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都是难得出门的主儿,眼下天气转晴,游览的心浓了数分。

出了文庙,又沿着街道慢慢逛着,姥姥偶尔也说点往日听闻。

“这许多年前,文庙外头还有大集嘞,逢年过节会开,热闹的很!”

“前头有宗祠,也不知道哪个大家的。以前祠里的祖宗隔些日子就会抬出来游一圈,不过现在应该是搬走咯……”

“符家小,宗祠也不在这儿,巧儿多半是没见过的……”

“那个、这个,都是有些年头的老店了,也不知道能开到甚么时候。”

温煜和符橙雀立在姥姥身边,护着安全,也听着老人家说着他日光景。不管是老人家的眼神、话语还是她所有描述的时代变迁,都述说着日子的快速流逝。姥姥也一个劲儿的说着“年轻人应该抓紧时间”的话。

跟在老年人身边,“白驹过隙”这种感觉总会异常强烈。

从街头走到街尾,再从街尾转到大道,在大道打车回,这下午的文庙算是结束了。

回去的车上,符橙雀瘫在后座上摁爪机。

温煜这边也跟着震动。

【女王的首批后宫】(5)

【符橙雀】:江城这边的老文庙你们来过没

【符橙雀】:我现在在这哦

【符橙雀】:[图片]

【符橙雀】:这么大的香烛,我一手拎一个,温煜居然扛不动哈哈笑死

【符橙雀】:[猫猫大笑]

【方灵】:好大!

!这是根竹子吧!

【符橙雀】:哈哈哈是不是好大,我看到也吓一跳

【符橙雀】:看这个[图片]

温煜点开图片一看,拍的是“灵星门”三个大字,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拍的。

【符橙雀】:哈哈哈,是不是非常特殊的建筑!

【小瓜】:灵星门,这有什么特殊寓意吗?

【方灵】:说的是天上的文曲星来着

【陆敏】:是,灵星就是天上的灵星,说文曲星差点意思,直接说“文星”合适点

【小瓜、方灵】:哦

【符橙雀】:……

【符橙雀】:[猫猫无语]

【符橙雀】:再看看这个![图片]

【小瓜】:这是什么,玄武?

【方灵】:是狻猊还是狴犴?

温煜把目光从手机上挪搭到一旁的符橙雀脸上,见她面上开始有得意神色,坐直了身体,哒哒哒一顿勐摁——

【符橙雀】:是赑屃!

【符橙雀】:哎呀,赑屃才会驮碑的哇!

【小瓜】:哇!雀好懂啊!

【方灵】:我搞不清除他们对应的名字,哈哈哈,橙雀好厉害

【陆敏】:确实是赑屃,九子里的第六子,橙雀认得挺多嘛

【符橙雀】:哈哈哈哈……

【符橙雀】:[温煜的专属红包]

【符橙雀】:今天温军师帮我许多,小小红包,不成敬意……

【温煜】:才两毛,得加钱

【符橙雀】:呜呜呜……

【符橙雀】:[温煜的专属红包]

【温煜】:五毛,算了,下不为例

【符橙雀】:[猫猫握手][猫猫握手][猫猫握手]

【符橙雀】:哈哈哈哈哈

放下手机的符橙雀郑重拍肩,对军师的表现实在满意。

温煜翻着白眼问:“舒服了?”

少女连连点头,“舒服舒服!哈哈……”

她笑的很大声,却并不扰耳,其间的喜悦顺着车窗向外逸散着……

今日老祖宗推迟了回家的计划,决定在符家住一晚上。这让符家忙碌了起来,符爸符妈早早下班,顺道逛了一趟菜市场,合口的食材弄上一些。老人家吃不了硬的、油辣的,女儿又嘴上挑剔,味道浓烈一些的也不爱吃,这平日里不觉得,眼下两个祖宗buff一叠加,累坏了夫妻两。

符橙雀一行人刚到家时,天才方昏暗一些,时间还长。

符家夫妻却已经在厨房忙碌了。

符橙雀坐客厅拿出自己手机跟姥姥聊天,分享着她近几个月来的生活趣事——公园放风筝,春天在校园的合影,平日里的学习照,里头也不乏她与温煜,每每此刻,老人嘴里就念“登对、真登对”。

晚上六七点,饭菜香味传遍屋里屋外。

温爸今天回来的早,也猜到了对门的客气,所以踩着时间点提前一些吃起了自家的晚饭。

姥姥支符橙雀到温家来请一家三口过去一块吃,被温爸以“正在吃就不麻烦了”婉拒了。

再怎么说,那也是别人一家子的家宴,非逢年过节喜庆时候,两家关系好也没理由这个时候凑上去的道理。

饭后的休憩其乐融融,电视声音从这头传到另一头,然后一模一样的声音又传了回来。踏着这道声音一并而来的,还有老人家和符橙雀。

温家早有心理准备,起身便迎。

温爸支应着温煜干活,“小煜,泡点茶来。”

温煜去忙,姥姥舒悦地喊着:“不忙不忙,刚吃好喝好呢。”

话是这样说,该做还是要做的。

温煜洗了茶具泡了茶,端出来后立即给所有人倒上一杯,然后放下茶壶。雾柱子顺着壶嘴向上蒸腾,温爸又拿起茶壶给老人家添点了几滴茶水,原本就见满的黄澄澄的茶水现在更是平着茶口。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姥姥忙道:“够了够了!”

见温爸置了茶壶,这才说,“我就是过来坐坐,可不能生疏了。今天下午小煜陪着去了一趟文庙我才真真的发现,他端是要比巧儿灵多了,看着就让我欢喜!”然后招呼着温煜坐到自己身边,左一个符橙雀,右一个温煜,开心的不得了。

两家人寒暄几句其他的,姥姥忽然道:“小煜他爸,你来,我得跟你说几句叫交心的做父母的话。”

温爸应道:“欸!好!”

动作时给儿子使了个颜色,温煜心领神会,起身也道:“巧儿,来,我有个好东西想给你看看!”

符橙雀懵懵的,“啊?啥东西?”

“你来就知道了噻!”

姥姥也笑道,“小煜让你去,你就去看看吧。”

少女颔首:“哦、哦哦!”起身跟进了温煜卧室。

客厅留下姥姥与温家夫妻。

姥姥见两孩子进了卧室,收了笑容,严肃起来。转头看向温爸,郑重问道:“你们夫妻两个,有没有考虑过小煜的婚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