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小脸气憋憋的,其他三人乐得不行。

温煜慢悠悠倒出五杯奶茶,递给众人,给符橙雀的奶茶里添了些冰块,送到她嘴边。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符橙雀接过牛饮而尽。

小瓜喝了,眼睛发亮的咂嘴:“是有点苦,有点涩,和外头的不一样欸!好喝!”

方灵先端起杯子端详,又像化学老师教大家闻试剂一样轻轻扇风细嗅,接着微微摇晃,让本有些沉淀的奶茶充分混合,最后端起杯子倒入口中,嗦了一嗦,仰头让茶液丝滑流入肚子。

一番品鉴,颇有大师风范。

陆敏见她表情神秘,好奇问:“怎么样呀?”

方灵也咂咂嘴,“好喝!”

等了一会儿。

“没了?”

“没了。”

“那你这是在?”

“表演。”

“表演的是品赏奶茶?”

“不,是牛嚼牡丹。”

几人哈哈哈的笑,这一撮的轻松,在这块草坪上并不少见。

方灵又喝了一杯,见符橙雀趴在地毯上吃东西,对奶茶丝毫不感兴趣,就立刻断言,“我就说了,橙雀肯定第一个喝过了!”

符橙雀“哈”了一声回头,腮帮子满满的,含湖问:“厚以见得?”

小瓜给符橙雀剥了枇杷,橙黄的果肉透着丰盈汁水,圆滚滚随着她的动作微晃,果香弥散,符橙雀口水直流。还不等小瓜递近,她在地上弹涂鱼似得勐的弹动了一下,居然衔走了半空中的果肉,充进了她的腮帮子里,小瓜两指也只剩下个蒂结孤伶伶留着。

方灵喝了一声:“彩!”又道,“要是你没喝过,你肯定第一个冲上来要喝。”

符橙雀得意的晃着脑袋,得意的赞同:“对,我就是喝过啦!”

说罢起身拍手,所有吃食落肚,眼睛转了一圈,“我去放风筝!”

符橙雀从陆敏带来的风筝堆里挑选了一个最大的金鱼风筝,比她半边臂展还要大,她举着风筝奔到空旷的地方,一手拽线一手托风筝,跑了两步,用力一抛,然后伊呀叫着疯狂跑动起来。那风筝在天上转了两个圈,一头栽到地上,被她拖着在地上打滚儿。

她会放个屁的风筝。

少女反复试了几次,没一次成功。

最后一次那风筝直直的扎到她的脑壳壳顶上,敲的她抱着脑袋在地上滚了两圈,起了一个包包。

几人远远地就听见她躺地上浓烈而沉重的仰天叹息——

“啊!我好菜啊!”

随即,看到她起身望向这边,吸了口气,大喊:

“温煜!





小瓜、方灵和陆敏当场就笑瘫软了。

方灵笑嘻嘻的说:“叫了叫了,我就猜到她要叫的。”

小瓜气笑说:“温煜,你快去帮她,雀都要被风筝气哭了。”

陆敏也催促道:“快快快,快去呀!我们不看我们不看!”

我信你?

温煜干笑两声,捡了几粒枇杷,慢慢向符橙雀走过去。

坡上草絮起了又落,浔湖的水隔着距离浇了脸,波纹颤动着有些泛红的块状的云,风筝游在了湖水里,其中一些慢悠悠的抵近水面,从水中跃起,一头栽在了草坪上。

符橙雀大字型躺着喘气,望着天空飘得高高的风筝流下菜狗羡慕的泪。

等温煜走近挡住了她视野的半片天空时,她才欣喜起来,一扫颓然、羡慕神色,桀骜的手指天空:“最高那个!我要超过它!

!温煜呀,帮我帮我!”

温煜递过去枇杷,“你给我剥了枇杷,我给你放起来风筝。”

“哈哈,好呀好呀!”

少女抢着接过枇杷,盘坐在地上,边剥边催:“快快,快放起来了,那放燕子风筝的老大爷好猖狂!”

温煜点头,先收拾被符橙雀弄的一团乱的风筝,然后开始找风向,走到合适位置后放了线,托着风筝助跑起来,风劲儿合适时,手一松,便“唰”一下腾空。湖面方向吹来一阵风,这阵风来得正合适,风筝线绷紧,温煜后退着连连送线,金鱼迎风升天,一下爬升到了相当的高度,比之老大爷的燕子风筝也相差无几了。

符橙雀“嗷”地欢呼不已,兴奋的冲到温煜身边,准备按照协议给他枇杷。

又见他一手握着线盘一手控线,便想也没想的送到温煜嘴边。

温煜愣了一瞬,下一瞬用嘴接了。

真甜!

甜死老子了!

枇杷太好吃了,一点也不会酸,谁再说酸那就是没吃过枇杷!

符橙雀却满心挂念高天之上的风筝,她大叫着:“给我给我给我,哈哈哈,好棒好棒,温煜你太棒啦!”

她激动的嚷嚷,居然急切到跺脚。

温煜给了线,边上指导了一番,符橙雀总算控住了天上的风筝,这番再看向老大爷时,脸上已经完全的不可一世了。

老大爷的风筝落了下来,她在温煜的帮助下,成了公园里最高的那支。

……

后头三人咀嚼的动作缓慢了不少。

方灵“意”了声说:“我没看错吧……橙雀喂温煜吃枇杷!”

小瓜深吸一口气,“雀呀,你也到这种时候了……太大胆了,我都没在朋友面前做过这种事情呢。”

陆敏倒地,一脸幸福。

过了一会儿,方灵忽然说:“你们说,现在橙雀对温煜是个什么态度?这哪里是一粒枇杷,分明代表着橙雀的态度呀!”

小瓜问:“那温煜是个什么态度?”

方灵道:“很明显嘛!温煜在等,真的好啊,高中的男生很少见的这么温柔有耐心了。”

陆敏爬了起来,赞同说:“就是,橙雀没有想过那类事情,不过……不用着急,我感觉快了。希望大学之前能够看到,我死也瞑目了!”

小瓜叹气说:“大了,雀长大了。”

方灵哈哈笑着说:“真好奇橙雀现在是个什么想法,问问?”

陆敏也来了兴趣,“问橙雀怎么看待温煜的?”

方灵点头,“对,你不好奇吗?以前是那么近的青梅竹马,现在嘛……嘿嘿嘿。”

陆敏:“嘿嘿嘿……”

小瓜:“我是坚定的支持雀的,坚决不跟你们同流合污。但……仅限今天,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