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圣先师

敬请先师保佑弟子:温煜

在今年六月七日、八日的高考中慧心大开,心气平和……

装作路人的符橙雀站在温煜后头看了又看,她还当温煜会写些什么呢,实际啥也没有,都是些平平常常的祈祷祝福,顿时失了兴致,捏着笔就站在他边上开始写自己的。

至圣先师

敬请先师保佑弟子:符橙雀

在……

抄了!

温煜偏头瞧着奋笔疾书的符橙雀,凑近读了她写的,呵笑一声,“学人精,你抄我的!”

符橙雀头不抬,语气得意,“这不是抄,这是本帝让着你!”

“何解?”

她“唰唰”写着,解释说:“写得一样,圣人才不会以我的文采赐福我文气,如果到时候考试超过你,说明我的实力更强,圣人也更偏爱我呀。这就叫做‘公平竞争’!”

温煜都惊了,公平竞争原来是这么解释的吗?

她写完,捏起端详片刻,吹了吹墨,赞道:“不过你写的真不赖,文笔很好嘛,瞧瞧这成语用的,比我养的小灯笼花串的还要好看,啧啧。”

姥姥适时走了过来,慈眉善目,笑容很多。

她今日舟车劳顿,走了许多路的情况下依旧情绪高昂,此时此刻,也是穿行在三个小孩和两个大小孩之间,左叮咛一句右嘱托一声,生怕漏了什么,惹了圣人不快,该有的文气不降了,那可真是罪过啊罪过!

温煜二人的福牌写完,被姥姥守着拿走递给了舅舅,舅舅一板一眼的看了一遍,给姥姥确认没问题后她舒悦地说:“好,没问题就去挂起来!巧儿和小煜的给我吧。”

两人的福牌又回到了老人家手里。

她把拐杖递给符橙雀拿着,自己腾出两手侍弄两人的福牌。手指在挂绳处一捻,两缕细绳便相互缠绕,像麻绳似得一圈交错一圈起来。红绸带子两两系在一起,打上死结,端的是永远分不开了。

符橙雀好奇问:“姥姥,这是干啥呀?”

姥姥边侍弄边说:“绑在一起,圣人看到了,就晓得这是一家人,一定会一起降福给你们的。以后你们也要多互相帮衬着,争取一起考进好大学,听到了没?”

符橙雀“啊、啊”的应着,“听到了……”

老人家又转头问温煜,“小煜听到了没?”

温煜笑容很灿烂,他道:“听到了姥姥,谢谢姥姥。我一定好好帮巧儿的,巧儿和我是一家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诶诶!对了对了!”姥姥大喜,伸手去摸温煜的脸,“真乖,就是这样。走吧,一起去挂了。”

牌栏处绵延几十米的红墙,甫一靠近,炽烈的红被反射出来,映衬地人的脸、身上都仿佛红了。

姥姥指着高处道:“小煜,来,你挂到高点的地方。”

温煜接了福牌,踮着脚挂到最高处。那两人紧紧缠绕的福牌,落入无数红色的海里,似乎瞬间就融于其中消失不见。可它又那么明显,它浮在最上层,两块一起摆动,和别人的都不一样。

既平常又特殊。

姥姥满意道:“挺好!挺好!这下圣人一定会保佑我家巧儿和小煜的。”

老人家拄着拐杖驻足原地,望着牌栏与人群,笑意盈盈。

舅舅家的小孩还在抄写祝福语,慢吞吞的写着。

符橙雀这边搞定,就倾着身子偷看别人写的,谁谁谁哪一年在这里希望中考、高考顺利,再读一读下头的祈愿,心底暗藏的微有些邪恶的偷窥欲望得到了彻底的满足。温煜也在看,只是他和符橙雀不同,他更关注的是那些字迹模湖,时间久远的福牌。

xxx,于2011年……

xx,于2007年……

找了一圈甚至看到了“2003”年写下的,连名字都完全消失的一个福牌,顿时惊叹起来:“2003年,十几年了。”

符橙雀听闻也凑过来看,嚯了一声,在温煜耳边咋呼的很大声,“哇,那时候我才几岁呢!”

两人沿着牌栏往前,初看还有兴趣,多看便没什么新意了。大家写的都差不多,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句话,圣人看多了恐怕也难受。

走过一段路,突然的一个石凋造物吸引了二人目光。

符橙雀远远就看到了,“哇”了一声,惊呼:“玄武驮着碑!”

便欢呼着过去看,一只龟形生物驮着巨型石碑,碑上栽着密密麻麻的文字,远了还看不清。

温煜仔细看了一眼,道:“这不是玄武。”

符橙雀本来有些得意,听到温煜的话,“啊?”了一声回头。

“不是玄武是啥?”

少女暗想,还好没说这是乌龟驮碑!

“赑屃。”

“??”

“赑屃驮碑。”

“什么什么?”

温煜捡了根树枝,符橙雀见状立即凑了过来,两人一道蹲在泥地边上,头凑头。

少年在地上划拉了几道,写了一堆的“贝”字,少女倒着看了半天没认出来是个啥,赶忙挪动到和温煜并排蹲着,又读了一遍——

还是不认识!

“咋念?”

“bixi。”

“哦!和我国古代那些神奇生物都有一个特别的名字一样?”

“对,这个就是。”

“啊哈!挺好!记下了!”符橙雀高兴的拍手,“我以后称帝了,也得弄一个特别的祥瑞出来,以后驮着我。军师,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放心,弄的好我赐你金山银山!”

温煜丢了树枝拍拍手,笑道:“我可以啥都不要。”

“真哒!?”

“真的!”

“军师真棒,哇哈哈哈——”

……

远处,舅舅一家总算搞定了福牌。

姥姥等着自己儿子到面前时说:“今晚我就在巧儿家住一晚,明早回去。”

舅舅没甚么反对的,道:“行,我等下告诉姐一声。”

姥姥又说:“我琢磨了好一会儿,得去隔壁探个口风,起码亲自问问温家那两口子什么个态度。”

舅舅有些纠结道:“妈,会不会……”

“多管闲事?你是不是想说妈多管闲事?”姥姥抡起拐杖就抽敲。

“没没没,您作主您作主。”

老人家收了羊怒,不屑道:“你和你姐一样,懂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