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的风很大,摇的树木乱响。

有路灯的地方可以看到叶子在飞,可窗玻璃一阖上,外头风再大屋里头却也毫无空气的流动。

小房间里罕见地出现了略显沉闷的气息。

温煜轻咳一声打破沉寂,舒展一下身体,同时让自己的声音舒悦起来,“其实吧,我倒不觉得你退步了。”

“嗯?”

“你总成绩还是进步的,前两周又没有完全投入的去复习,还能如此的话这证明你的潜力要比其他人强的。”他道。

符橙雀面上的烦闷瞬间就一扫而空,摇摇欲坠的泪花顷刻间收了回去。

其实她本来也并没有太多的负面情绪,只是莫名的想过来和温煜说道说道,即使她知道,温煜张口肯定要批评她的——但不管是批评也好,鼓励也好,就有那么一点点的,想要被他说。

然后就真的被他说了!

好凶哦。

怪凶怪凶的。

少女面上没有变化,心底泛着丝丝波澜——

然后又被夸了!

哈哈哈,好哇!

符橙雀这回表情藏的很好,她浅浅的哼唧:“是嘛……”

温煜笑着点头,“当然是!我还真怕你一下子超过我了,那我军师岂不是有名无实了。慢慢来,下次就是模拟考了,这段时间专心考试吧,其他事情都放放。”

她略有些娇憨的颔首:“好呀。”

少女慢慢地,下巴抬高,表情重新得意起来,“其实……我并没有太难过,我相信我下次可以重新回去!到时候,超过小敏,再超过你,成为全年级第一!”

“又开始吹了。”温煜不屑地戳破,“早上还在吹文气像瀑布一样掉了一团在你脑袋上,然后成绩就退步了,你再多说一点,我就看看下次到什么程度。”

“……”

符橙雀顿时蔫蔫的,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最近大话说的太多了,有点闪着舌头。

这也是笑话,那也是笑话。

哎呀,脸也疼。

到最后,便也只能无力的发出两声抗议:“哼哼……”

今日军师势威,女帝连续失败,溃不成军。

只能听之任之,随便他说了。

温煜批评完、鼓励完,心头舒畅一下,见符橙雀表情也变的轻松了,最后定下调子:“努力吧,问题不大。”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符橙雀嘿嘿地笑了两声,重重点了一下头,说道:“好呀!第一步,找到温老师继续请教补课,然后回到第二,重新拿回朕的一切;第二步,超越温贼子,将最大的障碍扫清,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

“?,有事温老师,无事温贼子?”

“走咯!”

少女哈哈的轻笑两声逃之夭夭,卧室门一开,客厅袭进里面一阵凉风。符橙雀裹紧自己的青蛙睡衣,噔噔噔地跑,边跑边回头喊:“来关门!”

温煜应了一声,坐了一会才起身去锁了门,然后快速进了被窝。

少年睁着眼睛望天花板,若有所思。

他最近觉着符橙雀有了变化,这个变化有些细微。

像什么呢?

恰似是春天刚刚抽出的新芽,一抹简单的嫩绿,摇摆在枝桠上,风吹雨淋都有可能折断它。可它又有自己的坚韧,总会奋力的抽出芽包来,生出盈盈绿叶。它藏在枝干后头,也藏在其他早早萌出的树叶里面,不仔细去感觉,很难发现。可温煜就是有一种奇妙的感受,符橙雀身上就是有这个“嫩绿”在抽发出来。

他分不太清这“新芽”到底是什么,但他清楚——

它一定会再来。

外头凉飕飕,还是被窝里舒服。

要是这被窝,多一个软绵绵、热乎乎、有点憨气的限定版青梅美少女就更好了。

……

周二大家伙聊天的话题有了变化。

小考已经结束,名次都定了下来,接下来的三模是4月多的事情了,其实也不远,下周的事情。

很枯燥的学习让大家莫名的怀恋着假期,高考之后的三个月超长待机显然已经无法望梅止渴,眼前清明这个法定节假日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好日子”。

符橙雀恢复了往日的灵气,这让陆敏放下心来。

虽说平日总说“要超过去”,但真超过去了,心态变化是有一些的。

众人聊起天来。

符橙雀的一番话又让大家羡慕起她来。

“我爸妈得提前回家祭祖啥的,清明不在,就我一个人哦……”

“雀,舒服啊!独生子女真好。”

“确实,安静的很。我和小瓜家一到假期吵的不行,连个学习的角落都没有……”方灵叹口气,班级前五的她她在家中的话语权大了不少,也有足够的底气说出“某某某影响我的学习”的话了。

陆敏道:“来我家?我家有足够的客房哦,我去问问我爸妈,应该可以一起学习一下的。”

方灵眼睛发光,“这么好!这周也能去?”

“可以啊。”

小瓜、方灵、陆敏三人约定了周末。

温煜和符橙雀二人学习条件挺好,所以并没有去的打算。

三模考完就是清明,暂时还不知道学校会给几天假,但至少是有一天的。

倘若用来复习,称得上刻苦,高三嘛,想要多提一分那就真得每分每秒都用力。都用来休息,也无可厚非,这个节假日过去,就只剩下“五一”这个不知道还有没有的节假日了。

下午,符橙雀在上课前推了个小纸条到温煜这边,两人聊了起来:

符橙雀:我晚上要去你那里学习!嗷嗷嗷,三模我要起飞!

温煜:突然发癫?

符橙雀:我今天早上看到小敏真的第一个就在!

温煜:知道就好,我可以,但不能太晚了

符橙雀:我能喝茶!



温煜:喝个屁,劳逸结合

符橙雀的话倒是提醒了温煜,清明节总归是要祭祖的,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是怎么安排,自己需不需要也回去一趟。

他白天想着这事,晚上吃饭时,一家人刚巧就聊了起来。

是夜。一家三口聚在橘色的吊灯下,桌子上的三菜一汤铺上一层好看的颜色。菜是普通的菜,汤却是砂锅慢炖煨出来的鸡汤。

汤色鲜亮,鸡肉饱满,肉嫩而不柴,温煜大快朵颐。

温妈快子轻轻敲了敲砂锅边缘,道:“巧儿她姥姥带过来的,给了我们家两只,还说之后还会再送。农村散养的土鸡,确实比菜市场买的要香一些。”

一听有人说乡土,温爸就得意的冒泡,“那可不是!这东西比城里好太多了,吃虫长大,营养哪里是那些饲料鸡能比的。”

温煜把碗里鸡汤一饮而尽,舒服的抹嘴。

长赞一声:“香欸!”

温妈看得直乐,又道:“小煜,清明节我和你爸老家去一趟,你就别去了,好好复习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