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江城文庙车程二十分钟左右,不算远也不近。

此地也为早年江城县学,不过时代变迁,真正的江城中心已经慢慢远离了这里。

这期间中、高考临近,来这里的家长们比往日多了许多。

文庙临着街道,正前方是看不到门的,文庙的门都在侧面,下车只能看到长长的一面墙,此为照壁。

姥姥明显不是第一次来,她下了车便左右环顾起来,慨叹道:“旧了些,没变甚么样子,走吧。”又前后找起温煜和符橙雀来,找到了便招呼到自己身边,指着舅舅刚拿出来的两支巨型香烛,让二人一人扛一个。

真得“扛”。

这香烛裹着黄纸衣,杵在地上比一个成年人的身高还要高出一截,散着独特香味。

温煜把握在手里,符橙雀抗在肩上,两人一左一右像持着甚么武器的护法。

经照壁前的路走一段,过了下马碑,就到了东西辕门。从辕门进入,再漫步一会儿,泮桥和泮池便出现在眼前。

姥姥指着泮桥,高兴的对符橙雀说:“你大姨娘家的表哥前些年走过一次,后来考的也很好!”

符橙雀当即道:“我也要走!”

温煜也喊:“我也上去瞧瞧!”

两人奔走起来,带着三个小孩也一道跑上了桥。

其实目前谁都能走。

古代能走泮桥的得是有功之士,但现在没那么多要求了,想走就走。众人上了泮桥,观赏了一下桥下泮池的假山之景,以及池水中游动的红鲤,心情舒畅。

符橙雀扛着香烛,走的大摇大摆。

她摇到温煜身边,盯着鲤鱼问:“军师,可有感悟?”

温煜一脸懵逼的“嗯”了一声,“怎么了,你知鱼之乐也?”

符橙雀摇着头:“肤浅!虽然很不想说,但我必须向你坦白,我已经感受到了文气降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

温煜惊诧起来,“这么厉害!”

少女抬了抬下巴,“此诚非我所愿也,都是圣人的选择啊!切莫嫉妒,切莫觉得我偷跑,哈哈……哈哈哈!”

温煜“哇”了一声,羊装气愤,咬牙说:“气煞我也!”

“哈哈哈……”

下了泮桥,沿路走一段,便能看到牌楼式的建筑立了一道门,上头写着“棂星门”。

符橙雀仰头看了快十秒,然后默然不语,低头继续走。

温煜看着快笑死了,他快步跟到符橙雀旁边,念道:“什么什么星门!”

符橙雀勐然抬头,喜滋滋的嘲笑:“啊哈,你也不知道!”

“ling星门!”

“……”

“哈哈哈。”

符橙雀气憋憋地说:“你胡说,你读字读半边!”

温煜笑吟吟努嘴:“不信你查手机。”

符橙雀当即掏出手机,照着“ling”去输入,翻了五六页还真找到了这个字。

温煜狂笑,趁机说:“原来你不认识啊!”

“……”

符橙雀当即心头满是悔恨,可恶啊,她就说那个字的另外半边特别像繁体的“灵”,就该直接念的!但她又怕念错了被温煜好一顿笑,结果错失一个装逼的好机会!现在好了,反倒是被温煜笑了!

她“哇”了一声,羊装懊恼,咬牙说:“气煞我也!”

“哈哈哈!”

入了灵星门,就可以看到文庙的旺相了。

前方出现旷阔的庙场,熙熙攘攘,中间立一尊孔子行教像,像前插着一排排巨型香烛,烛烟腾腾,香火鼎盛。

有人在像前不远处的火盆里取火,姥姥发话:“去那边,敬了圣人先。”

温煜和符橙雀抢着燃了香烛,举到圣人像前,按照姥姥的指示拜了,再插到那一众香烛里,这诚心算呈了一半。

姥姥最是诚心,她立在像前,闭眼念了又念:

“圣人保佑我家巧儿和小煜高考顺利。”

“圣人保佑巧儿和小煜考上名牌大学,光宗耀祖。”

“圣人保佑小孙子孙女平平安安,学业有成。”

诸如此类,直截了当说了许多。

一番诚心诚意的祈福完毕,众人越过庙场,过戟门,准备去往大成殿。这也是文庙最重要的一座建筑,供奉着先贤。

路上,符橙雀背着手慢悠悠地靠到温煜身边来,试探道:“温总,你许了什么愿呀?”

“不能说。”温煜目不斜视,“这东西怎么能说出来呢?”

“我姥姥都说了!”

“你姥姥是诚心诚意的老人家,平时本就多供奉,心诚的很,哪怕不说,先祖圣人什么的也会保佑,我不一样。”

“你咋么不一样?”

“我看情况,要用就许愿,不用就不许,心不够诚!”

符橙雀“嚯呀”一声,笑道:“你嘴真厉害啊,真能说。”

温煜没接话,盯着符橙雀的唇看。

少女起先还有些发愣,不明白温煜在看啥,摸了几下自己的脸,随后才在目光里分辨出聚集之处,登时脸热起来,久违的羞涩涌起。

她退开两步,视线狠狠剜了一眼温煜,逃到了姥姥身边。

大成殿黄瓦飞檐,红墙朱柱,外围一圈白玉栏杆,虽有旧色但仍然可见江城当年也是才子辈出的地方,不然哪来的钱搞这些!

当然了,现代气息也融入其中,比如“大成殿”烫金大字下头还挂着红底白字的横幅,写着“拜圣人先师”之类的话。

进入殿内即能听见古乐鸟鸟,顶上挂着“万世师表”,主要祭拜的是孔子和孔子的弟子。

姥姥拉着温煜和符橙雀两人一道去拜,虔诚的叩完,又想在孔子尊像下再说道几句,好让圣人亲耳听到训导,便起身把位置让给其他香客,自己拉着二人立在了一边。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老人家先是语重心长的道:“你们两个人,考试要好好考,这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可不能马虎!今天带你们来文庙,姥姥一来是想让你们受受文气,二来也该是要让你们知道,身边有多少个像你们一样的孩子,都在争这个机会,你们一定要好好把握!”她说着,望向周围。

熙攘的人群,尽是家长长辈带着一二个孩子,神色各异,脚步匆匆。

只看一眼,就知道那些与他们两个年龄相彷的年轻孩子,大多都是今年的高考生,他们既是伙伴,也是对手,连温煜和符橙雀之间都不例外。

二人互望一眼,定了定心,齐齐郑重回道:“知道了姥姥。”

姥姥说着,无意识的摸起两人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只是……她自己的手在上下,温煜和符橙雀的手,叠在中间。

温煜面无表情。

符橙雀眼睛瞪大,因为她与温煜此刻……

手心向着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