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园回家的路上,符橙雀一声不吭,颇为明显的拉着和温煜的距离。

坐车时,她支着下巴面朝着窗外;走路时,她落后几步歪着头看路边花坛;快到家,她连蹦带跳跑到了温煜前面,留给他一个背影。

直到进各自家门的前一秒,她才回了头,脸上不知哪儿来的红晕。

带回来的装帽子的袋子还攥在手心,被她捏的哗啦响,这噪音扰耳却又和少女清甜声音相映衬,“温煜……拜拜!”

然后鞋子一甩,逃进了自家。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个招呼,只是觉得今天很特别,值得纪念,也得留个“句号”。

这样算圆满。

符妈的晚饭三菜一汤,二荤一素,这在无节无庆的日子里算得上丰盛。自打符橙雀的成绩攀升,伙食在悄无声息的变化着。周一到周五肉食多了,周六常常也有鸡汤排骨汤,鸡是农村土鸡,菜是乡里的无公害。

托人运托人送,抑或礼轻情意重。

小家庭在暖色灯光里吃饭,夫妻二人说着一些话。

符橙雀不关心,左右开弓,大快朵颐。

符妈见了很高兴,快子示意了一下那盘蔬菜,“你姥姥让你舅舅送过来的,甜的很,多吃点。”

符橙雀连连点头,“好次好次!”

符妈又说:“巧儿,下周你姥姥会过来。”

少女定住扒饭的手,看向母亲,吞了饭菜,扣了碗快,道:“姥姥干啥来了,身体好啦?”

“比过年那会儿好多了。姥姥过来,是想带你去文庙,祈个福,希望能考个好大学。”

符橙雀毫不犹豫的点头应了,可随之又皱眉:“可我只有周日下午有空。”

“那就周日下午去,不碍事。”符妈给她添了一快子肉,“我和你爸还看了一下,清明节你得上课也不方便走动,那时候我和你爸得提前回去做点事情,就不带你了。你自己在家好好复习,听话,啊!”

符橙雀闷闷的颔首,心中暗想,高三真苦啊。

符妈说完,与符爸对视一眼。

符爸把眼睛撇开。

符妈暗啐了一嘴,复又开口,“对了巧儿。”

“啊?”

“你跟小煜说一下,姥姥也很想带他一道去,问问他有没有时间,想不想去。可以的话,到时候你们就陪着姥姥一起去文庙烧个香。都是高考的,他成绩还更好,你也多沾沾文气。”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啊……哦哦。”

符橙雀啄米似得点头,家长发话,她能说啥,还不是就得问了。

夫妻两人轻轻舒口气,心头大定:家里老人张口了,他们能说啥,还不是就得问了……

……

本来符橙雀今天是不打算再找温煜的。

心里莫名有些怪怪的。可这边有正事,还是得主动去说呀!

洗完澡,她趴在软软的被子上,两只小脚翘得老高,相互交错厮磨着。裤腿子积在了膝盖窝里,露出的小腿光洁细嫩。枕头被垫在了胸口下,她两臂支着上身,后脖颈到腰窝画着好看的线条。两手握着手机,哒哒哒地狂摁。

收了一波下午公园游玩的图,聊了一会儿天,符橙雀心满意足。

接着,该干正事了。

【符橙雀】:[猫猫指人]

【温煜】:?

【符橙雀】:我姥姥下周日想带我去文庙,然后也想带上你,所以让我问问你,你去吗?

【温煜】:姥姥身体好了?

【符橙雀】:已经好多了,去不去呀

【温煜】:那我去,我还没去过文庙呢

【符橙雀】:我也没见过![猫猫疑惑]

【符橙雀】:文庙里是啥?

【温煜】:文庙里是孔子,北方感觉会多点

【符橙雀】:[猫猫点赞]

符橙雀掀开窗帘的一角望向对面,那头的窗户没有露出光来,显然是已经熄灯躺下。她收了手,跟温煜道了晚安,自己也躺着。

该睡觉了。

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特别平常的一天,平常到很开心,可总有些说不清的情绪萦绕在她的心头。

睡觉!

睡一觉就好了,就跟那些烂情绪一样,她只要睡一觉,第二天都能好上不少……

于是乎,符橙雀头一回有些失眠了。

少女气呀!

她闭眼没多久,就开始有很多怪问题浮现,温煜、温煜、温煜的说个不停。下午没有回答的那个问题又一次跳了出来,这次谁也没有问她,谁也不用回答。

她自己开始胡思乱想,各种答桉,天马行空。

觉得温煜怎么样?

温煜是个坏家伙,平日里老是在嘴上欺负她,动不动占她便宜!更气的是,有时候她还发现不了!

温煜是军师,有眼光有魄力,全力支持她的女帝事业,为她出谋划策,哈哈哈,他这方面可太好了!

温煜又是可靠的人,不会很张扬,她可太同情之前的敏敏了,被陈鸣和那样的男生露骨表白,换作是她,真会受不了呀!

温煜好像也很厉害,成绩比她好那么多,爸妈都说他懂事,会做饭会煮奶茶,会弹琴会画画,连坂本都跟他亲的很!

哇!这条真是太让人羡慕了!

她才是掌握听懂猫猫对话金手指的人,怎么搞的坂本不亲她呢?

明明温煜训斥起坂本来根本不客气!

好气,但更加佩服了。

符橙雀侧躺着,脸冲向窗户那一边,眼睛看着墙。此刻的她好像学会了透视,能够穿透两层墙壁,看到温煜躺在那里,就躺在她面前。

温煜很好,她愈发觉得自己当初的主动回头正确而又及时。

现在来看,哪怕没有系统,她也应该回过头来去找温煜,再续友情,哪怕温煜不那么优秀,像当年那个普普通通的邻家竹马,她也应该去和他继续做朋友。

她想着,忽然又高兴起来——

啊,现在也不错啊,比以前好!

似乎,以后还可以更好!

她希望更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好到……好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头响起风声,世界忽的一沉,思绪全然崩碎。

少女面朝一方,睡得恬静自然。

这夜有风无雨。

春花渐醒,夜有微澜,风曲摇碎念想,携我好梦天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