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场竞争持续两天。

周五这日的下午考完,没有以前那般集体解放式的欢呼,反而一个个平静的恢复座位,开始对起了答桉。

温煜作为班级风云人物,虽没有年级前十的排名,但已然具备了前五的实力,他就是半个标准答桉。

所以当“对答桉”这事开始发生时,四班出现了一个略显奇怪又好玩的现象——

温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居于中间;

符橙雀几人在外一圈,他们问的最多;

再外一圈还有关系更近的,平日坐在附近,问几句的,偶尔插嘴问几题;

最外面,就是以前关系仅限于同学,交流不多的,此时也在围观旁听,暗暗算分。

与温煜答桉相同,喜之;与温煜答桉相反,哭吧!

一番下来,温煜口干舌燥,其他同学面色各异的散了。

符橙雀几乎大题都问了,问完垮了猫猫脸,“太难了,这次卷子难度一点也不低!”

温煜笑说:“磨练大家的情绪控制和应变水平呢,考试成绩反而其次了,大家稳住心态,不用急。”

陆敏咋舌说:“我做数学后面几大题的时候时间不多了,慌的要死……”

方灵道:“我粗看了一下题目……凭感觉做了。”

小瓜拍着额头,“我感觉题目都没怎么看懂,硬着头皮写……”

温煜感觉自己考的还行,在心理这方面,他这个经历过一次高考的成年人实在太有优势了,越是抵近高考,越是优势大。

小瓜几人也散去时,符橙雀趴在桌子上叹气。

这气甚至吹动了温煜这边层叠的卷子,温煜瞧了一眼,问她:“叹气干什么?”

少女没抬头,用尖下巴支着小脑袋,斜着眼睛看温煜,“啥时候才能追上你啊,怎么感觉越来越远了呢?”

温煜笑吟吟地问:“你想追我啊?”

符橙雀眸子骤然发亮,凑近连连点头:“想啊想啊!”

“哈哈哈……”

“???”

军师伏桉狂笑,女帝满头雾水,“你笑啥??捏猫猫的,吊人胃口,我不用你教了,我自己追!哼!”

少女拧过身去,留给温煜一个气休休的背影。

这只是同桌学习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连符橙雀自己也清楚,哪里会有什么捷径能让她快速追上温煜呢?慢慢学习、慢慢积累才是正途。

置气是假的,她也很快就恢复正常。

度过小考后的周六,难得轻松了一些,算缓一口气。

这种心情之下再看外头,连那一片的风景都明目许多。这两天的天气,亦是难得的好。

春风送绿十里,还添一抹新红。

校园里种的花花草草都开始开了,学校组织高一的同学去料理过,如今端的是美景。

符橙雀捏着嗓子轻吟了半天,没能整出原创诗句,气的拍了语文课本一巴掌,“废物课本,根本教不会我!”

小瓜当即学样,一捶打在了符橙雀课本上,把桌子敲的“哐”地一声响,喊道:“废物!”

女帝吃惊地看着自己最坚实的拥趸。

陆敏轻笑地指了指温煜,“让你的军师帮忙呀,他随口就来,也给你写一句‘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那橙雀你的美呀,就可以万年永存了。”

符橙雀闻言大喜,目光望向军师,却看到军师避开了自己的视线,登时心中大怒,可又不好发作——

“温煜,你居然不写‘呀橙雀女帝你像月像雪一样是世间绝色!啊符橙雀你真的好美好美啊!’?”

这种话,怎么想都没办法自己问吧?

只好压着,气憋憋地说:“没呀没呀,我哪里够得上,下辈子下辈子……”

嘴上这么说,某女帝心里暗戳戳的想:

以后,把温煜下诏狱,写不出来,抓到自己寝宫,亲自毒打!

反正他以后绝对打不赢自己,哈哈!

这么一想,气瞬间平了。

方灵看了哈哈大笑,她用书拍温煜的背,“温煜温煜,橙雀刚刚肯定在想怎么‘折磨’你,你信不信?”

温煜点点头,断言道:“我一看也是,前一秒满脸的气,后一秒表情又好了,肯定心里已经把我绑起来毒打了一顿,还是拿鞭子,沾了辣椒水和盐,一边抽一边‘桀桀桀’的笑,还说‘区区军师,胆敢不听本帝的话’!”最后一句话,是温煜学着符橙雀的样子怪腔怪调说出来的。

这话戳的符橙雀像瞬间破了皮球,那股子刚平息的心中的火气,“曾曾曾”地疯狂冒出来,她“呀呀呀”的叫了几声,又见前后都在看她笑话,气的灵魂升天,脑袋一热喊道:

“温煜,我跟你拼了!



说罢,张牙舞爪扑向温煜。

温煜哧熘一下起身逃跑,符橙雀追了出去,结果才追几步又气呼呼的折返回来。

方灵笑着问:“温煜人呢?”

“跑啦!”

“你没追上?”

“他跑办公室那边去了……”说话时,语气弱了九分,因为她没敢过去。

三人狂笑不止,女帝到处受气,心里疯狂打勾勾。

符橙雀有一点好,就是开得起玩笑。没过多久,又和众人开心的戏耍到了一起,全然不记仇。

左“温煜”右“温煜”的叫,甜甜糯糯,好像温煜从没有欺负过她。

风花雪月嘴上总爱胡侃的,但平常人们都晓得,那不过是考后的微小调剂,是娱乐不多的自我放松。与朋友打打闹闹的玩笑,回家之后热腾腾的一顿饭,那几句每日都说,显得微不足道的关心,方是生活常态。

周六这天晚上,符橙雀吃完饭回了自己卧室,符爸符妈继续刚刚的聊天。

符爸皱着眉头道:“得提醒一下咱妈,可别明天去和隔壁说什么‘订婚’,搞的孩子心乱了成绩都会稳不住的。”

符妈把剩下的一些菜扒拉到自己碗里,捧起碗说:“我晓得。我妈别看她老,她也精得很呢。”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符爸扯了扯嘴角,这话他不好接。

周日连温家都收拾了一通,温妈中午回了一趟家,老人家辈分在那里,也不常来,该招待还是得招待好。

何况,人带着自家孩子去文庙祈福呢,都说老人虔诚容易显灵,这种玄妙事情不好评价,能让老人家开心些也没什么不好。

剩下的,便是提前祈祷老人家不会脾气上来说些让大家捉急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