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拽着风筝玩了一阵,气喘吁吁的回到温煜身边。

温煜问,“玩累啦?”

符橙雀面有潮红,“累了,累死了,我坐着休息一下回去喝点水。”

说着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呼哧喘气。

温煜接了风筝自己玩了起来,他的金鱼风筝最大,而且放的又高又好,吸引了邻近的几个没风筝玩的小孩子,齐齐跑到他的脚边追着他跑。

他见状喊道:“谁想放风筝?”

有胆子大的小女孩接话:“哥哥、哥哥,我想玩……”

这一瞬间温煜明晰了——

重生了!

百分百重生了!

不然该被叫叔叔的。

他便乐滋滋的把线给了小女孩,护着玩了起来。他这一给,其他小朋友胆子也大了,聚拢过来,他便成了孩子王,带着一群小弟小妹们在草坪上跑动。附近的家长们见了,也会心的笑,推搡着自己家的孩子也加入其中。

符橙雀看了一会儿,起身回到了小瓜几人身边,立马又被热情的投喂了许多吃喝,不禁赞叹道:“朕的天堂呀!”

小瓜三人相视一眼,互相使了眼色后,小瓜先靠到符橙雀身边。

她指着风筝问:“雀呀,风筝好玩吗!”

符橙雀“嗯”了一声,眼睛弯了起来,“好玩呀好玩,温煜放风筝好厉害,飞的最高。”

关键词出现!

方灵立马上前,说,“温煜好会啊,成绩好,人也帅,还会做奶茶,饭做的也不错,现在风筝也放的好……”

符橙雀听着,发着“嗯嗯嗯”的音直点头,仿佛被夸的是自己,眉眼溢出喜色。

方灵又问:“橙雀啊,你喜欢什么样子的男生啊?”

符橙雀愣了一下,又“啊”了一声。

然后叉起腰来,得意道:“本帝喜欢比我强的男人!哈哈哈,不过那是不可能的,朕乃天下第一,没有男人比我强!我的强大你们想象不到,哇哈哈——”

几人笑了笑。

陆敏也凑到方灵面前,问,“灵啊,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

方灵装作惊讶,然后又满不在乎的说:“其实呢,我比较喜欢力气大的,最好有肌肉的,哈哈哈。”

几人“哦”了一声,符橙雀听着,忽然觉得这种话题好像挺有趣。

她主动问陆敏,“敏,你嘞你嘞!”

陆敏犹豫好久,扭捏开口:“文雅一些的……但是该开朗的时候得要开朗一点,能阳光能文雅……”

小瓜瞪大眼睛,“好难懂哦,你这样真的找得到?”

方灵笑着说:“敏不要男人也是完美的!”

然后眼睛一转,即刻就把话题转回到符橙雀身上,她指了指远处的问,“橙雀,你觉得温煜怎么样?”

符橙雀当场懵逼。

啊?

温煜?

温煜?温煜!?

温煜怎么样?我觉得温煜怎么样?

湖的那边忽然来了一阵大风,耳畔呼呼的风响,这声音灌入耳朵,几乎让少女在这一瞬间听不见任何声音。她的视线越过人群,穿过缝隙,落到了远处和小孩子们玩的非常开心的少年身上,他颇有些帅气的脸扬着灿烂笑容,阳光而又富有亲和感,隔着距离她都能切身感受到那股暖意。和此时春天阳光洒下的暖不同,温煜给的不烈、不烫、不燥也不会让她不舒服——

符橙雀心底呐喊:我觉得他很好啊!很好很好啊!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和温煜的很多事情——

他们拥搂过,心与心的距离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近;

他们也曾对望过,最近的那次,还是她亲过他的额头的时候;

他们一起靠着睡过觉,是巧合之下的小奇迹,令人窃喜不已;

他们还在跨年的特殊时间里,他背着她,漫步冬日的夜里,听着她絮絮叨叨了许久许久;

他们还在某一时刻某一瞬间诞生了同一个想法……

这些、这些,全部的这些!

都让她现在回想起来,非常非常的舒服!

啊!

等等!

等等呀!

这是什么?

这该是什么?

符橙雀那满腔的欢喜突然被胸腔的热度融化,这一瞬间她止不住的开始羞涩了啊。

世界也刹那开始了变化,没了天空,天空成了蔚蓝的波纹,光线衍射出斑斓色彩;没了空气,空气全是海洋,轻柔晃动。身边的人全都不见了,只剩下她一个。她身体轻盈异常,飘在海的中间,海水不冷,还很暖和。她抬头看去,头顶有彩虹色动物在游动,金鱼、燕子还有好多奇奇怪怪的东西,都在游泳。她成了鱼,会吐出多彩的泡泡。向上游去时,她听见那些动物都在说话,重复着一个问题——

“你觉得温煜怎么样?”

“温煜怎么样?”

“温煜……”

喊的好多,喊了好久。

不知道哪一刻,她终于忍不住了,结巴的叫喊了一声:“我、我我我……不知道啊!



然后抱头蹲地,呜呜呜低声呻唤着。

小瓜几人吓一跳,连忙上前宽慰,忙说:“不问了不问,再不问了。”

然后互相看看,纷纷浮起一丝细微的笑。

……

稍晚,玩累的温煜回到原处,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只是气氛略微有些怪异。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他坐下吃东西,笑道:“你们不放风筝吗?”

方灵嗯嗯啊啊接道:“等下就去玩,休息够咯!”

温煜说:“好好玩,下一次能这样轻松的玩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呢。”

温煜的话让几人都小小的沉默了一下。

高考不过两个月了,凡事都让步,全身心投入高考的复习才是王道。所以下次这样欢快的室外长时间聚会,可能真得高考之后了。

符橙雀已经恢复了,她软绵绵地从小瓜怀抱里滑到了地毯上,羊装啜泣,“苦野,太苦了野!”

温煜见状,又乐呵呵道:“你们还想不想制霸四班了!”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一亮,纷纷振奋。

符橙雀“尸体”举手说:“我,一定要带领大家制霸四班!全部前五!”

陆敏看了一眼符橙雀,说:“我要保持目前的成绩,争取一下都不往下掉!然后……以超过橙雀为目标!”

方灵也兴奋起来,“我,方灵,全班前五!拉下程平策,哈哈哈,让四班是我们女人的天下!”

小瓜把符橙雀拽了拽,没拉动,学着举手说:“看来就差我了……我的路还有点远,但我要拼命了!你们在山顶等我!



温煜拍手赞道:“有志气!接下来的小考,三模,把我们女帝誓师大会吹出去的牛逼一一实现好吧,不然多丢人!”

几人齐声大笑,喊道:“实现!



……

《野史》载曰:

且说那一年春,天有皑皑白雪,女帝携军师与诸臣同游。路上,女帝召军师入帐。

您猜发生了啥?欸!就是您想看的!女帝口剥枇杷,渡与军师嘴中,接着……啧啧,当真是香艳哪!

后事?

不可说不可说……诶诶诶!您打赏了,这也不能说!

真不是钱的问题!

嚯!金主大气!

那您们再聚过来,我再与您们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