:“再瞎说话,把你下诏狱咯!”

温煜:“……”

几人不忍再戏弄符橙雀,相互间笑笑散开。

铃声已经响过了,老师还没来,符橙雀看着黑板在发呆。

温煜想了想,推过去一张纸条:

温煜:没人看到,下周要准备小考了就没人说了

符橙雀看了看,提笔唰唰写:朕知道了

温煜将小纸条夹在教科书里,没有再回复。

符橙雀似乎也并不在意,倒是有了点其他动作。

她把笔袋和尺子置在自己课桌的两侧,配合堆叠在前方的书本,建起一堵几厘米高的小围墙,她歪着脑袋趴在里头,较长的几缕头发垂坠在课桌上,她轻轻吹了吹,吹开视野的一道缝,目光刚好穿过层层阻碍,看到了蔚蓝的天空和一角白色的云。

外头真漂亮。

少女心思就顺着这条通道钻出去,驰骋无羁。

同学们左右谈论的“真厉害”的就是她,可没人能猜到是她,这让符橙雀觉得微微有些刺激,比上次偷喝啤酒还要刺激!昨晚抱上去不顾一切,分开却又那么……粘湖,欸,该早点分开的。

新任务不知道是什么,反正现在的一定不会简单。抱一抱这样的任务再来一次的话,难道她又要做一次吗?那样温煜不就很容易发现不对劲吗?自己的理由总不会有那么多,不会那么天衣无缝的。万一温煜发现了,她和温煜之间的关系得变成什么样?自己该怎么办?

还有,昨天和他瞎说的那些话,慌张之下的动作,仓促之下的理由,对比温煜那个时候表情,他相信了多少呢?全信了她很高兴,可全不信的话他又没说出来,是不是……也该高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最近好奇怪啊,一切都好奇怪啊。温煜也会觉得自己奇怪吗?他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呢?

不解、迷茫、看不懂的东西好像更多了……

符橙雀心头忽然升起烦躁。

破景不好看。

蓝色的天空晃的刺眼,白云夹着黑边,就这一角景还会被树叶、窗框和温煜的脑袋挡住……

诶,真烦。

……

温煜看到了符橙雀的小动作,不过也没去打搅她,只用余光浅浅地看着。

她是小蜗牛在造壳,造好了很快又会嫌热的。

果不其然,没过一会儿符橙雀便收了工具,支起身子来。

她看了温煜一阵,然后默默收了目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神色复杂。

上课的老师姗姗来迟,课堂上还宣布下周小考的事情,大家都不意外。

中午,温煜几人聚在一起。

符橙雀恢复了往日的神采,甚至,还颇有些膨胀:“你们开心吧!在不远的将来,某必定登基!”

众人“野”了一声,陆敏这次先说话了:“橙雀,你不是一直都是‘女帝’吗?”

“不,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

“哪儿不一样?”

“就……哎呀……怎么说呢……”

符橙雀支支吾吾,有些难言,温军师轻拍桌子,微喝道:“陛下这般说了,那便是有自信,诸位应信尽信,能信必信!”下一秒又低头哈腰的小声媚笑说:“给个面子给个面子,配合一下配合一下……”

其他三人登时嗯嗯啊啊的说着“对对对,雀不一样啦,可爱多了”“橙雀好像有些收敛了,性格稳重了一些”“确实,这是女帝之风”的话。

然后三人头凑头的窃窃细语:

小瓜说:“不一样,雀现在可爱多想了!”

方灵应道:“有这种感觉,心思多了,看起来闷着。”

陆敏一针见血:“不是女帝之风,这是少女怀春了。”

方灵窃笑:“你一个没怀过春的居然说这个……”

陆敏脸红起来,“纸上谈兵不行啊?”

三人说的极其小声,温煜和符橙雀都听不见,可符橙雀能够看到三人的眼神始终冲着她。

她急了,“朝堂之上,窃窃私语,藐视圣上,军师,严惩不贷!”

温煜立刻叫道:“罚你们快哄!”

方灵立刻说:“哎呀呀,我们就是……呃,讨论明天去哪儿玩呢!”

符橙雀脸上黑云瞬间消散,喜滋滋说:“去哪儿去哪儿?”

方灵左看看小瓜,小瓜歪过头去,右看看陆敏,陆敏终于救急:“风筝!啊对,明天下午我们去放风筝,上周结结实实学了一个礼拜,我脑袋都大了……”

符橙雀一拍桌子,兴奋起来:“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