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生猜中心思,陈雄国一般不会恼。

可被温煜猜中,莫名心底就有一股气,有一种反被拿捏的感觉,黑脸挂不太住。他当即沉了脸,微喝道:

“你最近有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温煜麻熘摇头,“没有!”

黑脸登时舒展开了不少,又顺杆问:“你和符橙雀是不是吵架了?”

温煜讶异了,“老师,您怎么会有这个问题?”

“咳咳——”陈雄国喝了一口水,借着杯体挡住微赧的脸色,“你尽管老实说就行,老师只是不想让你被一些事情左右情绪,到时候影响考试,因小失大。”

其实他不挡,也没人看得出。

挡了,反而从这动作里看出来,这之前拐七拐八都为了这一句话呢!

温煜暗暗的笑,心中又升起良多慰藉:难为这个老男人了!

便反而宽慰起陈班来,“陈班您放心,我和符橙雀关系很好,现在更好了。没有吵架,只是最近我们都专心学习了,毕竟高考后面就是三个月的假期以及更长久的人生,何必急于这最后的关键两个月?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陈雄国听了,感动的差点哭出来。

好!

说得好!

来听听啊!

大家伙都来听听啊!

什么叫好学生啊?什么叫听话懂事又成熟的好孩子啊?

学习成绩优秀,乐于帮助集体,团结友爱同学,勤学善思,明辨笃行!

大家快来看看我老陈教出来的好苗子!哈哈哈!

过好一会儿,他深吸一口气,说:“你明白就好!三模、四模你要是能冲到目标位置,哪怕是比较接近,之后你想换哪个座位换哪个座位,早读、晚自习你不上,甚至平日的课,你跟我说,我允许你不上,但你得保证成绩不变。”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犹豫良久后,他又换了一副口吻道:“温煜,我陈雄国话放在这,你坚持住最后两个月,之后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温煜点着头,笑容也浓郁起来,开起玩笑来,“老师,我提亲您也支持我?”

陈雄国直接噎住,重重拍了一巴掌温煜的肩膀,“说什么呢!”

似乎觉得自己拍重了,又捏了捏。之后眼神认真,表情严肃道:“真有咱们都高兴的那个时候,你喊我,老师我第一个陪你去。”

“谢谢陈班。”

“谢早了,滚回去复习!”

“好嘞!”

温煜走后,陈雄国独自喝着茶,思绪万千。

如今看来,这个学生,温煜,绝对是他执教多年带过的最奇怪最离谱却又让他最喜欢的学生了,没有之一。

他是皮实的,有时候想揍他,可又舍不得。

他也是懂事的,话不用说多,他能明白,是真明白,所以很多事情,真挺放心。

同时他又颇有些桀骜……

陈雄国忽的咧嘴笑了起来——

欸!

这就叫个性!

年轻人,怎么能没有个性!我老陈,就爱教有个性的学生!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

温煜从办公室回来时候,符橙雀几人正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课题。陆敏在指点小瓜,方灵在一旁围观,符橙雀自顾自写题,偶尔抬头接一句话。

等温煜回来,她马上凑前问:“温总,陈班叫你做什么?有什么秘密只能跟你说吗?”

温某人作为四班巅峰,陈班面前的红人,一叫他准没有坏事。

可符橙雀其实是比较担心舞台那次事情的,见温煜被叫了,颇有些紧张。

温煜瞄了她一样,说:“没啥事情,关心关心我的学习呢,和别人无关。”

符橙雀松一口气。

然后又听温煜说,“陈班担心我有没有跟你吵架。”

符橙雀“啊”了一声,有些没明白,“陈班关心这个干什么?”

“那当然是怕他的头号种子因为吵架影响情绪,情绪坏了成绩就坏了,成绩坏了那就糟糕了啊。”

“哦……”

温煜笑吟吟的,靠近低声一句,“知道了吧,你可不能跟我吵架。否则陈班找你麻烦,我的背后,可是陈班!”

嘶——

原来如此!

符橙雀哆嗦了一下,联想到自己偶尔逗过温煜的事,人开始有点麻了。

得亏温煜心好,他平常都不生气的。不然他情绪不好了,成绩变差了,陈班找她麻烦,她可真要吓死了……

再抬头时,女帝气势完全弱了,蔫得不行,她发出莫名其妙的声音:“呀、呀呀……”

然后小心道:“大家、大家都是一家人,吵架……不至于不至于……”

最后谄媚地笑一笑:“嘿嘿嘿……”

就差没露出小肚皮了。

少女暗暗琢磨:学习,专心学习!以后少惹温煜。

等……高考之后再惹他,那时候自己实力一定已经无敌,陈班也不在了,哇哈哈哈,看看谁还能帮他!

符橙雀心里突然又畅快起来——

对,对!就是这样!

到那时候,温煜实力如鸡崽,难道陈班还能追到家里来帮他?

哈哈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

这天晚饭时,温煜把符橙雀姥姥要来,并周日想带他去文庙祈福的事情给父母说了,温爸温妈很赞同。

温妈夹了一块鸡肉到温煜碗里,高兴起来:“去去去,到时候我给你点钱,该买的买点,求这段时间顺顺利利,健健康康就好!”

温爸咂了一口酒,也开怀说:“是该去是该去!本来我们也打算去,这下好了,有虔诚的老人家领着,灵验不少嘞。”

这事定的无比轻松。

温煜晚上把父母同意的事情告知了符橙雀,符橙雀又转告自己父母,两边通了气,到时候一并出发。

周一过了,周二周三也就快的如驹,学生们低头天白,抬头天黑,两天晃眼就过去了。

周三春分,又是一个充满诗意的节气。

可高三党们压根无暇顾及,隔天周四周五的小考压力不小,谁也不希望这两天松懈了,迎面一个成绩下降,到时候光调整就得好久,高考在即,很危险的。

温煜几人各有目标,温煜希望这次小考迈进年级前十的行列,上次一波莫名的加成,让他本开始慢下来的进度又提速一次,但天花板已近,每一步都比上一步难数倍。

符橙雀发誓要超过程平策,抢下班级第二的宝座,然后开始追赶温煜,再把他摁在脚下。

陆敏小目标是拿回第三,大目标同样是超越程平策到第二去。

方灵闷头学习,疯狂刷题,前五已经是势在必得,这将是她学习生涯的奇迹。

小瓜快摆脱学渣的称号了,小考拼了命也要进到前十,成为传说之中的优生。

其他人亦是如此。

要重新夺回第一,至少保住第二的程平策;排在前十,一边渴望前五一边要踩住其他同学的学优们;原本和小瓜成绩相彷,如今看到她都快进到前十的那些人……

都不会甘心的。

平日里关系好归关系好,竞争,还是会有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