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向来是不听哀嚎的,即使符橙雀心里嚎的颇大声。

她一连呼唤了三天,从周三到周六,每每有空闲了就问问系统发没发任务。可骄傲的系统啊,对女帝爱搭不理,应都不肯多应一声。

着实可恶!

到最后,她放弃了,大仇攒了好多叻,也不差多这几个。

没有任务也好,专心下来学习,排名退步的她该专心提升一下成绩了。这几天每天晚上叨唠温煜,自感进步神速,心中本就很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温煜也要高考啊。

这样的情况还去考虑复仇是否太白眼狼了?

罪过罪过。

仔细一想,温煜要是成绩退步了,哪里还有空教她?没人教她,她什么时候才能夺回第一?

天啊!

温煜对不起,温煜你最棒,温煜一定要身体健健康康,成绩稳步推进然后再来带带我……

……

青梅同桌突然放下笔,开始双手合十祈祷,嘴里念念有词,场面有些惊悚。

温煜很想问问,这种情况先敲她一棍子敲晕她,还是直接泼她一脸鸡血狗血?

他戳了戳符橙雀的手臂,待得少女看过来时候问道:“你这是干啥呢?”

符橙雀回正身子,继续念叨,好一会儿,才念完收手。

她这下才说:“我祈祷呀。”

“祈祷啥?这三模又还没来,这两天也没啥事啊?”

“我给你祈祷。”

“我?”温煜讶异了一下。

“对。”

“祈祷什么?”

“祈祷你身体健康,开开心心,然后成绩进步。”

“……”

温煜怔住一下,“你突然给我祈祷干什么。”

符橙雀认真道:“就最近你白天用功,晚上还得教我,感觉太辛苦了,我祈祷你身体健康,不然累坏了我会心疼的……”

她说话声音小小的。

温煜哈哈道:“你心疼你的成绩是吧,哈哈,我要是生病了谁来教你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少女不悦地都囔着:“明明就更关心你的身体,成绩我自己慢慢也能上去……”

温煜忽的哑然。

他本可以说“你居然也懂得关心臣子,帝王术更厉害了”;

他也可以说“区区学菜,当真狂妄!”;

他甚至可以开玩笑说“我这就走,我的小青梅不要我这个老师了”!

可这些话尽数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如此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吐一口气,说:“谢谢。”

可温煜还是觉着,符橙雀太在意了。

晚上那点时间,其实符橙雀不来他也会自己学习,她来了,多回答几个问题而已,比之以往已经少了许多,有时候一晚上碰不到两个问题要答的。

通常都是两人坐在一起,像在学校一样,做着各自的事情。

前世的温煜学习并不算认真,大学考的也不好。那种彻夜学习的感觉很少有过,而现在,几乎每天都是。以前常听人说,高三后期那种挑灯夜战刷题的孤寂是多么让人难受,回想起来都要浑身颤栗,可现在他每每都是与符橙雀待在一起,并排坐着,一点也没有那种孤单的感觉。

所以他其实也该感谢这个女孩,给予了他重生之后的高考生涯与众不同的感受,且美好而又值得回味。

这可能会比真有哪一天钞票多到富可敌国更让他觉得重生非常值得。

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温煜目光重新聚集,“你干啥呢?”

“你干啥呢!”符橙雀皱着眉头问,“发呆呀?”

“想了点事情。”

“小组讨论下一轮计划,军师有何高见呀!”

望了望,小瓜几人聚了来。

“中午真容易让人犯困啊。”他看了一眼外头清朗的天空道,又转头回答符橙雀的问题:“勉力而为。”

学习小组目前已经全校扬名,几人一齐走在路上偶尔都会被说“看!是征服世界什么什么小组”,记不全,但记得住。在班级内部,他们更是横行霸道、所向睥睨,成绩天榜之上只有程平策负隅顽抗,方灵大将与之相比目前四六开,彭慧大将目前暂无胜算,但这也够让人咋舌的了。

不过越到后期成绩定的越死,像小考那种成绩排名波动都算大的了。

因此,温煜才说“勉力而为”。

比起制霸四班,高考显然更重要。因小失大,得不偿失。

军师的话,就是半套纲领,女帝表示很赞同,一手拍一只肩膀,把方灵和小瓜都勉励一番:“尽力而为,能踩就踩,踩不下去就考出水平,考出风采,考出自己的最高层次!”

方灵噗地笑出声,“完了呀,橙雀你越来越像个领导了哦,像校长讲话。”

温煜在符橙雀脑袋上拍了一巴掌,喝道:“少打官腔,好的不学。”

几人一顿笑,陆敏把话题转到了别处,“我家附近好像要开一个夜市街诶,我路过的时候看到了招牌,清明节前会开始。”

“啥夜市街?”

“就是好多好多零食小吃摆摊的地方。”

“野!”说到这个,符橙雀就不累了,“清明节?不然考完试我们去逛逛!”

大家一阵“好呀好呀”的答应着,同时心里齐齐安慰自己:只是路过那里,然后吃一顿,不算懈怠吧?

符橙雀又把温煜拉到一边,小眼神里藏着戚戚然。

“军师……朕这……哎呀……”她甩了一膀子,拂了不存在的袖。

“又来借钱了。”

“呀!”符橙雀连忙压了温煜的声音,面色涨红,“小点声,温总,您小点声,给我符某人一个小小的薄面……”

温煜点点头,低声道:“行。”

符橙雀愉悦起来,“您也知道,最近国业不兴。这君臣同游,总不能当面让你拿钱噻,您提前支应我一点,到时候……免得当面问你要,我这……这老脸,它不好搁呀。”她说着,拍了拍自己白嫩里透着点微赧的脸。

温煜也想拍一拍。

他道:“上次的帽子钱还没还我呢。”

“那不是记账了么!”

“这次要多少?”

“怎么也得能喝两口饮料,买一碟茴香豆吧?”

“100吧。”

“温总您真好!



符橙雀简直要乐的冒泡了,温煜太好了!会理财,能用钱生一窝小钱,困难的时候总是周济她一些;还肯给她面子,大事不拆她台,小事她自己也无妨;学习上尽力帮助她,还会做饭给她吃!

我的天啊,多好啊!

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生啊!

他居然还是我的青梅竹马!

她这不是赚麻了是什么?

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