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放在阳光里,大概3、4分钟就会有发热的感觉;

阴影花了好几个分钟从地面的这道缝移动到另一道缝;

坂本的胡须垫垫上各有8根硬质长胡须,还有几根小的;

风吹过的时候好四五种不同的声音,杂糅在一起,但都没温煜搓袜子声音大。

温煜搓几下停几下,再搓着几下,洗的倒是认认真真……

符橙雀坐着一动不动,她把周围的东西全看了一遍,唯独没有像往常那般兴奋而激动去理会系统的任务。既有她觉得胜券在握的原因,也有她不想此刻的闲适被打扰的原因,还有就是她第一时间没有听懂任务在讲个什么东西。

算了,慢慢来,时间长着呢。

怎么说她也是曾经亲自的、主动的、依靠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升级版大任务的人,要从容,要澹定,一惊一乍的像什么话嘛。

温煜洗完袜子,回了卧室摆开文具准备看点书、写点字。符橙雀瞅见了,也麻熘的回了家,抱过来一大摞的试卷。

这试卷堆叠在书桌上,和往日留在这里的那些一起,挤占了温煜一半的书桌。

等到符橙雀拿着笔重新出现,温煜忍不住道:“你现在是真的习惯了哈,我桌子上一半都是你的了,你那试卷不能拿回去?”

符橙雀娴熟地挑拿了一张卷子,坐下,又试了试新换的笔芯,道:“拿来拿去多麻烦呀!”把笔划出了水,她羊怒说:“你再说,再说我发飙了呀!”

温煜笑呵呵的坐下,“你发你发。”

小青梅便“气汹汹”地撕了一张纸,“唰唰”写了四个字——

以后常来!

然后往堆在两人中间的书堆上一夹,嚣张得意的望着温煜,颇为蛮横。

“你这什么文人风骨?”温煜好笑的问。

“看见这什么了吗?‘以后常来’,这就是我的态度!”符橙雀表情桀骜,甚至下巴也抬的好高。

“在我的地盘你还这么猖狂?”

少女伸出手指,在温煜手臂上戳了戳,“我现在看透你了。”

“你看透什么?”

“你温煜光嘴的厉害,又不会真做什么,我放宽心就好!”

温煜“哟呵”一声,“你拿我的善良当筹码,是在拿你的小命开玩笑啊!对于你们这样的人,平常的手段是没办法了,想让你们晓得社会的残酷,就必须给点真实。”说着,撕了个纸条条也开始写字。

符橙雀警惕问:“你想干嘛!”

她刚问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温煜“休”一下出手,一把纸条“吧唧”下贴在了符橙雀脑门上!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呀!”

“赠你四个字!”温煜抱手得意的看。

“你干什么!”符橙雀气气的叫着,伸手揭下纸条,翻过来一看,上头也写了四个字——

走好不送!

“哇!”少女叫唤一声,“你赶我走!”

“你走吗?”

“我走!”

“你走啊!”

“我这就走!”

“你倒是挪屁股啊!”

“在挪了在挪了。”

“你符橙雀光嘴的厉害!”

“这叫‘文人骨气’你这个小人不懂。”

符橙雀把“走好不送”跟“以后常来”并排夹在一起,纸条晃动着,像交替飞舞的蝴蝶翅膀,扇动个不停。

她看着就觉得欢喜,起身跑到客厅拉大了阳台推拉门,又关了其他房门只留下着温煜卧室门开着,最后拉开了此间的窗户。

“呼呼”轻风阵阵。

春风穿过这条她创造的甬道,在狭小的道里加速,从卧室窗户钻出。它的力气不足以卷飞层层叠叠的试卷、纸条,却能推动头顶的风铃,“叮铃铃”的响着。

温煜也听到了这声音,好奇问:“你干什么呢?”

符橙雀坐回椅子上,表情很惬意,她托着腮看着风铃的摇晃,无意识的轻吟道:“我用冬天的礼物,配上春天的风,就能听到夏天的声音,纪念我们秋天的重归于好。”

温煜盯着她怔住许久。

符橙雀也发着呆没说话。

这是符橙雀第一次亲口说出一些话,以前会有些掩饰的话。

过了好久,温煜才把视线转回到自己试卷上,轻笑道:“你念了一首诗,这是你最有文化的一次,我很喜欢。”

他毫不避讳的翻开一本精美的笔记本,把这句话记录在了扉页。

符橙雀全程盯着,神色喜悦,她欣喜于军师对她文人学识的赏识。

温煜写完,还煞有介事的打了一个破折号,然后把笔记本和笔都递给符橙雀,笑着说:“想要一个橙雀诗人的亲笔签名!”

这一瞬间,喜悦爆发成了狂喜,少女勐着点头,眉眼尽是兴奋,“哇!

好呀好呀!”

等接了笔,少女又惆怅的不行:“我不会书法啊,我写的字跟狗尿的一样……”

“试卷怎么写名字,你就怎么写。”

“好吧。”

她微微手抖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最后一笔画落下时,灵魂从此刻升华,女帝不再单单是女帝,还是个有文化的诗人了!

……

这个周日往后的时间,符橙雀都在一边学习一边冒泡。

乐滋滋的享受着自己全新的身份,这可不是小瓜奉承来的,而是最权威的温军师亲口说的!她甚至觉得,自己会不会因为写诗太过于出名而成不了女帝。

她还想要给小瓜他们炫耀,但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诗有一点点私密,温煜可以看,其他人不可以。

旋即遗憾起来,诗人的梦的泡泡当场破碎。

但符橙雀还是很满意,那可是温煜郑重其事的写在了超漂亮超精美笔记本的一句话,现在不可以,要是以后成了女帝,指不定就成了流传千古的名句呢!

天呀,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才貌双绝的超级诗人美少女!

谁啊!

谁呀!

哎呀!

是我啊!

嘿嘿嘿……

晚上睡觉时,符橙雀满脑子都是温煜写下那句话的样子,他有些修长的手指捏着笔,认认真真的一字一句把她的话写在纸上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她念啊想啊,忽然脑壳壳里冒了一缕光——

有没有可能啊,就是那么一丝丝的可能,系统给点面子别生气的那种,任务也可以这样去完成?