符橙雀低着头,好似在认真聆听姥姥的教诲,内心深处却浮着另一份不可被人知晓的慌张。

她的注意力不受控制的向着手掌汇聚,那里的每个细胞都敏感起来。

姥姥的在上面摩挲她的手背,粗糙、微热,有清晰的骨节,这份轻抚透着年老长辈特有的安慰。

而她的手掌之下,是温煜的手!

他的掌心向上,手掌带着颇为炙热的温度,没有动作之下,她并无特别的感觉,但他的手也很大,比她的要大不少,她的手放上去仿佛小了一号的人类。

这……

这、这这!

符橙雀脑瓜子有一点点的嗡嗡响,她动也不敢动,手臂开始发麻,手心竟然冒出虚汗。

啊!

出虚汗了!

天!不行啊!怎么可以出汗……

一丁丁点也不可以啊!温煜等下看到了又要笑她了啊……

丢人呀,会丢人的……

呜呜,不可以。

符橙雀心头哀嚎着。

这是她第一次这般触碰另一个男生的手,羞涩、新奇、慌张,有许多个微小的情绪轻轻碰撞。

她又不禁有些羞愧,明明是姥姥教导他们的时候,明明是在这种庄严的场合下,她在想什么啊!



脑子根本就是坏掉了啊!

这份羞愧及时阻止了掌心的慌张,少女趁机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她把自己的目光移到姥姥的脸上,盯着她说话,这样竟非常有效,她很快平静,重新听着姥姥的絮絮叨叨。

姥姥前头严肃的话说完,又舒悦地笑了起来,“……你们也莫紧张,我也听说了,你们两都是好孩子啊,成绩都很好。今儿又走了一趟文庙,好好考,不会差的!对了小煜,你家平时有给你准备什么营养没有?”

“姥姥,年轻着呢,多吃几口饭,多吃几块肉没啥事情,学习也不是干活,放心吧您。”

“那怎么行,你回去跟你爸妈说道说道,就说我会给巧儿他家多寄点土鸡农菜过去,其中一份给你的,可得收了!”

“姥姥……”

“别、别别别推了!”姥姥摇着头,羊怒叫着,可转瞬又好了脸色,说:“所以那什么……”

可符橙雀听着听着,又注意到了手上细微的变化——

温煜的手在动!

他的五指本来并拢,现在居然微微张开了一些,原本她的指节叠合在上头,这会儿……

居然顺着他的指缝漏下去了!

两人竟然成了微微的十指相扣!

啊?

啊?!

温煜故意的吗?他是想要牵自己的手吗?!

这、这这难道不是已经成了牵手吗?

而且还是那种十指相扣的牵手啊?

那指节与指节之间的压力,微小却又能够感受到,每一处都毫无阻滞的相互知道对方的存在。掌心对着掌心,一股温热在中部空间里重新开始酝酿着。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她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分外慌乱,可又分外的……

季动。

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心理强迫她动也不动,生怕一个动作,吓到了与她相扣的手,将其吓跑。

心底更是生出一丝让她自己想想都忍不住颤抖的念想:

想要试试……扣的更紧……

但她始终没有动,就这么放着。

当作什么也不知道。

这就是意外啊!根本就是意外!

没有人在意这个,这只是普普通通的长辈与小辈交心的场面,姥姥的行为是无意识的,温煜……

符橙雀轻轻吸口气,偷偷瞄了温煜,她看到身旁的少年真的在全神贯注的细心聆听姥姥的教诲,甚至,还一直在接话,逗的姥姥开怀畅笑。

他,也是无心的吧?

不然怎么可能面无表情呢?

是这样的……

符橙雀微微颤抖的身躯停住,她勉力忘记手上的事情,重新去听姥姥的话。

但毫无疑问是,今天,她和温煜微微的、微微的十指相扣了,哪怕只有一点点!

可就是扣了啊!

温煜,这个,坏东西!

又,占她,便宜!

她还没法说……

呜呜呜。

……

过了好一会儿,外头传来舅舅家孩子的叫喊声:“奶奶,走啦!



姥姥便提声应道:“来了来了!”转头又对二人说:“你们都记住了吗?”

温煜含笑点头:“都记下了姥姥。”

符橙雀话只听了一半,但还是跟着点头,也道:“姥姥,我也知道啦!”

老人家露出愈发舒悦的笑容,轻轻拍拍还握着的手,“走吧,去给你们求个福牌!”

这回,总算是松开了。

二人双手同时垂下,落的瞬间符橙雀就想将手指抽出,可抽了一下居然没抽出!

这下,两人手都垂着了,十指还扣在一起!

她又轻轻甩了一下,甩脱了开来。

少女急忙攥紧手心,把慌乱和羞涩藏好。望了望温煜,见他毫无反应,心中定了大半——

自己,多想了!

舒口气,慢慢跟上。

温煜能够清楚的感知到符橙雀就垂着头跟在自己身后。

对于自己偷偷调整了手指的位置,让她和自己十指轻扣这件事——

她发现了吧?

还是没有发现?

还是说,她发现了,但是不敢说?她不敢肯定自己其实是故意的,只好装作没事。

温煜觉着,多半是最后一个。

他一直没有去注意符橙雀的表情,因为他几乎确定,只需要两人对上一眼,符橙雀保准就能从他的抑制不住的笑容里知晓他是故意的。

念及此,不由暗暗发笑——

没办法呀!

那种情况下谁能忍得住呢?

符橙雀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柔柔嫩嫩的,他又不是圣人……

忍不住,根本忍不住!

下次还敢。

哈哈哈!

……

早上积着的阴云在此时忽开始飘散,视野逐渐白亮起来。

一行人悬着的,要下雨的心也终于放下,小孩子的玩闹更加大胆。

众人祭拜、参观了一番先贤牌位和画像后,出了大成殿,到一侧的福牌处“请”了一些福牌来。所谓的“牌”也并不是木牌,而是硬质纸张,下挂两带红绸,写着“学业有成”“金榜题名”之类的祝福语。这些福牌就和寺庙里的许愿牌有些类似,道理也是一个道理,只是文庙里的福牌多和考试学习有关。

所有写好的福牌尽数挂在牌栏上,经年累月,考生去了又来,福牌已经积累如一堵长长的红色布墙,颇为壮观。

符橙雀抢到了一支笔,仰头望天,她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温煜也抢到了笔,正在写着,她决定去偷看一下温煜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